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4 , 14:45

如果克隆出早期人类,他们应该放动物园里还是送去入学?

[-]

如果我们真的能把早期的人类克隆出来,又要拿他们怎么办呢?他们要是像黑猩猩,是关进动物园还是养在自然保护区?他们需要专人看护吗?要不要让他们上幼儿园?化石能不能让我们知道早期人类如果放到现代会发生什么?

生理学能决定谁要进动物园吗?

[-]

乍得沙赫人(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是目前我们知道的最早的祖先候选者,如果别的时期的早期人类要被关进动物园,那乍得沙赫人也一样要进去。它大约存在于七百万年前,到目前为止只有颅骨化石,但就已经发现的所有乍得沙赫人化石来看,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他们的大脑比黑猩猩稍小。不过它跟黑猩猩很像,都有突出的眉毛和嘴巴,它们之间的区别只有两点:1.乍得沙赫人的牙较平,而黑猩猩的牙因为常常跟下牙磨所以很尖利;2.乍得沙赫人头骨上有个洞。他们头骨上的洞叫枕骨大孔(所谓的枕骨就是所谓的后脑勺,而枕骨大孔的位置和直立行走有联系),被推到了头骨的前半部分。这个枕骨大孔的位置关系到头和脊椎的联系,如果在前半部分会使四足行走的生物的头和脊椎位置别扭,但对双足行走的动物来说却刚好。

拉密达猿人(Ardipithecus ramidus,又名始祖地猿)生活在450万年前,脑袋比黑猩猩和倭黑猩猩都小,猿牙应该很大(大致形状很像人牙),可以肯定是直立行走的。

拉密达猿人的脑袋不如黑猩猩大,这意味着它们很可能还没黑猩猩聪明。那既然黑猩猩都在动物园,那拉密达猿人也应该在动物园。而且,别忘了它们是几百万年前生存的生物,可能对人类不安全除了管控得当的动物园应该没别的更好的去处了。

现在关于这些早期人类如果克隆应该放在那问题只集中在一点,我们只知道它们的身体形态来帮助判断,而这样做出的推断是不准确的。多年来,科学家们观察了黑猩猩和大猩猩之后确定它们之间的关系比跟人类的关系紧密。而且在生理和行动上都和我们认为的样子不太一样,它们走路的样子并没有那么像人类。

南方古猿的发展轨迹

Lucy是一个南方古猿属的骨架名称,也是我们最熟悉的祖先候选者。南方古猿有一个群,下属分几种:阿法南方古猿、Amaneses、源泉南方古猿和惊奇南方古猿。它们大约生活在350万年前,骨头散落在非洲东部。有些专家认为,它们是被发现的最早的人类。上世纪60年代,在动物断骨、犄角中发现了阿法南方古猿的骨头。知名人类学家、解剖学家Raymond Dart认为这是它们会制作工具的证明。它们甚至被称为非洲的普罗米修斯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prometheus)。到现在,有研究者指出南方古猿手部内骨结构的进化也是一种证据,证明他们曾经制造工具改善生活。

再过来就是卢尔多夫人(Homo rudolfensis),这一人种生活在非洲不到200万年还生存于世。它们的牙齿和南方古猿一样,但是相比来说下巴变得更像现代人。它的脑袋很大,以至于在刚发现时还被误认为是人属能人种(Homo habilis)。而现在又科学家提出,它们可能只是有大脑袋的南方古猿。

[-]

照这样看,南方古猿好像不应该被关进动物园,甚至不能将它们关在某个被管束的空间。Lucy的脑袋只有现代人的三分之一大小,但也不排除她的体格整体比现代人少的可能。就好像弗洛里斯人,他们是矮人族,脑袋也只有现代人的三分之一,但是他们会使用工具而且据有些科学家说,他们可能算得上是成长混乱的现代人类。虽然让他们去上学有点强人所难,但他们还是有智慧的,属于会用工具的人类祖先,他们跟黑猩猩是非常不一样的存在。对于这群早期人类,最好的办法或许是给他们一个岛再监测他们的发展情况。我们会想要禁锢他们的生活圈子,但又想给予他们作为(早期)人类的尊严。

再过来还有图根原人(Orrorin tugenensis),他们生活在600万年前。它们有厚厚的牙釉质,也为人类的股骨塑造了原型,没有迹象显示他们和南方古猿有什么联系。在许多科学家眼里,这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祖先,南方古猿分布广泛但最终因为进化空间小毁灭了。图根原人不会制造工具,可能也并不聪明。把他们称为人类的唯一标志就是用两条腿直立行走,如果它们复活还是进动物园吧。

分配看护或老师?

在某个时间段,我们的早期祖先并没有多强学习能力。本世纪初,有学说认为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存在缺陷,没有语言能力。他们的埋葬地放有鲜花和其他葬礼物体可能只是巧合,因为直立人不可能有复杂的思维。甚至在20万年前,现代人类走出非洲时把所有其他物种都杀了没有跟其中任何一个物种杂交。

[-]

我们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直立人会在壳体上做记号,不论是出于艺术还是记录财产亦或是纯粹因为无聊,做标记这一点无法否认。海德堡人会建造自己的栖身之所,烧火、用长矛狩猎。尼安德特人绝对和现代人杂交了,丹尼索瓦人也是。对于这群早期人类,归置点不该是动物园或公园,而是是否要给他们设立护理机构或学校,这取决于我们对他们了解多少。

而在他们之中,直立人貌似不太适合读书受教育。虽然有证据证明他们能烧火、控制火力,做些艺术品。但对于一个遍布大陆将近200年的物种来说,这些证据还是太少了。虽然把他们放进教育机构学习不会有什么害处,但是把他们就这么突然地与现代人接触可能有违伦理。直立人在野外可能会有危险,这对现代猎人或探险者也会带来安全风险,他们也不能被封禁,但也不能没人照顾就把他们放进现代社会里自生自灭。

我们最了解的古代人还要数尼安德特人,但是把尼安德特小孩带到幼儿园去会不会有正常效果呢?这个问题很难说。一方面是因为尼安德特人遗留在现代人类身上的DNA比一般人认为的要多,虽然不是个体身上拥有大量尼安德特人DNA,但这些零零碎碎的数量加起来也有40%的尼安德特人基因组。

[-]

这些基因段让我们觉得尼安德特人好像和现代人是基本一样的了。但据科学家研究,我们跟他们真的是不一样的物种,能力也不一样。而能力上的区别也存在很多争议,问题的关键点还在于尼安德特人有什么能力上。虽然他们有说话的基因,但可能校准方式跟现代人类的不一样。而且这条基因可能会在现代人身上从简单的解决问题转化为心理活动。如果让尼安德特人儿童现代人的学校上学,他们可能会感觉疑惑、迷失,最终学不下去。

另一方面,有证据显示尼安德特人这个物种在人类学会航海之前就已经出海了,利用的是骨头做的工具。有科学家认为,说尼安德特人落后于现代人的人都是出于“人类是最高等生物”的优越感做的臆断。现在较为让人接受的说法是模棱两可的,就是说我们既不能证明也不能排除他们的认知跟我们是平等甚至优于我们,但是他们在生理和认知都足够接近我们,他们成功与其他物种□□并把DNA遗传给了我们。从这一点来看,他们似乎应该尽可能地融入我们的学校、融入社会。如果要从早期祖先中选一种成为“主力军”,非他们莫属。

本文译自 io9,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