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20 , 11:00
16

成瘾不是病,是习惯

一些权威机构的观点(例如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的Nora Volkow博士)认为,成瘾是“一种大脑疾病,因为药物改变了大脑……这种转变可以持续长久,且可以导致许多有害的(经常是自我毁灭性的)行为。”

[-]

然而《欲望的生物学:为什么成瘾不是病》一书的作者Marc Lewis博士则有不同的观点,他说道:“大脑若非高度可变,就成了废物。”这句话看上去是如此简单,以至于并不让人觉得和“成瘾是一种长期反复发作的大脑疾病”这个被人广泛接受的概念有什么联系,遑论刺破后者的逻辑漏洞了。然而,这正是许多备受尊敬的科学家无法认同现有的成瘾定义和分类的原因,也是他们论据的本质。

他们认为,那些神经科学家们似乎漏掉了这个要点。他们仅仅将人们抓来进行脑部扫描,当发现在摄入大量可卡因或酒精之后大脑产生变化时,就断言“大脑改变了!”。尽管这也没错,但这并不足以证明这些成瘾者的大脑“生病”了。我们对“疾病”的定义界限过于武断,它应该更多地取决于社会价值和道德,而非仅按照逻辑、科学或者其他理性上的准则。

当然了,Lewis跟他的同行一样,承认药物滥用会对大脑产生不小的影响,尤其是负责判断和决策的额前区、与学习习惯相关的背侧纹状体。但这些改变并不像那些权威机构所宣称的那样,永久且不可逆。他的论据主要在于“神经可塑性”——即大脑通过形成新的神经通路来适应新的行为。而那些认为大脑的结构形态会稳固下来的观点兼职荒谬可笑,这在现代科学中已经说不通。

Lewis认为,对于成瘾者而言,将成瘾定义为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是有害的。Volkow则相反,他认为这种定义可以将羞愧、耻辱以及指责从成瘾者身上移除出去。但前者认为,后者会带来宿命论感——“我有病,能怎么办呢?去治呗,治不好的话我也没办法啊,因为我有病。”而许多进行药物成瘾治疗的工作者都见识到了自律、反省、自主是击败成瘾的唯一途径,Lewis对此深有体会。

不过,这是颇具争议的一点。因为人们通常认为,承认自己的软弱是击败自己坏习惯的第一步——这美国90%的成瘾治疗机构所采用的“12步法”中的第一步。

[-]

Lewis在书中引用了一个研究。该研究发现,对于可卡因、海洛因、酒精的使用者而言,6个月到1年的节制便可使灰质体积恢复到健康基线水平。这是很合理的,节制需要人们不断进行认知努力,而这种认知努力会促使神经键的生成。而更令人吃惊的是,新生长的区域并不完全符合旧消亡的区域——这说明恢复中的成瘾者不仅能够重新获得自控能力,而且会发展出新的自控策略。

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成瘾的治疗方式,其最有效的工具是认知和激励(如自主、洞见、毅力、自我原谅等),而没有任何“疾病”可以通过这些过程治愈。疾病是通过医学手段进行干预治疗的(如药物、手术等),但这对成瘾并不管用。

那么假如成瘾不是疾病,它又是什么呢?很简单,它是习惯——是强大的、具有破坏性甚至毁灭性的、难以打破的习惯。但只要有正确的帮助和强烈的自主意愿,它就会被战胜。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0)

TOTAL COMMENTS: 16+1

  1. 2869957

    感觉 菊花又开始痛了。

  2. 2869958

    和大麻咖啡酒精尼古丁毒品说去吧

  3. 梨花树
    @3 years ago
    2869968

    我想试试

  4. 2869974

    其实强迫症也是习惯,洁癖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5. 恋歌
    @3 years ago
    2869975

    掉節操就好了

  6. 昆卡
    @3 years ago
    2869977

    那些强制断毒而痛苦的自残的人,仅仅是因为”不习惯”,说得过去?

  7. 哈佛教授
    @3 years ago
    2869979

    原来麒麟臂都是习惯造成的,只要明白了背后的科学道理就可以拥有2条麒麟臂。。。

  8. 2870013

    还是不要引入这样似是而非的理论了,有那么一小撮的人因为这个理论而去尝试都是悲剧

  9. 大轱辘鸡
    @3 years ago
    2870171

    多谢荐书

  10. 疾风追雪
    @3 years ago
    2870207

    有段时间,我特别喜欢喝冰沙。
    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几乎每周,都要开我的二轮车,从竞秀开到青年路,到同一个店里,去吃一份冰沙。
    夜晚的风凉凉的,比起炽热的白天,多了几分温和。行驶在寂静的街道,伴随着昏暗的路灯和漆黑的道路,我的心情也变得平静下来。
    这样,就到了那家店。由于经常去,早已跟店员变得熟悉。
    “还是老样子?”店员问。
    我轻轻点点头,然后找位置坐下。
    很快,一大份冰沙就端上来了。虽然在路上,脑海中想的全是美味的冰沙,可真正端到眼前的时候,心里却开始有了些许厌倦。
    难道之前我期待的,就是这个吗?那些被机器打碎的冰,混合着糖浆果汁和说不上来的某些香料,上面再覆盖一层奶油的一杯混合物,就是我为此,从竞秀公园骑车骑到青年路的原因吗?
    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周周去那家店,在同样一个晚间时段,喝同样的一份冰沙。
    后来,直到某天,我突然明白了。
    驱使我前去的,并不是对冰沙的渴望,而是我的孤独。
    此后,那家店再没有去过。

  11. 疾风追雪
    @3 years ago
    2870319

    @mirleller: 我想说的是,有些时候,我们沉迷于某些事物,也许,并不在于事物本身。
    而是,除此之外,我们已经无事可做。
    我此刻就有这种悲哀。
    刷煎蛋也是如此。虽然感觉有趣的内容越来越少,深井冰人越来越多。
    可是,还是每天看看。。。。

  12. LowFoot
    @3 years ago
    2870329

    @昆卡: 你指的那种叫戒断症状,俗话叫体瘾,真正难戒的是心瘾,其实也就是习惯。很多东西的成瘾都没有戒断症状,但照样难戒,例如吸烟上网等。就好像以面为主食的人你叫他天天吃饭不能吃面的那种感觉。只不过吸烟上网类称之为“成瘾”,面食类称之为“习惯”,其实本质都是一样

  13. Constantine
    @3 years ago
    2870729

    @昆卡: 不是说了吗,那是因为自控能力差,意志力和认知能力薄弱

  14. 64843艾特
    @3 years ago
    2871012

    怎么没说尼古丁。。。。。。我想知道这个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