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4 , 11:00

华盛顿唐人街只剩300名中国居民

[-]
华盛顿唐人街只剩空壳

华盛顿特区唐人街入口的五彩华丽牌坊曾经标志着一个繁荣昌盛的移民街道。像遍布美国其他大城市的唐人街一样,这个社区帮助工人阶级华人移民找到一份工作,一个落脚点,和一个能接纳他们的社区。

现在,DC的唐人街只是昔日自身的一个空壳。如《华盛顿邮报》周五报道所述,今天只有约300名华裔美国人仍然居住在这里,最高时曾经有过3,000人。这些人中约150人住在一幢今年晚期计划拆除的楼里。

[-]
纽约唐人街

尽管DC是一个极端例子,受士绅化和房价暴涨的压力,全国的华裔都在出走唐人街。曾经给了世世代代工人阶级移民冲击美国梦机会的这些社区有被这个趋势抹去的威胁。

在像纽约和旧金山这样的大城市(旧金山有亚洲以外最大的唐人街),以及较小城市如克里夫兰和波特兰,唐人街对帮助初期移民找到一个落脚点是很要紧的。但它们也是限制华裔移民住在特定地区的歧视性房价政策所催生的,并被种族主义暴力团所塑形。

[-]
30年代的纽约唐人街佩尔街,唐人街原本是因应歧视性房价而发展起来的。

著有一本唐人街专著的亨特学院教授彼得·邝说:“你买不起房子,在大部分地区你不能租公寓,结果你就会呆在贫民区。这就是隔离,和黑人的情况一样。”

在1965年移民与归化法提升了华裔移民配额后,全国的唐人街都见证了井喷式增长。随着制造业迁移到海外,很多唐人街华裔主导的小型制衣厂蓬勃发展。这些街坊也成为主要的观光地。

[-]
1978年纽约唐人街莫特街

唐人街的士绅化和人们迁回城市的更大趋势有关。几十年来,唐人街被视为不适合居住之地,当地人不得不忍受恶劣的市政服务和房屋质量,更不用说歧视和种族主义。而现在,这些在过去使得唐人街成为无人问津地产市场的相同特质突然变得有吸引力:高密度、邻近闹市区的位置、步行街以及方便的公交。开发商们正在用高端连排别墅取代老旧的唐楼,更多的非华裔正在搬进来。

根据2013年一份纽约、波士顿、费城唐人街的研究,在2000至2010年间,每处唐人街居住的华裔百分比下降,而白人人口迅速增长。所有三个社区的房价都上涨,而新的奢华住宅拔地而起。耶鲁讲师和报告共同作者贝瑟尼·李说:“士绅化真是来势汹汹愈演愈烈。”

[-]
洛杉矶唐人街

在波士顿唐人街,亚裔首次成为了少数民族,而街道特质已被高层公寓所转变。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教授安德鲁·梁在波士顿环球报上说:“我们正缓慢地在被士绅化得不复存在。”

在种族统计变化之外,研究发现人们生活方式也变化了。在三处唐人街中多世同堂户和未成年子女户都变少了,显示出更少的家庭和更多大学学生和年轻专业人士。

[-]
旧金山唐人街等公交的人群

在DC这种变化特别剧烈。街道尚存的缩微华裔社区中有一半人住在同一幢享受保障性住房券的公寓楼里。公寓居民目前正和他们的弗吉尼亚州房东对簿公堂僵持着,后者打算推倒此楼重新开发。

77岁的街坊住户王建宏说:“从前富人打死也不会住在这里,但我们已经扎根这里,现在形势好了,他们就想买下一切。”

[-]
纽约唐人街新年舞龙

随着华裔美国人被挤出唐人街,更多人搬迁到围绕着商场和大食代而不是邻里小店建造的郊区或远郊社区。根据人口统计者乔尔·科特金,在全国最大的52个都市地区中2000至2012年间亚裔人口在郊区增长66.2%,而在城市仅增长34.9%。其他移民则看到更多成功机遇而回到中国。

做些什么才能帮助华裔留在唐人街?答案是保持房价低廉,这是全国各大城市的一大挑战,并不仅仅是唐人街。在纽约,唐人街居民们已在游说一个限制本区豪华开发和激励保障性住房的区改计划,但在其他地区如DC,可能已经太晚了。

[-]
纽约唐人街的高级精品店。士绅化正在重塑这些街坊的形态。

李说:“如果你没有反制政策帮助留住一直住在这里的低收入人群,士绅化绝对会取代这里的居民。城市里没有这些被取代居民的位置。”

本文译自 Fus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