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03 , 21:08

开膛手杰克想杀的是其妻子?

现在有人又提出了一种全新的观点:在十九世纪肆意杀人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的最终真正目标是杀死与他分居的妻子。

提出该理论的是一本新书的作者,他认为他有证据能够表明死在白教堂的□□Mary Jane Kelly是他的伯/叔祖母且最后被 Francis Spurzheim Craig所杀。而现在,在这一系列不平凡的事件中,司法部门也已经表示,如果该书作者能够证明该指控的可靠性,他们将会授予他第一个开膛手杰克受害人的开棺验尸许可。

[-]

Craig是一位穷困潦倒的记者,在1888年对连环杀手的调查期间,他曾在东区法院中对相关事件进行报道。而现今71岁的居住在格洛斯特郡切尔滕纳姆的Wynne Weston-Davies博士说,Mary Jane Kelly在被杀后也被毁容得十分彻底——这和开膛手的其他受害者不同,这表明了凶手竭尽全力确保自己与受害者无关。博士说当他想沿着一些线索找到自己失踪的伯/叔祖母Elizabeth时,得到了一些令人惊讶的发现。博士已经将他所发现的写在了他的新书《The Real Mary Kelly》中,并认为Mary Jane其实是Elizabeth Weston Davies的假名。

Elizabeth于1884年的平安夜在Hammersmith嫁给了Craig,但几个月后,有人目击到她与一名年轻男子在晚上十点走进了国王十字车站的一家宾馆。据Weston-Davies博士表示:瞒着Craig,Elizabeth开始□□,而当Craig发现后,Elizabeth便开始四处躲藏并改名为Mary Jane Kelly——以防Craig的追踪。博士说:“我们有证据表明Francis Craig曾花了大量的时间在东区寻找Elizabeth,甚至雇佣了私人侦探。Craig最初的目标只是赢回他的女人,而最后却慢慢地化成了仇恨。Mary Jane,或者说是Elizabeth最终在白教堂的贫民窟被杀害,她的咽喉被切断,她的心脏被取出。尽管第二天清晨赶来的警察详尽地搜寻了犯罪现场,但是Elizabeth的心脏却始终没有被找到。我认为这样的行为有着一个更为可怕的象征意义:Elizabeth‘偷走’了Craig的‘心’,而Craig最终也真正的偷走了Elizabeth的心。”

[-]

也有证据能够表明Craig所居住的第一个地方与第一个案发现场仅有7分钟的步行距离。博士认为Craig就是开膛手杰克,而他完成前面的四次谋杀只是为了掩盖他最终是想杀害他妻子的动机。博士也认为Craig患有分裂型人格障碍,他最终用刀割开了自己的咽喉自杀。

博士说:“我将去验明Mary Jane,或者说是Elizabeth的尸体,除非有人能够提出确凿的证据,证明我的伯/叔祖母不是开膛手杰克最后的受害者。”

本文译自 Daily Mail,由译者 卧月眠海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