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05 , 00:15

是时候离开社交网络了

大约三年前8月份,我(原文作者)决定离开社交网络。我不是为一个作此决定的人。那一年有很多人呼吁要进行网瘾电击疗法,参加不准携带手机,不准刷微博的夏令营活动。还有一名作家,修了一年的假,来避开网络。

[-]

类似的故事不胜枚举。不过为了搞清楚,我决定问问我facebook上面的1868名好友。不过就在我坐到屏幕前,准备发文的时候,我看到5年前见到的一个家伙,他贴出了我上周去爬过的山的照片,这个地方也是我去过的一个位置。真巧啊,我们都在俄勒冈。于是我浏览了他的照片,看到照片他和一个女人一起出镜,二期那个女我高中的时候还认识。但是,他们怎么混到一起的。于是我又点开了那位女子的头像,就看到她和她三个仔的照片。最小的那个身穿布朗大学的T恤,她的老公在我的母校找到了一份工作,最后他们都要搬去普罗维登斯。短短五分钟,我就获得了很多信息,不过我到底来facebook干嘛来的!!!

欢迎来到我的社交生活,我得承认,这并不咋地。真正在行的和聪明的facebook用户能够更加合理的利用它。而且,里面确实有很多有用的东西,你能够及时掌握时事,能够互相讨论晚餐事宜,讨论别人正在阅读的书,向朋友咨询Airbnb的信息。他们不会再网络上迷失自己,他们的手指不会被点赞键给套牢,不过我好像并不足够聪明。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8月份思考这件事。我煞有介事的在手机新建了一个文件夹,命名为“不许碰”,然后把所有的社交软件都丢了进去。我又关掉了所有软件的提示功能,免得他们烦我。然后把所有的签名都改成了9/1回来,以此来声明,寡人的离去。如果你觉得你和我比较相似,我邀请你和我一道离去。

[-]

自从我决定为此而努力的时候,社交网络正在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进入我们的汽车,到我们的手腕上。甚至成为办公室的官方交流方式。考虑到我正要开始的实验,Slack现在有110万用户。现在,我和同事们在Hipchat上交流了一整天,这是一款类似的企业级软件产品。这是为工作迫不得已,不过考虑到要经济问题,如果你需要用社交软件和同事进行必不可少的沟通,那还是保留它吧。

如果你真的打算加入我(原作者),下面这些小贴士你可能用得上:未来三天,你的身体会有所不适,就像糖咖啡上瘾的人一样,戒掉他们的时候会很难受。一旦这种瘾消退了,你就舒服了。不过网瘾并不是直接完全消失,因为他们可能随机复发,所以你可能在任何时刻有一种冲动,去检查下有没有人给你发微信,qq留言之类的。特别是在睡觉前,你可能下意识的滚到床边,准备拿起手机看看。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你需要向朋友咨询去冰岛度假的建议,或者其他必要的事情的时候:你要告诫自己:这些是必要的,所以还是去用吧。

我们都知道社交媒体是个大杂烩。已有的研究表明,使用它会有一定焦虑和抑郁症状。它对大脑确实存在影响,不过他也改变了很多任务,让我们变得更有效率,帮我们更快的掌握信息。就像其他的技术一样,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工具,而是我们如何使用工具。

我会在月底谈谈这段时间的心得体会,我喜欢社交媒体,就像我喜欢糖和咖啡。不过我把这次休假当作培养一个好习惯的契机,我将观察这些习惯是如何改变的。如果你想加入我,咱们得先签个协议,给我发个邮件jessi_hempel@wired.com,我们协商下具体条款。

有人要去参加么?也可以自行调整一周/半个月的周期。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邻家乖蜀黍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2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