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3 , 10:00

移动网页浏览为何如此招人恨

我痛恨在手机上开网页。

当然,我每时每刻都这么做——我们都这么做。只要看看The Verge的统计,我们的手机流量比去年增加了70%,而桌面流量只增加了11%。这个趋势不会回头了;手机实在太方便了,召唤我们浪费越来越多的时间凝视它们越变越大的屏幕。

[-]

但伙计,手机上的网页浏览器糟透了。它们是恶劣用户体验和不良性能的亵渎,而且在总体上是对开创了现代技术革命的开放互联网的藐视。我的iPhone 6大上的移动Safari是个又慢、bug又多的崩货,狼吞虎咽手机那1GB可怜的内存,从横屏到竖屏切换都会情绪崩溃。我的各种Android设备上的Chrome则时时感觉完全劣势,一只大城市里迷路的乡下老鼠,等着被第一个带重定向循环的广告抢劫。

移动浏览器的总体状态是如此之差以致于技术公司们已经说服媒体公司发布到设计成在手机上性能更好的替代平台上。苹果不允许任何人写一个新的iPhone浏览器引擎,所以Facebook的Instant Articles其实只是Facebook建立一整个新的内容渲染系统尝试回避这一限制——Facebook主要声称的Instant Articles的动机就是试图减少移动网页平均8秒的加载时间。你会注意到Facebook没有为桌面构建一个App,或者尝试在桌面推出Instant Articles;当浏览器实际管用时,web挺好用的。

Apple News和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是对开放web革命的悲催驳斥

类似地,Apple News让你跳过苹果自己的浏览器直接在iPhone上发布,这感觉上略疯癫。但这里有一些兴奋点在:我刚刚读了Ben Thompson雄文,解释针对小型内容发布者的广告市场如何残暴地导致加载不良的膨胀网页。这篇文章本身是应对John Gruber说的苹果新的Safari内容屏蔽系统允许用户屏蔽影响性能的Javascript会导致出版界震动。是的,大多数商业网页充斥着极端复杂的广告技术,但这是一个双面争论:我们应该期望浏览器厂商们考虑web的现状并迫使它们的浏览器性能更好,我们同样也应该期望网页开发者们考虑浏览器性能并作点瘦身。但现在,该对话看上去是单行道。

[-]

而这就是麻烦。摆在一起,Apple News和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是对开放web革命的可能最悲催的驳斥:它们是完全在巨型公司控制下的不兼容的专有发布系统,两者没有一个特别理解出版或媒体。今年早些时候,我把Facebook比作新AOL;AOL企图把时代华纳的媒体内容带进它的app,然后被web妥妥的海扁了,Instant Articles就是出自同样的本能。苹果和Facebook在背朝web建造web的替代品,以及随之而来的HTML和CSS以及花了20年竞争性开发才达成的每一点一滴web创新的替代品。

用苹果和Facebook完全不同的工具集你怎么做得出FanboysSnowfallWhat is Code(The Verge、纽时、彭博的新媒体项目)?你怎么更好地集成视频?你怎样构建新的交互式应用?当你被捆绑在别人的平台上时,你怎么创建新的广告类型来回应浏览者抱怨并吸引它们?如果你的工作活在多个不同的围墙花园里你怎么能快速发布爆炸新闻并更新它?如果你只是为了发布就不得不耗费技术努力你还怎么能在媒体上创新?

如果你只是为了发布就不得不耗费技术努力你还怎么能在媒体上创新?

你可能在想我夸张了,但Facebook在5月13日大张旗鼓地发布了头五个Instant Articles,在6月9日发布了另一个,然后上星期再一个。这是两个月中的7篇文章,而煎蛋每天发30篇上下。这看着容易做着难,而最终所有那些工程时间全被花在试图在一个屏幕上显示文字和视频,就像web已经做了多年那样。Web的整个要点就是民主化和简化发布,使用任何人可以在其上构建的标准工具,而且几十年来它都一直是个肆虐的、巨大颠覆性的成功。但iPhone统治性的移动web市场份额和翔一样的性能两者郁闷的组合意味着我们等于是把这个进步全丢了。

@reckless 2011年中型号。就算是可怜的2GB内存,它也玩得转safari + tweetbot + messages木有任何问题

— NikFinn (@NikFinn) July 15, 2015

说真的,iPone 6大有着单核1618多核2900的Geekbench跑分,这意味着它跟2012年的11寸MacBook Air差不多一样性能。我不知道你怎样,但我有得选的话,我宁可用2012版MacBook Air开网页而不是iPhone。我大多时间使用手机的唯一理由是大多数时候它更方便。但除此以外,根本就不构成竞争;MacBook上的Safari在渲染网页上就是比差不多计算能力的iPhone要好。

@reckless 我的是2011年中11寸,我发现它对于上网本够体面了(开了8、9个tab还没卡,我觉得)

— Colin Szechy (@ColinSzechy) July 15, 2015

你还可以回溯更多:我从架子上取下了我的2007年古代MacBook Pro(Geekbench:1200/2100),除了安装2010年版的OS X 10.6.3能跑的最新版Chrome以外什么改变都没动,然后总体网页加载时间和感知速度还是比我的iPhone快。你可以深究处理器架构的差别,以及MacBook的3GB内存对iPhone的1GB来把事情说圆了,但是拜托:这台电脑是跟初代iPhone一起出来的。它就比超载鸡小一岁。它有一块咳嗽个不停的硬盘,和一个响得能发射火箭的风扇。

这可真难看。


让我们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这个月底Windows 10就出来了,微软在搞一个巨大的运动要免费发放它给跑旧版Windows的人。这对微软是史无前例的,它一般是卖软件赚钱,但这家公司承受损失以便迅速扩张Windows 10的安装基础。为什么?因为Windows 10 app跑在不同的设备上,包括手机,而微软正希望开发者们会聚集到Windows 10桌面app的巨大新市场上,从而把成吨的新app带到Windows手机上。

这几乎肯定会失败。
[-]

App在手机上很重要是因为网页体验太悲催了

什么样的开发者会怀着微软会整明白手机的黯淡希望,花时间写一个Windows PC专有app,而不是直接写一个很好的网页app同时照顾到Windows和Mac用户?什么样的疯子会有勇气安装比如说美航的app到他们Windows PC上去?Web一开始会存在就是PC上的烂软件创造了机遇,正像是移动web糟糕的性能创造了移动app市场。和这个真相抗争的第一个人是老乔,他在开放iPhone平台原生app开发前,曾企图把iPhone开发者推向网页app;Gruber直言不讳老乔这一策略为“夹翔三明治”

App在桌面上几乎无关紧要是因为web体验已近乎完美,而app在手机上至关重要是因为网页体验太悲催了。Windows 10看上去好像是微软的向前一大步,但它不会能够填补这个差距,我不确定任何东西能。


现在我正好在一家媒体公司工作,而且我正好在运营一家能膨胀变慢的网站。这有一些是我们的责任:The Verge是超复杂的,我们有巨大的图片,我们从自己直营的和不同的联盟网络投放广告。我们的视频播放器及其恼人。(我发誓一个更好的就要上线了,这次是真的)我们能做很多事情使我们的网站加载更快,而且我们正在这样做。我们也是Apple News的首发合作伙伴,而且最终会交付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我们不得不做所有这些事情;破碎的移动web现实是我们生活其中的现实。

如果苹果在Safari的web平台上收油门的话,我希望他们在iOS上允许别的浏览器,让别人we can we up

— Jake Archibald (@jaffathecake) June 22, 2015

但我们没法修复移动版Safari的性能。苹果完全禁止其他公司为iPhone开发替代的网页渲染引擎,所以就没有更好性能的竞争,没有使苹果加大Safari开发力度的激励。在很多方面,Safari是新的IE。Android上的事情轻度地更为开放,但并不很多——反正Google把Mozilla催眠在某种基金会拨款和搜索营收的恍惚里,所以并不清楚竞争会来自哪里。

这就是导致停滞的配方,而停滞就是我们现在所有的。它正在导致苹果和Facebook之类重量选手在他们的围墙花园里建立web的拷贝代用品,而我们真正需要的却是一个更强大、更健壮的web。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