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8.01 , 15:45

艺术家的反流浪者路钉破解大法:铺床垫

城市对普通人不算友好。这里长凳稀缺,公厕通常无法使用或令人作呕。想象你现在是一名想找地方睡觉的无家可归者,却发现街道建筑正在密谋阻止你。

[-]

在所有试图驱逐流浪者闲逛的设计中,反流浪者路钉是最邪恶的一种。它们遮住了路面,从屋檐下台阶上冒出来的它们阻止人们坐下或者在上面睡觉。它们是城市日益增多的“防御性建筑”中的一部分,活动家Leah Borromeo说“这样能阻止某些形式的攻击发生”。

Borromeo和一些朋友一起创造出反反流浪者路钉计划,他们在伦敦肖尔迪奇区被覆盖着邪恶图钉的Curtain路上用胶水黏了一个床垫。床垫旁还放了一些书,包括John Gledhill的《针对穷人的新战争》和Bradley Garrett的《探索一切:城市游荡之地》。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坐下歇息,放松读书或者晚上在这里睡觉。

Borromeo说之所以选择Curtain路是因为这里是中产阶级文化的先锋,且这里不再有当地居民。过去满是艺术家和廉价酒吧的街道变成了令人负担不起的商店,来这里的人也只想买入某种生活方式不想回报任何东西。

在所有的邪恶建筑设计中,路钉最显而易见,可能它也是最令人无法忍受的一种邪恶建筑。但现代社会中拥有更多对人类不友好的设计。你是否曾想过为何公共座椅坐上去那么令人难受?因为它要阻止你在这里待太久。

毫无意义的靠手将公园里的长凳分为几个部分,这使得人们无法在这上面躺下来睡觉。公交站拥有倾斜的座椅,你能在上面靠着,但比起坐下来,站着其实更舒服。

[-]

那些邋遢的小餐馆被时髦的咖啡连锁店挤走,居民们也被不断飞涨的房价吓跑。如果再增加这些邪恶建筑,从公众那里偷走公众空间,那么最终城市里的生命将被偷走,每次一个街区。

Borromeo说:“在某些国家,他们会将穷人从门口赶走。而在别的地方,比如更富裕的加州,他们在设计中去除了人行道,这意味着没车的人没资格来这里。没有地方可供你行走,你只能开着车从这里走到那里。”

设想一下:你想吃午餐,于是你拿着自备的午餐和打包的咖啡想找个地方坐坐。那么祝你好运。除非你能在附近找到公园,否则你只能看到酒吧和餐厅私人提供的位置,而它们占用了人行道。

或者你也能在美发店或纹身店外看到长凳,但如果你衣着褴褛,那么你有可能会被赶走。理所当然的是,反无家可归者图钉也会阻止像你我一样的人坐在阳光明媚的台阶上享受美味的自制三明治。它传达的信息很明显——小镇的这部分至欢迎付费消费者。这不仅仅在反无家可归者,也在反对节俭。它会让你在自己的城市里游荡时感觉自己像个要为一切付钱的游客。

Borromeo说:“路钉将贫穷和不平等从你的后院里赶走,这样你就不必看到它们或者可以回避你要为平等所做的事情。这真的非常自私。”

本文译自 Fastcoexis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