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7 , 18:00

进击的藤壶,螃蟹也被攻下

[-]
这是一只色彩斑斓的寄居蟹,他身上长着一个根头目甲壳动物寄生虫(rhizocephalan parasite),这种寄生虫呈现出可爱的鲜黄色。

螃蟹因为横着爬,给人以倔强的形象。不过忘掉这种偏见,因为这些小动物们也需要面对生活中的种种艰辛。今天想要介绍给大家的这种艰辛,嗯,有点令人不安。那就是动物王国中最可怕、最疯狂的根头目甲壳纲寄生虫们。

这种奇怪的寄生虫是一种藤壶(见多识广的蛋友称之为蟹奴),不过又和一般的藤壶不太一样。事实上,他们看起来跟藤壶一点也不像,至少目前是这样。不过在刚刚出生时,他们和普通藤壶的幼虫一样,像个椭圆形,不过也仅此而已。相反,他们不会成长成一般的带有自己的甲壳的样子,而是入侵到不同蟹类的身体中去。这可不是普通的寄生或者共生,一旦入侵成功,这些微小的旅行者就开始打算定居了。单纯的定居也就罢了,在穿透螃蟹的壳之后,他们就想落地生根一般向螃蟹的肉体发起侵犯,一寸一寸、一点一点的占有受害者的每一块肉,有时候甚至会几乎覆盖螃蟹的一部分身体。

然后,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

[-]

就像一颗树,一旦它长到身体里面去,它就不再需要喝水了,那么它喝啥?当然是螃蟹们的体液喽。

从孵化开始,作为幼虫的藤壶们的唯一目标就是找到一只适合自己生长的目标螃蟹,不过其实这是一种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在汪洋大海中要找到这一只螃蟹适合居住的螃蟹就像大海捞针,因为他们只能感染这么一种螃蟹,真是专一的寄生虫。不过他们可是实行广撒网的策略,一开始就会放出天文数字般的幼虫,即便如此成功找到可被感染的目标还是纯粹的小概率事件。

一旦,有一只幼虫成功在螃蟹身上着陆,他就会向螃蟹毛发旺盛的区域前进,这些毛被称为刚毛,不过这里却是螃蟹背甲中最为脆弱的部位。在这里,藤壶就会分泌一种液体,将自己粘连在这里。接下来就是制造一枚探针,一枚中空的探针。用于穿透宿主的角质层。

有了这个注射器,藤壶就会将自己的细胞注入到螃蟹的血淋巴,也就是相当于无脊椎动物的血液。你知道鼻窦感染的感觉有多糟么,现在藤壶就成功的完成了入侵,进入到螃蟹的血淋巴。在这里落地生根之后,也不知道他们如何做到的,不过藤壶已经能够在不受螃蟹免疫系统威胁的情况下开始从螃蟹身体吸收大量的营养物质了,而且他的“根”几乎能够向螃蟹的体内生长,甚至长到腿中。

[-]

在这个过程中,螃蟹当然是奇迹般的或者,还会周期性的退换外骨骼。不过最终,由于藤壶占领的区域太多,吸收掉过多的营养,螃蟹就会停止生长。藤壶也会进入下一个阶段:繁殖。

由于螃蟹不在更换外骨骼,藤壶开始从宿主身体挣脱,在螃蟹的腹部形成一个肿块,这个肿块的位置正好是雌性螃蟹产卵的位置。虽然不知道其中有什么机理,不过螃蟹会误认为寄生虫是自己的一部分,对腹部的藤壶卵倍加呵护。如果被感染的是一只雄性螃蟹,螃蟹的形态会发生改变,他的腹部会扩大,就像一只雌螃蟹,这将为寄生在腹部的藤壶提供额外的保护。

更神奇的是,完成这一切,藤壶都没有用过自己的大脑,这些全都是又剩余的神经系统独自指挥完成的。藤壶接着会指挥螃蟹原离原先的种群,向更深的水域前进,这是为了避免与健康的螃蟹争夺食物,同时还能避免天敌的捕猎。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发现雌性藤壶能够感染螃蟹,雄性看起来更像幼虫,他们不仅要找到特定品种的螃蟹,还需要找到已经被感染的螃蟹,而且还是藤壶中的“处女”。如你所见,现实是如此的令雄藤壶沮丧。

[-]

不过一旦雄性藤壶找到处女藤壶,他就将自己的插入对方的囊状结构。接着,雄性的结构就发生巨大的变化,变为一团细胞,或者说形成一个功能性的□□,仅此而已。雌性会负责供养他们,而他们负责产生精子受精。

在准备释放受精卵时,宿主再一次为他们提供便利。通过观察你会发现,那些被感染的螃蟹会抬高自己的腹部,然后不断摇动来扩散藤壶的卵。让他们飘散开,这样就有机会去感染更多的螃蟹。

最为屈辱的是,螃蟹也失去了生殖能力,因为差不多藤壶已经阉了他们。很多寄生虫会都会造成这种结果,宿主的大量能量被吸收走,已经没有额外的营养进行生殖。

这时的螃蟹已经不再是一只螃蟹,他只是一个被寄生的能量块,失去了生殖能力。

即便如此,他们也不会直接死去,因为寄生虫的寿命要比他们短,最终可能留下一批腹部受伤的螃蟹们。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邻家乖蜀黍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