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9 , 19:10

西瓜瓤其实是西瓜胎盘

[-]

看这幅画的右下角,这样的西瓜你可能从来没有见过。这是17世纪Giovanni Stanchi的一幅绘画,在佳士得拍卖行展出,图上的这种西瓜在现代社会应该是没有人见过的。

Stanchi的西瓜绘于1645年至1672年期间,让我们得以见到未经人类培育完全改变之前的西瓜。

[-]

威斯康辛大学园艺教授James Nienhuis在他的课堂上使用Stanchi的画来教授作物育种的历史。

“去艺术博物馆看静物博物馆很有意思,在那里可以看到500年前我们的蔬菜是什么样的。”在许多情况下,这是我们窥视过去的唯一机会,因为我们不能将蔬菜保存成百上千年。

西瓜最初产自非洲,经过驯化后开始在中东和南欧这些炎热气候区繁荣昌盛。在大约1600年变得非常普遍,菜园市场上都有它们的身影。过去的西瓜就像Stanchi画上的,很可能味道非常好——Nienhuis认为其含糖量非常高,因为当时西瓜也是吃新鲜的,偶尔会发酵酿成酒。但是看上去还是很不一样。

[-]

这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孕育出了我们现在见到的鲜红的西瓜。实际上,西瓜内的肉质是西瓜的胎盘,用来承接种子。在被完全驯化之前,胎盘缺乏大量的番茄红素,所以颜色没有这么红。通过数百年来年的驯化,西瓜个头变小、内部的瓤变大,有了更多的番茄红素,变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版本。

当然,我们不仅改变了西瓜的颜色。最近,我们还在尝试摆脱掉种子——Nienhuis勉强将之称为“驯化的逻辑进展”。未来几代人可能需要看照片才能知道西瓜的种子是长什么样子。但是要想看过去又白又小的西瓜,他们只能看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作品了。

[-]

本文译自 vox,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PS. 西瓜是何时传入中国的

长沙马王堆、江苏高邮和扬州发掘的西汉及东汉墓中均发现了“西瓜子”。汉代“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在《瓜赋》中就描述了西瓜:“蓝皮密理,素肌丹瓤,甘逾蜜房,冷亚冰霜”。故在魏晋南北朝时期西瓜便有“寒瓜”、“水瓜”之称。当然,西瓜在汉代中国是非常少见。

《新五代史》记载:“(胡矫)居虏中七年,当周广顺三年亡归中国,略能道其所见,云:自幽州西北入居庸关,明日又西北入石门关……又行三日,遂至上京,……自上京东去四十里,至真珠寨,始食菜,明日东行,地势渐高,西望平地,松林郁然,数十里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纥得此种,以牛粪覆棚而种,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0
赞一个 (3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