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5 , 19:00

能自己优化广告的人工智能广告牌

[-]

广告公司M&C Saatchi开发了一个会根据观众反应“进化”出独特广告的户外广告牌。该公司称,它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广告。

这个广告牌位于伦敦城中,为新创咖啡品牌Bahio投放,它由遗传算法驱动,通过分析文案、布局、字体、图片等不同特性的强度来测试不同的执行。

目前正在实行的该项目,启动时有约1,000张不同的图像及其它变化的创意组件,随机地向路人展示然后开始自我选择过程。该广告也测试字体和字号,布局和文字被选择、展现,然后用递归语法引擎精调。

吸引观众失败的创意组件自动从流通中去除,而那些促成交互的则被加工进未来的执行——这个过程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展开。

[-]

观众反应通过内嵌摄像头测量。创意组件的“强度”由路人的参与程度决定——他们看上是高兴、悲催还是中立。

这个项目是广告的达尔文主义途径,尽管只是个实验,指向了未来人工智能在广告创意中的有趣角色。M&C Saatchi的首席创新官David Cox如是说。

“自动化创意已经开始进入主流。”他引用e-David指出道,这是一个由德国康斯坦茨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创造的机器人,被编程用自行决定的笔刷和色调绘画。然后是电子羊——一个由开发者Scott Draves创建的合作艺术项目,计算机会创造抽象动画,用户然后投票帮助系统“学习”哪个好并影响它的下阶段进化。

与此同时,美联社最近开始发表由Automated Insights公司的Wordsmith平台完全从头开始编写并发布的财经报道,自动地把财经数据变成报道——一些观察家将这个过程称为“机器人新闻学”。

[-]

Cox说:“网站设计已经在用持久性多变量测试自动调优,随时间推移做出持续的改进。所以我们开始探索是否可能积累足够的数据来使这个途径能用在广告上,以及如何最好地创建能从头写出广告的自动流程。”

这个广告牌预计会跑上3到4个星期,到时M&C Saatchi期望能得到一个代表最强创意执行的广告。但对Cox来说,比最终结果更有意思的是通过整个旅程获得的洞察。

他说:“一个有趣的方面是让系统创造否则没人会写出来的怪异广告的能力,给荒谬的想法带来活力,看荒谬是否能更有效。用这种方式使用数据的威力是算法能曝露出超越你们人类先入为主观念领域的东西,以及能自我编辑。”

[-]

Cox补充道,另一个有趣方面是是系统更精细的潜力,“未来我们可以使之更精细,比如加入观众是否去访问了一个网址,他们是否随后接着做了购买,这样来选择关键创意组件提供最强的结果。”

目前,初始数据允许M&C Saatchi映射一组创意组件是如何进化的。比如,文案趋向于变成大写和较短的句子。

但像真实的进化一样它始终会变化。而这可能不一定结果只有一个广告。有些元素可能夏天比冬天更管用,或者在工作日比周末更好,Cox指出。

他说:“最明显的商业应用是使用该系统的元素来随时间推移优化广告——就像你会在网站设计中使用多变量测试一样,但在这个例子里是用在海报上。”

[-]

“如果未来的广告会从头编写自己那会很有趣。虽然在很长时间里这还不会发生,随着计算机在创意上变得更好这是一个可能性。”

本文译自 Co.Create,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