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17 , 08:30

如何从起床困难户变成一只早鸟

[-]

我起不了床的问题始于17年前。我希望可以用一种不会让我听上去没安全感和敏感到超出所有想象的方式来向你解释这一切,但是我不能。当我尝试这么做时,写出来的是焦虑满满的三千字,而且这还不是我真正想要写的。所以,我就只是给你一些事实:

■ 17年前,我还在读高三,而且刚刚拿到我的第一辆车

■ 教练吉姆教我早上8点的美国历史大学先修课

■ 有一天我醒太晚上课迟到了

■ 教练发了火,在大家面前讽刺我。我开始哭起来,而且是那种拼命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样子在哭

■ 在此之后,每天早上都是一次同不愿起床的战斗

■ 大多数时候,我输了

■ 结果那个学期我缺课37天。迟到或缺课需要一张字条,但是我不想伪造父上的签名(虽然我做过几次)。那37天中的大部分都花在躲在学校楼梯下面,试图赶上错过的功课,想象着每个人都恨我

■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是我的男票(对他我是认真的,而且最终扯证了,今年我们就十五周年了)

■ 我从幼儿园起一直是全A学霸,结果现在除了一门课全都挂了

■ 从此以后我一直要挣扎着才能醒来

我讨厌讲这个故事。回想起自己是那个因为迟到被老师吼而在楼梯下躲了37天的女孩很难。(这也是为什么面本会让我紧张;我怕那些人还会想我是那个躲在楼梯下的妹子。)但我告诉你这个故事的要点是:

如果我能开始每天一早醒来,任何人都可以。

今天是我在早上7点(对我来说是早的)醒来的第17天。我是这样做到的:

第一,我意识到起床是不是真正的问题。

一个多月前,我告诉我的朋友布鲁克起床怎么会对我来说是一个不断的挣扎。(我们在播客上录下了我们的谈话。)事后我也没有再太多去想它。

几个星期后,我与父上谈了此事,他提到这听上去像是我可能有抑郁症。由于我没有哭,也没有每天计划着去死,我并没有想过贴这种标签。这使我开始思考。

每天晚上我都睡10小时以上,而我还是累。 (我一直这样做了17年。)我从来都不想起来开始新的一天。我避免出门,我避免去见朋友(我更喜欢称之为“我是个内向的人”)。我跳过正餐(我白天通常只吃零食,直到晚上约翰给我们做晚餐)。我不想做涉及物理运动的任何事情。

所以……抑郁症?可能。随着这个启示,我做了我总是会做的——我去搜索一本相关的书。我读了很多本这种书(改变了我的一切的是这本——强烈推荐,不光是对抑郁症患者),我开始在我的生活中作出改变。

这并不意味着如果你希望能够在早晨醒来,你就必须要与抑郁症或精神疾病作抗争。它也不意味着在早上醒来能解决抑郁症问题(甚至任何书本能解决抑郁症问题)。

它真正的意思是:通常,问题不是问题,而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的症状。我们需要问自己:问题真正是什么?是在早晨醒来,还是别的什么?我们该如何首先处理它?

第二,我做了连续5天的承诺。

我并不是因为决定早就就开始早起了。我开始是承诺在一个夏令营帮忙一周。该营地每天早上9点开始,我必须在8:45到那里。(很多人的工作都提供这种结构,但因为我是自由职业,我没有。)

当夏令营的一周结束时,要我自己起床还是不容易。所以我对我的早鸟朋友做了又一个星期的承诺,在图书馆或海滩或博物馆见他们。

两周后,我再也不需要承诺了。我很容易地自己就能起床,甚至在我的闹钟响起前。

第三,我把我的手机瘾变成好事。

在早晨醒来有两个问题。首先是当你昏昏沉沉、充满对世界的仇恨 (我平时的早晨状态)时记得你想要做到这一点,第二是保持清醒。

要解决这两个问题,我决定用我的iPhone做一件它擅长的事情——把我的注意力从我的感受上分心,把我吸进超链接深渊。

早上7点,我拍下再睡一呼呼按钮,但不是用它来多睡一会(这只会使我更困倦),我用它作为一个计时器,告诉我查看App时间结束了。(当你打算早起时只有一件事比晚睡觉更糟糕,那就是用光你所有的清醒时间淹没在状态更新里。)

第四,我做了太阳最好的朋友。

我的9分钟App检查完成后,我杀掉App并正式下床。但我不马上去淋浴。相反我披上长袍,到外面去写作。

在早晨获取半个小时阳光是把我的生物钟从夜猫调整到早鸟所需的全部差别。这也让我更快乐,给我更多精力,而我所要做的就是走到门外。

第五,我使早晨变得有乐趣。

我决定起得够早以便有时间实现我梦想中的早晨。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有时间来阅读和写作和吃早饭……在所有其他人起床之前。

幸运的是,我不必开车去上班,我家的每个人都喜欢晚睡,所以早上7点早足以让我使这些事情发生。

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我会在早晨日常里包括运动,但我还没有得到开始运动的启示。一件件事情来。我目前的目标是始终如一地醒来,使得早晨有乐趣让我保持天天都这样做。

第六,拥抱早睡拒绝打盹

我想早睡会是最困难的部分,但一旦我开始每天早上7点醒来,它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事实上享受能够在10点说:“大家,我要去呼呼了!”然后读一个小时书就入睡。真正困难的部分是避免打盹。

在第一个星期,我的身体渴望小睡。起初,我屈服于这种渴望。我被完全占据,除了在下午2:30打盹,我无法想象做别的。但是,当我这样做了,到晚上我一点都不困,熬到我平时的早上1点或2点,这导致了第二天纯粹邪恶的眼神射向我的闹钟.

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旦我渴望要打盹的时候,我开始出去到阳光里走,我也喝一杯水。如果那没有用,就给什么人打个电话。在第一周结束时,我没有更多的午睡渴望了。

第七,是的,我甚至在周末早起。

我认为这会是困难的,但到第17天,它变成了最好的部分。我的周末像是一个敞开的平原,我像一只羚羊,在田里扑腾。或类似的比喻。

周末清晨已经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现在能在玉米棒卖完前去农贸市场, 这是一件事。另一个原因是,我不用星期一早上醒来时后悔我花掉了我的整个周末穿着睡衣呆在沙发上的事实。

第八,我很慢………很………慢地做出这些改变。

第一个星期,我唯一所做的就是在早上7点起床到外面去。甚至穿着浴袍。而且没有午睡。

第二个星期,我增加立刻醒来而不是让自己多呼呼一会儿。

现在是第三个星期,而我正在处理一件和早晨起床完全不相关的事情,我脑抽的习惯。 (脑抽就是你一遍一遍又一遍在你的心中思考某件东西。我这么做得很多。)

当我发现我自己脑抽,我就做些什么让自己分心,比如看书或看电影。我让自己一天脑抽一次,在早晨,在我的日记里。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什么事都不用担心。或者至少这是我在努力的目标。

我还是不在早上一起来就穿好衣服。大部分时间我还是直到中午才洗澡。但我另一天,另一个星期再解决这些。现在,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对我来说这足够就是胜利。

作为早鸟我快乐多了

而且这不是因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或任何类似的东西。这是因为晚睡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触发器,让我觉得我自己不好。它有各种负面情绪连接到它上面,拖累剩下的一整天。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时,我醒过来跳下床,准备开始新的一天。通过早起,我越来越接近那个小女孩。因为这几乎就是我成年生活的目标,我接受它。

本文译自 Medium,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2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