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7 , 13:45

为何有的文化将猪肉视为美味,有的则觉得恶心?

[-]

人们对于猪肉的看法两极分化情况非常严重。在一些文化中,它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在另一些文化中,它被认为是十分不洁的,以至于发展出了一套完整的饮食法律和仪式,来处理那些盘中有哪怕一片培根的情况。究竟为何会有这种差异呢?当我们试图解释人类文化差异时,总是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康奈尔大学的历史教授Mark Essig为我们提供了一些解释。

鉴于编纂成文有据可考的“猪厌恶”是于数千年前出现在现如今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Essig写道:“(对某些文化厌恶猪肉)最普遍的解释——为保护人们预防旋毛虫病而下达禁令——基本上肯定是不正确的。并未有任何证据显示那种寄生虫存在于古巴勒斯坦;而且即便如此,那么其它肉种也是同样危险的。”反过来,Essig认为理解这种文化差异最好的方式是从那些不仅忍受并且热衷于消耗猪肉的地方下手。

例如:

穿过地中海……罗马人对猪的热情是空前绝后的。他们将猪献祭给他们的神,并且创造出了一套精妙详尽的猪肉烹饪方法,包括一些足以使异教徒颤栗的菜肴(如烤母猪乳房)。

解决这个“恶心vs.美味”谜团的最后一步,则是寻找出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观点的分离,而Essig认为他已有答案:

究竟是何导致了这些不同的观点?在近东的干燥岛屿上,绝大多数猪是作为城市里的食腐动物存在的。而在意大利半岛则不同,他们有着广阔的橡木林,并且罗马通过货船进口小麦。因此,罗马的猪并不需要在街上吃垃圾,它们食橡树果和谷物度日。

猪的名声取决于猪的生活。在中世纪早期的欧洲,绝大多数的猪在树林中觅食,因此猪肉是贵族所偏爱的肉食。而到了1300年,大多数森林都被砍伐了,猪沦为了清道夫。在中世纪的英国文本中,一位女性解释道,她不提供猪肉作为菜肴的原因是因为猪“在街上吃人类的屎”。同时,猪也吃人肉,因为被处决的囚犯通常不会被埋葬起来。在莎士比亚的《查理三世》中,查理三世被描述为“污秽的猪”。在一个爱尔兰的宗教文本中亦写道:“牛仅吃地上的草和树上的叶,而猪吃一切干净的和不干净的。”

这实在很有意思。人们深刻持有的宗教信仰——以及深切热爱的猪肉——也许仅仅取决于他们的祖先是和恶心的城市猪打交道,还是和健康的乡村猪打交道这个随机问题。

本文译自 scienceofus,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