@ 2015.08.07 , 09:00

美女曰:我长得就像工程师

推特和INS上卷起了一阵挑战技术行业对性别和种族刻板印象的热潮,上百名女性、有肤色人种和LGBTQ成员带着#i Look Like An Engineer(我长得就像工程师)标签分享了他们的照片,重新定义了人们对工程师的看法。

[-]

这种病毒运动之所以会兴起源于工程师Isis Wenger和她发表在Medium上的一篇个人随笔。在她的文章中,她列举了一名女性在白人男性或亚洲男性统领的技术行业可能会面临的各种歧视:“在写字楼有人(一名在该公司工作的员工,当时是上班时间)朝我仍钞票……还有同事去我学校招聘的时候给我发短信,说想跟我成为床伴。”当她为公司OneLogin拍摄招聘广告的时候,这种偏见又浮现了出来。许多网上评论质疑她的外表、她对工程师这个职业的代表程度以及她的出现是否会让人以为OneLogin公司在专门招聘女性。

Wenger说:“这就是我,OneLogin的一名员工。广告应该真实。”广告的效果令她很不舒服。她写道:“整个技术行业都在培养一种无意识地不体贴(针对某些不符合特定模型的人)文化。我相信这个行业的每个人都有许多东西要忍受。我不想让别人陷入麻烦、被解雇或者摧毁别人的生活。我只想让他们都知道我们都是人类,在一个专业领域中不应该有这种让人不得不忍受的行为模式。”

最后Wenger在文中发出号召:“你想帮助技术行业提高他们对性别的意识吗?你是否被人归类为不像工程师的那一类人中?如果你的回答是yes,那么我邀请你加入,帮助人们重新定义工程师应该长什么样,请在话题中带上#i Look Like An Engineer标签。”

Wenger得到的积极响应令人大开眼界,也证明工程师是一群多样化的人,无法用单一的概念来形容。

[-]
Daraoke:我在Intel和推特当工程师,也在微软为Windows开发某些特点产品。

[-]
Annimaniac:产后六周我在斯坦福的数学建模中为我的PhD答辩,当时距离共同创办FG已有一年。

[-]
Batalia:自学的IOS开发员,有一级开发员证书,为WWDC & more代言,共同创办了tutulab。

[-]
kthomas901:我是一名IOS工程师,WeReadTooApp的开发员

[-]
Maggit:应用数学本科生,拥有9年堆栈和移动端开发经验,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

[-]
EricaJoy:没有你的检验我依旧是一名工程师。

[-]
MIT:MIT的一些工程师

[-]
Sailorhg:毕业于麻省理工计算机科学系,在asimo研究研究机器学习。

[-]
Kwuchu:最近在公司搭建防火墙系统

[-]
Kishau:计算机科学硕士,拥有20多年全栈工作经验。

[-]
Ceejbot:运营npm登记资料库。

[-]
Nkkl:基本上你每次在Windows中输入文本,都少不了一群女性的努力!

[-]
Pam_yam:我来自西非贝宁,我是个黑人。我留短发,喜欢笑。

[-]
Annthurium:我在Pinterest做国际化增长。

[-]
Miss_azide:我是马来西亚华人,也是□□,主修化学工程,工程荣誉协会会员。

[-]
TessaHarmon:常被误认为销售员、设计师和招聘专员等。

[-]
Mtbarra:GM在全世界拥有大量具有天赋的工程师,我很荣幸能领导他们。

[-]
PaolaNotPaolo:主修英语,现在在搞移动开发。

[-]
Bryanl:曾写过不少保护和侵入网络的软件。我还喜欢数学。

[-]
JCHayes:女性,喜欢穿粉红色,孕妇。我还是一名全堆栈软件工程师。

[-]
Lisariendeau:我今年产出了Java、C#、 Ruby、 Golang、JavaScript和一个婴儿。

[-]
Juliaferraioli:不论我穿着如何,我都会写代码。

本文译自 Mymodernme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