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8 , 00:30

杯具,约会让我作呕

刚吃过一大碗辣椒,我要去赶赴人生的第一场约会。这类错误我应该永远不会再犯了。

当年我才22岁,还是一名大学生,没有谈过恋爱。在一个温暖的夏日午后,我走过蒙特利尔后街附近的酿酒作坊,感觉非常好。

我在第一次约会之前刚刚吃过一大碗辣椒。这个错误我永远不会再犯。这是我的第一次约会,她是卷发,皮肤略黑,是一家烟草公司的销售员,我和她是一次在家族聚会上遇见的,我多少有些紧张。

[-]

猛然间,我感到胃部一紧,有东西正正从食道涌向喉咙。根本无法控制,我钻进最近的小巷,俯下身把刚才吃的辣椒全部吐了出来。我穿着人字拖,呕吐物已经溅到了脚上。没有时间回去换鞋子和裤子了,我只能用杂草清理了一下,然后往酒吧赶。我想她应该不会注意到我卡其色裤子上红色的污渍。

当时我还以为是食物中毒,其实不然。这是与女孩子约会造成的焦虑反射,属于一种心理反应。焦虑被证明是一种天然的催吐剂,与女孩约会让我焦虑,胆汁被大量排放,让我无法控制。是的,约会让我呕吐。在过去的5年间,我已经呕吐了很多次,大部分在卫生间,有时是在路边草丛里。

例如今年4月,我和一位幼儿园美术老师在哈莱姆的一家受欢迎的餐厅一起享用炸鸡和华夫饼。我们已经建立起了朋友关系,但是还没有发展到恋爱关系,我尽量避免走到这一步,但她好象比较喜欢华夫饼,所以我们去了那家餐厅,我们通过网上聊天约定的。

开局不错,她穿着时髦的牛仔连衣裙,非常□□。她向我展示她的写生簿,画有各种人体器官。我发现多少有些怪异,她漫不经心地提到她喜欢Kierkegaard的小说《恐惧与颤栗》。
19世纪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Kierkegaard)以其深度自省的思想,为现代西方存在主义哲学拓出先河,探讨了信仰以及由信仰而生发出的悖论理念。

离别的时候大家似乎意犹未尽,彼此靠近。我把她带出餐厅,准备让她打车回去。此时我开始作呕,我尽量憋住不要爆发。

[-]

这个问题是在困扰着我,我把它当作浪漫的暴食症。这种情况让我很害羞。有时我会偷偷地去吐掉,而有时我只能尽管克制。我从来没有听说别人有类似的情况,尽管著名演员尼古拉斯凯奇说他的舞伴曾经有类似问题。最近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这种情形多了去了,都是一些自述。

有一位网友问到:“与同一个人约会多次之后,我就没事了,就不再会恶心呕吐了,但开始几次约会的时候我几乎不吃任何东西以免出洋相。这很讨厌,我想克服它。今晚我要与人第二次约会,上次我已经呕吐了。这次会搞砸吗?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

抱歉兄弟,这个没法治,我也没有办法。服用安定药片是一个选择,但有恶心的副作用。对于那些约会焦虑者,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引起焦虑者,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解决办法。焦虑是受到威胁时的一个正常反应。焦虑的化学基础是肾上腺素,这会消弱消化功能。如果肾上腺素强烈分泌,会引起消化道停止蠕动,促使胃肠排空(呕吐或和大便)。

为什么约会能引起如此明显的焦虑并引发呕吐反应?医生说这是我潜意识中对未来伴侣的紧张期盼,是不受控制的。

我想你不必象《广告狂人》里那样进行沙文主义般压抑的约会。如今谈恋爱属于一种比较麻烦的事情,任何人只要通过交友网站,只需要30秒钟就可以知道对方的一些私密。缺乏紧迫感,面临无限的选择,网上虚拟与现实真人之间的差别,男女社会角色的转变,加上凡人的欲望和一些自卑,这样就形成了复杂的组合体。

好消息是我从来没吐在任何人身上,不象《南方公园》里可怜的小男孩斯坦,他总是在温迪面前出洋相。何时会出现恶心呕吐我无法预测,而凯尔特人队的伟大中锋比尔·拉塞尔,每次大赛前总是吐得像发条。我的呕吐在很多情况下是不可预见的。最近的一次是在上班时接到我喜欢的女孩的一条短信,我迅速奔向了卫生间。
注:比尔·拉塞尔(Bill Russell,1934年—)是20世纪60年代凯尔特人队的主力中锋。在拉塞尔出任中锋期间,凯尔特人队在10个赛季中夺得9次NBA总冠军。

[-]

特别不幸的是亲吻时引发的焦虑也会作呕。Gaby Dunn是著名的作家和喜剧演员,她说她在15岁第一次约会时就吐了。开始时一切顺利,当她与对方嘴对嘴唇对唇接驳的时候喷得到处都是,她到现在还分不清当时的情感和披萨味哪个更浓烈。也许一半一半。

“我无法控制,”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我,“我不得不在屋前靠在汽车上吐个一干二净。途中驾驶的时候我尽量克制。这让我很尴尬。我想让他再吻我,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当时很糟糕,感觉一点也不□□。当你在十几岁的时候,一定想体验电影里的情景,这种情形并不是你所期待的,一点也不酷。”

这的确不酷,亲吻并不能减缓焦虑,这个我知道。

在我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我带一位女孩回到家乡新泽西,我们整晚都在普林斯顿大学校园内漫步,坐在亨利·摩尔的雕塑“椭圆上的斑点”旁,那晚非常浪漫,我同样也感觉不舒服。

当时我们亲吻了,我开始觉得反胃,我起身走到树后,卸载了我的晚餐,主要是鱼,就象是一个醉酒的男孩。随后返回向她表示了歉意。

“这没有什么,你刚才吻了我,然后到处呕吐。”她说到。

我大笑,但实际情况是我感到很难为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着她的面呕吐了,我们已经约会了半年。她对我非常耐心。我们第二次约会的时候是在校园酒吧里,我吐了两回,要比以前更紧张。每次从洗手间出来,我都会检查一下我的眼睛,看看眼睛里有没有血丝,有时会出现这种情况。

[-]

我发现我越是喜欢某个女孩,越是会吐。

随着时间推移,我慢慢习惯了这种现象,并且可以控制呕吐,有时能坚持整晚。我已经习惯了胆汁的味道。

呕吐是人类进化的产物。西北大学恐慌和焦虑问题专家Richard Zinbarg在电话里告诉我,这一切归结于是战是逃的冲动。在洞穴时代,当你遇到狮子等猛兽,你需要积聚最大的能量,不管是战斗还是准备逃跑,这就是肾上腺素的作用。为了拥有更多的耐力,消化反应被消弱。

我认为是人类残存的本能让我在约会时呕吐,我有意无意的将约会当成一场战斗。

Zinbarg教授告诉我:“呕吐并不常见,更常见的是上厕所。”

没有办法可以解决我的问题,但这多少给了我一些安慰。约会的确让我作呕,但我并不为此自卑。

本文译自 Buzzfeed,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0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