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01 , 21:48

非洲狮的最致命威胁不是外国猎人,而是非洲人民

[-]
这头狮子担心的并不是猎人,而是他的邻居。(Reuters/David Clarke)

还在为Cecil的惨死忧虑?也许你应该直接跳过本文。

你懂的,Cecil死于一名美国牙医之手,他付钱给向导把这头雄伟的巨兽引诱出自然保护区。这已然引起了全球公愤,在美国已经引发了对大型狩猎猎人以及允许他们进口战利品的法律的强烈抨击。

[-]
西方文化普遍认为开壕车是过度补偿铅笔短,这名牙医的铅笔要小到什么程度才能干出这种罪行?

但让我抛开典型的美国中心论调:不管你怎么看待大型狩猎猎人们,现实情况是,狮子种群萎缩怪不了他们。非洲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才是原因。

2012年,一群科学家利用卫星数据估算了非洲草原上狮子能够不受你们人类打扰生活的面积。他们发现,在1960年到2000年之间,可用的栖息地缩减了220万平方公里,剩下约970万平方公里(减少约20%),而狮子数量则缩减了75%。

尽管一部分狮口看来是安全的,研究者们仍然预期将来会有进一步缩减和更多的本地灭绝——在32,000至35,000不等的狮子总数里,他们识别出约6,000头生活在“长期生存存疑”的地区。

那就是6,000头Cecil,很可能全都活不下去。

[-]
但是没有名字的它们,却不会有人关注

很多非洲国家已经设立了大型国家公园来保护他们的动物,有些在全世界也是最大的。但是附近的农民经常把他们大部分身家投入在牲畜上,当饥饿的狮子迷途离开保留区威胁到他们的农场,它们就会被杀死。狮子们也会掉进想开点野荤的当地猎人的陷阱。

杜克大学保护生态学教授Stuart Pimm 说:“狮子的最大威胁是栖息地流失,以及与保护区外的人类发生冲突。关于狮王Cecil的更广泛的话题是当狮子和其它动物跑出保护区时我们如何管理它们。”

Pimm正与《国家地理》的“大猫行动”(Big Cats Initiative)在几个拨款项目上朝着这一目标努力。一个项目帮助农民为他们的牧群建造更牢固的围栏,降低狮子的威胁而不必杀它们。

[-]
杀死Cecil这事的性质,就好像如果有人跑到美国把霉霉给杀了。

讽刺的是,尽管大型狩猎充满争议,一些动物保护主义者认为国家公园附近的狩猎区是有利的。其中想法是这能给本地人创收,因而产生保护狮子种群的动机。其它的谋生方式可能只会导致更多的人狮冲突。

Pimm说:“如果那样有限,如果那样是可持续的,那就是个好主意。在很多例子里,这不管用。很清楚,法律、规定都失败了。而且从我在媒体上读到的一切来看,我认为津巴布韦当局对此也非常不悦。”

不管津巴布韦和其它有狮子的国家是否决定改变他们的狩猎-保育模式,他们不太可能改变对增长的繁荣和发展的愿望。而这意味着更多的狮子会死。只不过它们并不一定会吸引和Cecil同样的关注。

[-]
杀死这样美丽的生物需要一个难以想象的懦夫。
Cecil穿过津巴布韦的Hwange禁猎区。未注明日期。 BRENT STAPELKAMP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