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5 , 20:59

一亿美元找外星人的计划纯属烧钱

[-]

一亿美元搜寻地外智慧生命的突破性举措的启动受到了很多科学领袖的支持,包括斯蒂芬·霍金和天文学家马丁·里斯男爵。但是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多少可信的理论,能表明智慧、可沟通的外星人确实存在。所以倾听计划真的是寻找地外生命的最佳方式吗?

在我们本行星以外存在生命的可能性几个世纪以来一直都是争论的主题,意大利物理学家恩里科·费米在50年代就提炼出了问题的精华。他现在已经家喻户晓的“费米佯谬”表述出来简单:如果银河系里其他地方存在智慧生物,那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证据?

殖民银河系——艰巨但有可能

我们现在知道环绕其它恒星的行星非常普遍。自从1995年第一次发现环绕室宿增一的行星,已经发现了约2,000颗系外行星。其中大多数都在离我们不远的几百光年以内。

开普勒飞船的成果的统计分析表明,多达五分之一的类日恒星有一颗类似地球的行星位于其宜居区,液态水可以那里的条件下存在。

所以,如果行星那么普遍,那么生命是什么情况呢?由弗兰克·德雷克在1961年提出的德雷克方程式尝试着回答这个问题,表示在银河系里可以存在很多我们应该能与之沟通的文明。

[-]
Nick Risinger/wikimedia

然而,虽然方程式里的几个项已经被很清楚地了解了,其他项则很不确定。不过让我们暂且假定这样的文明的确存在。如果他们存在,那么我们会注意到他们吗?外星文明要为人所知的一个直截了当的方法就是直接殖民银河系。假定使用的技术不是太过遥远,让我们考虑这需要花多久。

现在已有可能建造探测器,发射到太空去搜寻其他行星、着陆、并建造探测器的副本,再接着发射出去到其他的行星上去,以此重复类推。

以我们现在可以想象的那种速度,比如以新视野号飞船达到的速度(6万公里/小时),跨越一光年的距离只不过花费一万八千年的一点点时间。让我们假定这样的探测器被送往10光年外的一颗行星,在18万年后抵达。然后它建造十个自身的拷贝,并送它们去再往外10光年的其他行星。用这种方式,只需要五千代探测器就能丢满整个银河系——不到十亿年就能解锁这一成就。

但不难想象,一个高级文明也许能生产出比我们目前水平显著快出很多的探测器,所以在短短几亿年里殖民银河系并不是不大可能。

[-]
Kepler 452b / SETI Institute/Danielle Futselaar

但问题是:银河系已经存在了大约一百亿年,而且我们也知道环绕差不多古老恒星的行星是存在的。所以如果智慧生命真的是普遍的,那几十亿年前他们多半就已经在什么地方进化到我们如今的智慧阶段了,时间足够他们刷完星辰大海了。所以大家都在那里?

我们真的孤独一生吗……?

探讨费米佯谬的各种解的专著已经汗牛充栋,但它们大体上属于如下几类:

[-]
智慧生命注定自我毁灭?美国能源部/wikimedia

稀有地球:在银河系里也许不存在比我们更先进的文明。可能允许复杂多细胞生物出现所需的天文、地理、化学和生物因素组合就是如此的异乎寻常,以至于它只发生了一次。

世界末日:也许生命和文明经常出现,但“智慧”生命的本性是在几百年就会内自我毁灭?不管是通过物理、化学或生物大规模毁灭武器,还是作为气候变化的结果,甚至是纳米技术灾难,你们人类当然不缺乏达成这个的手段。如果生命在任何星球上都没法坚持太久,我们就没法指望在银河系里找到多少证据。

灭绝:即使我们不把自己给玩灭了,也许宇宙会阴谋定期清洗文明?在你们地球上很清楚有过至少五次大规模灭绝。有些可能是由巨大的小行星撞击引发的,但其它导致灭绝事件可能包括附近的超新星爆发或伽马射线暴。

……或者外星人就是躲着我们?

费米佯谬的另一类解可以归结为这样的事实:外星文明确实存在,但是我们就是看不到它们的证据。

距离尺度:也许文明在银河系里散布得太稀疏以至不能有效地互相沟通?文明可能不但被空间分隔,也会被时间隔开,所以两个文明在他们各自的活跃时间上就是不能重叠。

技术问题:也许我们没有在正确的地方、或以正确的方式去搜寻?或者我们还没有找足够久?也许因为外星文明使用的技术我们就是不能理解,所以就算信号在那里我们也不认识?

孤立主义者:也许外星人就在那里,但是他们选择躲着我们?也许每个人都在倾听,但是没有人在发送?也许其他文明知道我们在这里,但是故意孤立了地球,就好像我们是动物园里的展品。

最后,还有更极端的可能性,比如我们观察起来缺乏生命的银河系,是外星人搭建的模拟器。或者外星人可能就在我们中间。这样的推测对科幻来说很好,但它因缺乏证据而不值得进一步探讨。

[-]

我自己的直觉是生命在银河系里确实普遍,但是智慧生命却很稀少——或者因为它很难得进化出来,或者一旦出现也不能维持太久。出于这个理由我认为SETI计划可能注定要失败——尽管我很乐意被证明错了。

相反,我认为在银河系其它地方发现生命的最大机会是探测类地行星掩星时的大气光谱。欧洲太空署将在2024年发射的PLATO飞船就会执行这种任务。这种生命也许不过就是我们能用手指从岩石上刮下来的绿色淤泥,但它的发现会真正转变我们的宇宙观和自我认知。

[-]

本文译自 The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