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06 , 21:00
56

战争干粮是怎么走上我们餐桌的?

[-]

是的,我们是吃货的民族,但要了解我们到底在吃些什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食作家Anastacia Marx de Salcedo有趣又令人大吃一斤的新书《战备厨房:美国军方怎样造就你吃什么》带你走进科学。

她的发现令人吃惊。几十年来,军方为了使部队的膳食美味、廉价、耐久和防腐进行的研究已经进入私企领域,造就了我们今天超市货架上许多日常货品。就拿你给熊孩子做的午餐来说吧,面包、奶酪、肉、燕麦棒,果汁砖——这些或多或少都是美国军方的设计产物。

这种事情一般是这样的:军方有一个问题,他们砸钱下去,发现一个创新解决方案,和私企合作把东西做出来。

Marx de Salcedo说:“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军方实际上有一个任务是让科学走进我们的食物。这来自于我们备战备荒的长期政策。如果军方和私企分享它的食物科学,在一些未来大规模战争的情况下,它就能要求这些公司让生产线改产军粮,或者更好的是,这些公司本来就已经在生产和口粮一样的消费食品了。”

[-]

她最喜欢的一个例子之一是超市货架上的面包。我们都知道新鲜面包没几天就陈了,陆军曾经雇佣大批烘培师来处理这个情况。在一战和二战期间,他们的唯一工作就是为部队提供新鲜面包。这虽然管用,但是又费力又昂贵。军方资助研究了能承受高温的细菌酶,甚至在面包烘烤后还能继续分解淀粉。于是,有保质期的面包出现了。

“它花了些时间才进入私企领域,但现在这种酶火大了,超市面包里都有用到。”

事实上,二战是食品科技在美国兴起的催化剂,“在加工食品的宇宙里,二战就是大爆炸。”

军方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削减花在肉上的巨额资金,在六十年代,肉开始用盒装而不是整扇销售,军方调研了采购最便宜的部位并设法把他们粘在一起加装猪排和牛排的形状。从那项研究中成长起来的技术被称为“重组肉”。

[-]

“这项技术很快进入了快餐业,事实上我们最喜爱的食物之一,麦记烤汁猪排堡,就是一种重组肉产品。

再想想其它那些无处不在的方便产品,比如盒装通心粉和奶酪、燕麦棒、和果汁砖,它们都是从军方研究首创的原料和技术中成长出来的。而且不光是食物,包装也是一样。在二战期间,军方需要用合成物取代稀缺材料来制造日常用品。其中之一就是用织物纤维素制成的(玻璃纸)赛璐玢。布鲁克林理工学院的机密聚合物研究导致了开发出一种基于陶氏化工发明的萨兰聚合物的保鲜膜。战后不久保鲜膜就进入了市场。

[-]

《战备厨房》里的研究细致详尽,叙述立场公正。Marx de Salcedo对于有多少加工食物以这种方式进入我们膳食可能颇有微词,但她的叙述帮助我们了解这一切都是怎样发生的,让我们放下刀叉思索我们食物供应的现实。

她说:“这本书就是关于这些,它在说,‘嘿,等等,我们这么多食物都来自军事科学技术。也许我们应该停一下,审视并决定这是不是我们想采取的道路,或者我们能不能把消费食品市场和军粮市场稍微分开一下?’”

本文译自 PRI,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0)

TOTAL COMMENTS: 56+1

[2] 1 »
  1. 不如
    @2 years ago
    2925131

    @NBCDNZ: 其实火鸡腿的味道真心跟午餐肉差不多啊。。。

  2. 王子衡
    @2 years ago
    2891294

    走进科学,这,又是为什么呢

  3. insamier
    @2 years ago
    2891113

    @没吃早饭: 难道不是泡菜一号泡菜二号泡菜三号…………………………………吗

  4. 你爸爸
    @2 years ago
    2890938

    @愿得一人心: 低级钓鱼,不过还是不少上钩的

  5. 猫粮供应机
    @2 years ago
    2890721

    其实我有段时间还挺喜欢吃压缩饼干的

  6. 酱油
    @2 years ago
    2890675

    我朋友的女儿从美军军营里顺了一箱子MRE回来给了我朋友,他硬塞了我两包,我回去试吃了一包然后决定吧另一包存起来等到世界末日的时候再说。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