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16 , 20:15

当伴侣患有抑郁症怎么破?

[-]

恋爱中伴侣其中一方(或双方) 患有抑郁症对这段关系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抑郁症会让你觉得伴侣遥不可及,而他们可能觉得自己是个负担或把自己封闭起来。以上所有都不代表你们的关系是个问题,你们可以共同解决,那怎么做呢?

正如我以前所讨论的,我与抑郁症搏斗多年。这并没有阻止我尝试拥有关系,但它对每个人影响不同。重要的是要记住,抑郁症如何体现不但因人而异,也因每段关系而异。我们可以给你提示和建议,但只有你和你的伴侣可以决定你们的界限、妥协,和你们能处理什么。

好消息是,这不是毫无希望的。一个郁闷的伴侣可能导致关系中的压力,但家人死亡、金钱问题、对《萤火虫》评价不一致也一样会导致压力。抑郁症不是伴侣们会遇到的第一个问题,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像任何其他问题一样,你们可以一起寻求治疗,并致力解决问题。这里就有一些方法来做到这些。

不要把抑郁症状当成针对你

[-]

抑郁症的关键症状之一是自发的对现实的偏差感。一切都感觉比实际差,有时候光是早上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就已经不堪重负。当一个抑郁的人身处于一段关系中时,这种沮丧会一直延续到出门约会、滚床单、甚至进行基本对话这些事情上。如果你的伴侣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这些两人关系中基本要素的兴趣,会很伤人。而他们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的原因,很可能跟你绝对无关。

问题的部分原因是,抑郁症的大多数症状与健康、成功的关系的特点是直接矛盾的。如果你们的关系很好,你们应该都是积极的!你们应该尝试新的东西!你们应该与其他人有活跃的社交生活!你们应该定期滚床单!极少有关系指导会说,一个成功的关系应该是你的伴侣下班回家、几乎一言不发、看四个小时剧,然后倒头睡上十个小时。在其他伴侣们看来是警告标志的,是你们的正常日常。

这些东西可能是警告标志,但他们不一定与你有关。如果你的伴侣断了一条腿,他们未必能够同样经常地出门约会或滚床单,但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原因。而抑郁症的问题是隐藏的,因为没有什么明显的东西可以归责,你更容易假定问题就在于你。而当你看到你抑郁的伴侣在他人面前行为又不一样时,这只会变得更糟。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对事不对人很难。更难的是,不去胡思乱想是不是你做了某事而导致你心爱的人抑郁。当你抑郁时,你觉得自己彻头彻尾的无能,而且在了解你真正是什么样的人的亲人身边时,这还会难上十倍;与陌生人相处对他们有时会更容易:他们可以做秀。他们可以在一忽忽的短时间内假装他们不郁闷。目睹这种事情会真正伤人,你有时会寻思,抑郁症会不会就是你造成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爱的人在你身边行为抑郁,这是一个好兆头——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这意味着他们足够爱你和信任你以致和你分享病情 。有时候他们会试图掩盖——有时他们会把你排斥开。唯一要做事情只是在一起。

即使是在一段健康的关系里,你也无法让别人的情感健康成为你的责任。抑郁症会剥夺伴侣的性欲,使他们看上去对你谈论的事情了无兴趣,或者使他们通常喜欢的事情不再有乐趣。这些肯定是需要被处理的问题。然而,同样很重要的是要明白,患有抑郁症和在你们的关系中不快乐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只要你的伴侣说,你不是他表现出不愉快的原因,那就听信他的话,并尝试一起解决其他问题。

制定一个共同解决抑郁症的计划

你应避免将伴侣的抑郁症状看作是针对你,但你不应该忽略他们。抑郁症削弱对方浪漫意愿的事实并不会使你在感到被忽视时受伤更少。如果你的伴侣生病或受伤,你不会因此怨恨他们,你会帮助他们获得治疗。抑郁症并无二致。

支持与有爱的关系对患有抑郁症的人其实可以带来巨大的好处。但是,只当你们俩都一起努力来建设性地处理它时才有效。这包括理解你的伴侣,但它也意味着采取切合实际的步骤来处理潜在问题。美国焦虑和抑郁协会建议以不同方式来做到这一点(对抑郁病症进行自我教育、鼓励他们坚持目标、跟踪进度),但帮助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一同参加治疗

精神卫生专业人员越来越多地推荐以伴侣和家庭为基础的治疗方案。在一种方法中,精神健康专业人士招募伴侣中一方为共同治疗师。经过培训,该伴侣可以帮助患者做治疗师布置的功课。这可以涉及陪伴患者进入引发焦虑的场合,用焦虑降低技能鼓励他们留在那里。

即使你不一起去治疗(或根本不去),一起找到一个治疗师,以及协助你伴侣的治疗可以使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为你自己设定时间表和目标,以便你知道你在朝着什么地方努力。可能不会有一个明确的治疗“终点”,但理想情况是你会朝一个你们双方都能接受的可持续方案努力。

同样重要的是在这个阶段不要强行治疗你的伴侣。你可以帮助和支持,但你不能强迫你的伴侣做任何事情。如果他们一定要放弃治疗,那么你可以重新评估能否继续支持他,或者继续保持这段关系,但他们需要自己决定何时以及如何取得帮助。

给对方出现坏日子的空间

[-]

寻求抑郁症治疗这件事情:它就是个麻烦。就像“教猫用手指作画”一样麻烦。你可以到位所有的计划和日记和目标,并完美地坚持他们。不过,当你身患抑郁症,有些日子里你会醒过来,感到绝望,苛责自己感到绝望,援引经过所有这些艰巨努力后你仍然感到绝望这一事实作为此事无望的证明,卷曲成一个球状,呆在那里直到你睡着。这些事情会发生的。

当然,如果你的约会对象正在与抑郁斗争,你不会见到这个内部对话。你看到的一切是有人坐在沙发上,整天躺在床上,或者不回你的微信。在这种时候人们很容易会推动他们“回到正轨”,或对他们的“复发”沮丧。一般来说这可以,但也必须认识到,坏日子是会发生的。事实上,一个糟糕的一天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

作家和心理治疗师丽塔·德马里亚博士解释说,你的爱与支持是有帮助的,但它不是一个治愈药剂

你的配偶需要你的爱、支持和关心。但是,这些重要的素质都不能扭转抑郁,就像用它们控制血糖、缓解关节炎疼痛、或清除动脉阻塞的疗效一样。正如你不会单纯依靠爱情治愈医学病症——或者因为没有疗效就累觉不爱——不要指望你的感情或关注就能改变你配偶失衡的大脑化学物质。用你的爱来得到帮助并提醒你的伴侣,他或她的内在值得这段充满挑战的时期。

从身为抑郁患者和为配偶担当支持角色都经历过的个人经验说起,这既极其重要,又很困难。抑郁症的本质在于它覆盖你正常的、预期的情绪功能。开心的事情不能让你开心,令人兴奋的事情不会让你兴奋。这就是问题。然而,当你心情不好(或没有心情)时,有一个人在那里接受你,不会因为你们两人都知道会发生的事情而谴责你,这可能意味着恢复和重新陷入旧习惯之间的差异。

确定你们各自能处理的事情并坚持下去

[-]

支持配偶度过艰难时期总会压力山大,这是没法回避的。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值得,但它可能危及你自己健康。如果你已经不堪重负,你就无法帮助你的伴侣。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助我们所爱的人这想法是很浪漫,但这种心态可能会搭上你自己的心理健康轰然倒下。当你帮助你的伴侣时,你能和不能提供什么,一定要给自己一些明确的界限。

这并不仅仅意味着设定一个预期承受多少就分手的想法(尽管可以这样做)。更有建设性地,你应该确定你需要什么才会快乐、健康,并且能够继续支持你自己和你的伴侣。这可能包括为自己的爱好挤出时间,找时间独处,或与其他人社交。如非营利性精神卫生组织“帮助指南”(Help Guide)建议,这也包括拒绝成为你伴侣的治疗师:

设定一些界限。当然你想要帮助,但你只能做这么多。如果你让你的生活被你所爱的人的抑郁控制,你自己的健康会受影响。你不可能日以继夜地照料而不付出心理代价。为了避免倦怠和怨恨,设置你愿意和能够做到什么的明确界限。你不是你爱的人的治疗师,所以不要去承担这个责任。

你可以帮助提醒你的伴侣吃药或写日记,但这并不使之成为你的责任。你可以鼓励他们去治疗,但从某一刻起他们也需要能够照顾自己。这是你需要强制执行的一件事,不是因为你想变得冷酷或残忍,而是因为他们的整个恢复也关系到你自己,你会消耗殆尽,然后你们俩个都会很悲惨。你可以是一个深情的伴侣,但如果你们不同等地支持对方(或至少做到接近同等),就会滋生怨恨。

这也包括让你的伴侣知道你何时不开心。当你的伴侣抑郁时,会很容易害怕提到你自己的心事。情绪已经是容易发作的了,但如果你害怕告诉你的伴侣“你让我失望了”或者提起一些使你生气或难过的事情会引发抑郁发作,你可能更容易会封存自己的问题。虽然放过一些小事情可能有帮助,当你对一个持续的模式不快时你也需要能够说出来。

本文译自 lifehacker,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JTG
3.8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