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5 , 12:00

计划生育:始料未及的故事

中国已开始放宽计划生育政策,但中国的家长们并不急于生育二孩。

[-]

维嘉(音译)今年7岁,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小男孩。他喜欢骑自行车,喜欢一切跟汽车有关的东西;他还是一名羽毛球爱好者,每周参加两次羽毛球课程。不过,再过几个月,小维嘉的家里会有不小的变化——到时候他就会有一位弟弟或者妹妹了,这在中国的城镇家庭并不常见。

中国从2013年开始逐步放宽生育政策,而维嘉的父母正是这一政策的受益者。根据当前政策,只要夫妻双方一人为独生子女,就可以生育二胎。在经历了近35年的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后,有人曾预言中国近期会有一小波婴儿潮。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预计,新政策会鼓励1,100多万适龄夫妻生育二胎(实际上部分家庭已提前享受豁免政策)。政府预测新政策实施当年,会有200万符合条件的民众踊跃申请生育二胎,但截止2014年底,实际申请人数还不足110万。

这样的局面让政府深感忧虑。计划生育新政策的初衷并不仅仅考虑到独生子女成长及家长们的主观情感等因素,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中国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机。中国正在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2012年中国的劳动力数量首次出现收缩,这在半个世纪以来还是头一回。中国各大城市的生育率(即每位妇女在其一生中生育后代的平均数量)为1,在世界排名垫底。而全国范围的平均生育率仅为1.6,远低于保持人口稳定的最小值2.1(如图所示)。

[-]

当年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对于人口生育率的影响实际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中国在1979年实行计划生育政策,采用了较为温和的宣传引导,因此在计生政策施行的第一个十年里,中国人口生育率已由最初的5.8降至2.8。随后政府针对计划生育工作实行更为强硬的措施,导致强制人流及杀婴现象不断增加,也对广大信仰“多子多福”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尽管如此,种种强制措施的实际效果却非常有限。在世界范围内,各国新兴的富裕阶层必然会导致生育率的下降。以印度为例,在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同时期,印度的生育率在没有相应生育政策的情况下反而持续下降;而当时印度的经济增长率仍比不上中国。而在经济较发达的韩国,其生育率已从上世纪60年代的6,下降至目前的1.3。

从当年不留余力地宣传“只生一个好”,到今天鼓励符合条件的“单独家庭”“合法生育”,中国政府的态度与做法已发生重大转变;但是当局对于事与愿违的实际结果,也应该早有心理准备。

早在上个世纪80年度开始,农业人口家庭如果第一胎是女孩,原则上可以再生育一胎。而在近年,夫妻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家庭也可以生育二胎。但是上述政策并没有引发人口大规模增长。来自北卡罗来纳州大学教堂山分校的蔡永(音译)等学术代表,曾在2007年至2010年间对江苏省的人口生育情况展开研究。研究人员调查了2,500位符合生育二孩政策条件的城镇及农村妇女。结果表明,实际上仅有6.5%的被调查人员生育了二孩。而国内的少数民族约占全国人口十分之一,多年来一直可以生育二胎甚至更多;但2010年的人口普查发现,少数民族地区妇女的生育率仅为1.5。

蔡先生认为,收入的增长是导致家庭规模缩小的重要原因。因此他表示,“经济增长就是最好的避孕药。”蔡先生的研究表明,即使不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中国的生育率也会逐步下降;而计划生育政策只是加剧了这一进程。中国的家庭普遍认为抚养子女的花费是一笔巨资,因为良好的教育和医疗条件往往价格不菲。根据瑞信公司2013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孩子成年之前,普通中国家庭每年在孩子身上的花费超过22,500元(约合3,600美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城镇家庭人均年度可支配收入的四分之三。而根据2015年中国政府的一项报告,在孩子5岁之前,城镇家庭的支出是农村家庭支出的两倍。如果算上学区房等其他高额费用,相关支出差距会更大。

中国的家长们不仅希望孩子们受到良好的教育,更有志于投身全球就业市场的竞争。因此,小维嘉的父母还把年度收入的15%用于支付孩子的辅导班学费,其中就包括每周一次的英语辅导班。来自中国的市场调查公司艾瑞咨询表示,在中国超过一半的6岁以下儿童需要在课余时间参加各类辅导培训。

中国的爷爷奶奶们也会尽力分担孙辈的扶养费用(长者们通常与成年子女共同居住生活)。不过,由于当年积极响应晚婚晚育政策,如今的祖父母们大多年事已高。如果需要同时照顾两位小朋友,爷爷奶奶们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多年来中国社会各行各业深受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目前还没有对生育二孩的情况做好准备:在线预订的酒店房间通常不支持同时入住两位小朋友(需要家长电话预约);公园里的娱乐设施,一般只能刚好坐下一家三口;就连家里浴室的牙刷挂具,往往也被设计成最多挂上三根牙刷。

长期以来,“只生一个好”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的王风(音译)表示,中国人已习惯将人口视为资源匮乏的罪魁祸首;因此,假如取消计划生育,中国的各种问题将会雪上加霜。外国人往往会很惊讶,对于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中国人的第一反应是归咎于人口过多,而不是反思是否存在计划失误或者管控不力等现象。直到今天,说起“只生一个好”,不少人仍带着爱国主义的口吻。

中国政府下一步可能会全面开放生育二孩;具体政策如何还要等待明年“两会”的讨论结果。对于全面开放生育二孩可能导致的后果,计划生育委员会仍持担忧态度。无论该政策如何快速实施,扶养子女的各种现实问题仍会继续压制生育率。别忘了,现在还有一群年轻的“不婚族”和“丁克族”正在兴起。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Alex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