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9 , 15:01

关于收养的9个异闻

1.收养已死弃婴的女人

[-]

2003年,Chilean Bernarda Gallardo在看本地报纸时发现一则新生儿被遗弃在垃圾堆的新闻,55岁的她在震惊之余还去把奄奄一息的孩子接到了自己家,给了他她认为孩子应有的送别仪式。

来自智利的Gallardo给孩子组织了一场葬礼,但是在智利给孩子办葬礼不是件容易事,如果没有家属认领他那死者只能被当成人类的垃圾。

幸运的是,Gallardo通过和医疗人员据理力争把孩子的尸体拿了过来,并在医生诊断后证明他并不是死胎。6个月之后,500人参加了Aurora(Gallardo为弃婴取的名字)的葬礼。

因为有了Aurora的先例,Gallardo后来又陆续“收养”了3个孩子并把他们安葬好。目前正在准备给另一个小女孩安排后事,她说,她只是想让孩子们最后一点尊严,让他们有个安息的地方。

2.因为收养了72个孩子而负债累累的百万富翁

[-]

图上的女人今年47岁,来自河北省。在过去十九年里她一共收养了72个被遗弃的孩子,她不仅把所有积蓄都用来照顾他们,还为此背上了200多万债务。

上世纪80年代,她做服装生意赚了很多钱,然后又投资开始搞铁矿开采。大概就在她发家致富的同时,她开始把被父母抛弃的残疾、患病儿童或是父母在矿难中逝世的孤儿带回家,把所有收入都拿来养孩子。

开始几年都顺风顺水,但后来运气不好,从2008年开始她们的日子就开始变困难。她的矿井因为城市发展被封,失去了收入主要来源的她还需要继续照顾孩子,被逼无奈只能一次又一次变卖自己的家产、贵重物品。

让她的处境雪上加霜的是,她在2011年冬天被诊断出淋巴癌早期。但是她只在医院接受7天治疗就受不了停止了,她认为孩子比她自己的健康更重要,选择把所有钱都留给孩子而不给自己治病。

有好心人提出要帮她抚养孩子,但因为她从没在社会福利中心办过任何正式的额收养手续,所以没办法把孩子合法地交给他们领养,也没办法靠自己的能力养活他们。但是这些并没有打垮她,仍然靠着好心人的帮助继续抚养着孩子们。

3.最好的朋友脑癌去世,收养她4个孩子

[-]

Elizabeth Diamond在2014年8月被诊断出患有脑癌四期,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死后女儿们怎么办。她从5年级起就认识的好朋友Laura Ruffino答应发生不测就负责领养她的孩子们。今年4月,单亲妈妈Diamond去世,Ruffino履行诺言承担起了抚养过世朋友的孩子的责任。

Ruffino自己有老公和两个孩子,加上朋友的孩子一共8个人,人数一下子就翻了一倍。当地的社区都团结起来一起帮助他们,在一次活动中为他们募得了9万美元。

4.92岁老人收养76岁女儿

[-]

92岁的Muriel Clayton最近收养了一个6年来被当做女儿却没有名分的Mary Smith。从Smith父亲去世、母亲生病之后,作为表姐的Muriel就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来照顾。Muriel的孩子是和Smith共同长大的,孩子们也都感情好得跟亲兄妹一样。

在接下来的60年里,Clayton的梦想就是让Smith合法地成为自己家人。但是出于尊重,在Smith亲生母亲过世之前不会有任何举动。而她妈妈在病了几十年以后拖不下去咽气身亡之后,她们的感情并没有终止,直到今年,她们二人才正式办好了收养手续,Clayton在92岁时正式收养了76岁的Smith。

5.被收养70多年才发现自己不是黑人的女人

[-]

Verda Byrd这辈子一直以为自己是黑人,直到70岁的时候才发现她的人种其实是白人。

她于1942年9月出生时名字为Jeanette Beagle,但是在爸爸抛家弃子,母亲生病之后,她被一对黑人夫妇收养了。她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孩子,她一辈子都觉得亲生父母就是黑人。

她养父母跟她说其实她是肤色较浅的非洲裔美国人,但是她在2013年追查自己的家族历史时发现并不是这样。于是她下定决心要挖出自己的身世,看看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人。结果养母在去世前对她说了实话,她的父母其实都是白人。

尽管这样,Verda还是觉得自己是个非洲裔美国人。她说:“我作为一个黑人妇女活得很舒服,因为她一直被这个世界、她的家人当做黑人来看。”

6.把女朋友当女儿收养的男人

[-]

2010年2月,百万富翁John Goodman与Scott Wilson的汽车相撞,这之后发生了两件事:Goodman毫发无伤,Scott Wilson被淹死在运河里。Wilson的爸妈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把Goodman告上了法庭。不过Wilson父母索赔也没法让Goodman动用他给自己孩子存的基金上,也是因为这一点Goodman把钱藏了很多在孩子基金里面利用了这个漏洞。

看到这你可能猜得到她为什么要把女朋友收养做女儿——Goodman只是为了防止他的大量资产被诉讼判给了Wilson父母,想转移资金。

据他的律师Daniel Bachi说,48岁的Goodman为这部分基金焦虑,不得不把42岁的女友Hutchins收养为女儿抱住自己的资产同时不影响信用。而Hutchins也不是白白被利用,她是这份信托基金的受益人。

2012年,Goodman因酒驾撞死Wilson被判处16年监禁,罚款10000美元。而Goodman和WIlson父母谈成了和解条件——4600万美元。

2013年,Goodman前妻向法庭上诉反对他的收养,和解失效维持原判。

7.在垃圾桶里捡个孩子回家养的流浪汉

[-]

2007年,中国流浪汉在翻垃圾桶时发现了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女孩,虽然自己的生活很困难但他还是□□牙把她带回家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起来。

当时他跟妻子一起住在一个小房间里面,他们买了新奶瓶为她喝奶,打算尽自己所能把她带大。2012年,他的妻子离开了他,住的地方也被拆除了,他没办法只能住在桥洞里面。

这位生活在南昌市的50岁男人就这么带着7岁的养女过着风吹雨淋的生活,哪怕日子再艰难他也没想过要抛弃这个孩子。

不幸的是,女孩不是他通过正规渠道领养的,而且他不符合领养条件,警方没办法给孩子落户。甚至连民政局都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他们只能靠自己过生活,在没事的时候趴在路灯下面学习、看书。尽管条件这么苦,男人还是希望能让孩子有一天会有稳定的工作,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8.孤独的老人出钱请人领养

[-]

这是一位国内的孤寡老人,他在报纸上寻求一个能给自己养老的家庭。

他说自己每天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房子都会感到孤独和痛苦,愿意自己每月交6000的养老金找个家庭给他下半辈子带来点温暖。

这个广告登在《常州晚报》上,老人75岁。从1999年妻子去世之后,他的亲戚们也不怎么会来看望他了。老人是有儿子的,但是因为住在单位宿舍不能把他带进里面一起生活。

他的领养协议对双方都是有利的,答应照顾他的家庭既可以免费租住他的房子和他作伴,也能让他搬去领养家庭的家里,但是房子最后还是要留给儿子的。老人最后还提到一点要求:死后与妻子合葬。

9.放弃自己的儿子收养残疾儿童的女儿

[-]

在山西省瑶圃村有个女人李艳萍,她被人们称为“个人孤儿院”,在过去的22年里收养了80位被抛弃的孩子。

她住在只有40平米的房子里,靠着微薄收入棉绳生活。但这些并没有妨碍她照顾几十个弃童,这些孩子大多数都患有心理或生理上的疾病。

她出生于1964年,21岁结婚,不久后又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1989年之后,她的人生就像是现代版的特蕾莎修女(Mother Theresa),在她自己生的孩子出生后不久,她丈夫就在家门口看到一个被遗弃的残疾小孩并把他领进家里。他们只能短时间地同时照顾两个孩子,不久之后就因为奶水、资金不够面临二选一的艰难抉择。没有办法,他们放弃了自己健康的儿子给他人收养,因为他们认为健康的孩子还会有人要,而残疾儿童如果被放弃就几乎没有生存的机会了。

虽然有人批评李艳萍的狠心,但大多数人还是钦佩她的仁爱和牺牲精神。但从那时之后,她和丈夫便发现了许多被遗弃在他们家门口的孩子,他们也总是把他们收养着,即使自己的生活也很窘迫。十年后,李艳萍的丈夫去世,她受到了严重打击。她只能一个人照顾13个需要她一口口喂饭、一个个擦澡甚至送到厕所把屎把尿的孩子。

以前她丈夫在的时候还能说是勉强度日,但现在收入少了一半,这个母亲似乎再也无法承担如此重任。但即使这样,李艳萍还是没有放弃孩子们,在当地村官、政府资助下,她已经可以抚养好所有收养的孩子。

从发现第一个弃婴开始至今的22年里,她一共收养过80个孩子,其中还有13个还跟她一起生活着。她的小房子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一台22寸电视机和一个小冰箱,每个月买肉的钱只有20块,但她还是想方设法养好了这些孩子。她还说自己会尽所有能力帮助他们考上大学,读研攻博。

本文译自 Oddee,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