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6 , 09:00

孩子有网瘾不要怪屏幕,这都是社会的错

[-]

这是《纽约时报》最近的专家辩论专题“互联网上瘾是青少年的健康威胁吗?”中的一轮观点。

介绍

随着近四分之三的美国青少年能用上智能手机,毫不奇怪人们会说他们几乎“始终在线”。有些人担忧这会对他们的身体和精神造成负面影响。

虽然网瘾在美国还不是临床诊断,美国精神病协会将“网络游戏障碍”包括在2013版诊断手册的附录里,以促使进一步研究。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和韩国,已经在使用咨询和军营式治疗中心来治疗青少年的过度网络使用。

那么,屏幕上瘾或者屏幕强迫是青少年的问题吗?

Danah Boyd:这都是社会的错,与屏幕使用时长没关系

[-]
Danah Boyd 是微软研究院首席研究员,Data & Society组织创始人和□□,《It's Complicated: The Social Lives of Networked Teens》一书作者。微博

尽管已经有好几代人都是眼睛粘着电视屏幕长大的,我们仍然丢不下这个信仰:新一代技术会毁了我们的孩子。我们责怪技术,却不首先努力理解儿童为什么会抱着屏幕不放。

我花了超过十年观察年轻人对技术的实践,就其呈现的动态走访家庭。当我开始我的研究时,我期望会发现成群的少年用互联网来“逃避现实”。那当然是我的经验。作为九十年代早期在美国郊区长大的一个极客怪异少年,互联网是我唯一觉得不受评判的地方。我想进入虚拟世界,我的身体将会无关紧要,生活在一个全数字世界里。

让我惊讶——而且随着我年龄增长也让我宽慰——的是,这不是绝大多数年轻人所想要的。在我研究的早期,我遇到一名来自密歇根的女孩,她告诉我她宁可亲身和朋友们在一起,但是她要做的功课实在太多了,而且父母经常担心她的人身安全。这是她为什么喜欢互联网:她在那里可以和朋友们在一起玩。我在全国的年轻人中都听到回应这个理由。

这就是我们把现在的青少年陷住的第22军规。尽管根据几乎所有衡量方式,我们生活在至今最安全的社会里,但我们觉得现实世界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危险,所以把他们关在室内。我们在孩子身上压下了空前的要求,用结构化的活动、作业和沉重的期望把他们压得无法喘息。然后看到他们疲惫不堪精神萎靡时我们还吃惊了。

对很多青少年来说,技术是减压阀。(这对精神不振、工作过劳的父母和玩糖果粉碎传奇的成年人也一样)这不是心烦意乱的父母们喜欢想象的本质性成瘾物质。它只是提供了一个出口。

技术的存在单独并不成问题。在那些成功压力更大、而社交机会更少的国家(比如中国韩国等),我们看到对技术“上瘾”高得多的顾虑程度。

如果美国人真的想减少年轻人的技术使用量,我们应该给他们空出更多时间。

一方面,我们可以从根本上减少美国少年的作业量和考试。芬兰和荷兰强调学生的快乐,几乎不布置作业,但他们在学业上始终如一地超过美国。(确认一句,他们也尊师重教,提高教师待遇)当我在这些国家讲学,家长们对技术上瘾远没有美国人那么焦虑。

我们也应该让孩子们到处走动。看上去好像每隔几个星期我都读到新的报道,又一个父母因为让学龄子女离开自己视线而被儿童服务家访。事实上,美国英国的研究一致表明儿童已经失去了自由走动的权利。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多少年会转向技术。他们不是对计算机上瘾;他们是对互动、和朋友在一起上瘾。儿童,特别是青少年,不想只和父母及兄弟姐妹社交;他们想和他们的同龄人一起玩。他们就是这样了解世界的。而我们就因为害怕杀人恶魔而剥夺了他们这个机会。

我们在圈养我们的孩子们,所以他们就转向技术来社交、学习和减压。我们为啥要责怪屏幕?

本文译自 NYTimes,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1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