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06 , 14:00

《星际迷航》经济学:后沉闷科学的生活

[-]

我是看着“星际迷航:新一代”(无疑是星际系列里最好的)长大的。在节目里描绘的未来社会里,缺失一件巨大、明显的东西。没有人在做任何生意,除了少数几个以商业作为传统宗教形式的物种,几乎没有任何人买卖物品。食物和奢侈品由“复制器”免费提供——本质上这些机器能用纯能量生产出任何东西。由虚拟现实提供的娱乐范围无限。稀缺性——经济学的中心界定概念——看起来已被消灭了。

未来真是这样吗?这可能吗?这是我们想要的吗?每隔一段时间,经济学家和经济作家们都要纠结这个问题。早在2013年,Rick WebbMatt Yglesias的理论认为,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富足,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仍将存在,只不过会退化到后台。而其他人把星际迷航描述为并非一个社会主义天堂,而是自由主义天堂。作者Manu Saadia甚至就此写了本

那么让我们来考虑一下星际迷航的经济。我们真正思考的是如何达成经济乌托邦。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

首先要考虑是如何分配富足的果实。在化石燃料耗尽时,如果我们能够利用可再生能源来抵御崩溃,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自动化程度的提高、虚拟现实和其他技术的进步会带给我们在以前时代无法想象的富足世界。当前世界的人均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按购买力平均计算,大约只有13,000美元——足够吃饱穿暖。当它变成10万或20万美元时,会发生什么?

把这种难以置信的财富限制在少数人身上似乎是荒谬的。当世界足够富裕时,富人头上的轻微税赋将足够给地球上的每个人提供基本收入让他们过上闲暇的生活。或者,如Yglesias所提议,因为仓廪实而知礼节,富人的自愿捐赠就可以供养其他人。当我们仅需重新分配就能建立天堂,谁还管机器人抢走所有饭碗?

当然,这关键取决于人口数量能控制住。正如经济学家托马斯·马尔萨斯在十九世纪指出的,不管我们有多富裕,人口的指数式增长最终会带回稀缺性。幸运的是,这看来不会是个问题——全球生育率正在汇聚到更替水平,也就是说世界人口将趋于平稳。人口炸弹不大可能会威胁到闲适社会。

还有工作尊严的问题——人们享受被需要。但人的价值随时间而变,而且似乎没什么明显理由人们不能在自我艺术表达或爱好中达成自我价值。

[-]

这是基本的星际旅行未来。但实际上,我认为未来为我们准备了更为激进得多的变革。我预测,技术进步实际上会终结我们认知中的经济,并通过改变人类欲望的本质而摧毁匮乏。

在经济学中,一个核心假设是欲望和动机是固定的,而且我们的行为仅仅是在试图满足这些欲望——引用十八世纪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理性只是激情的奴隶。”但欲望和动机来自大脑,而大脑可以用技术破解和修改。某一天——也许比我们想的还要早——我们将能够改变我们想要什么。理性将不再是激情的奴隶;相反,当我们不断决定我们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时,这两者将永远精妙地相伴起舞。

这将对人类社会产生巨大后果。有些人无疑会直接选择随时满足快乐,就像磕药者一样但没有耐药性和上瘾的风险。但这些人不会是那些选择生产力的人。那些开往星辰大海的人——在进取号星舰舰桥上的那些人——会是那些想成为探索者的人,他们选择不安现状永不满足。他们如果不是先天就有必要的动力,也会使用先进技术将之自我植入。

[-]

换句话说,新技术的崛起意味着所有的经济问题都会改变。与稀缺性所定义的世界相反,我们将生活在由自我表达所定义的世界里。我们将能够决定我们想要成为哪种人,想过哪种生活,而不是由世界为我们决定。星际迷航乌托邦将把我们从沉闷科学(维多利亚时代的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对经济学的称呼)的枷锁中解脱出来。

[-]

本文译自 BloombergView,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