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14 , 13:00

当进食障碍患者遭遇斋月:一位□□少女的禁食体验

# 鸡笃 投递译稿

[-]
斋月差不多要结束了,按照□□的传统,从一天的日出一直到日落都是禁食时段,而且这种情形要持续一个月。

连续18小时不吃不喝可不是一件易事,对于进食障碍患者者来说这更是一项艰巨挑战。

19岁的Amina Clayton现居住于伯明翰,16岁时她因为沉迷于健身无法吃下任何东西,被诊断为进食障碍患者(同时具有暴食和厌食这两种迥然不同的征状),眼下她正处于病情的康复期。

当提及她自己过去的斋月经历时,她只觉得痛苦万分。

“斋月里最让人痛苦的东西就是那些食物”,她说,“白天的禁食对我来说其实还好,但是一到晚上,当我们一家人在憋了18个小时后要开斋时,最艰难的部分就来了,这时我们开始暴饮暴食”。

Amina觉得问题正在于他们只有在很晚或者第二天很早的时候才可以吃饭,“你要在这五六个小时里把东西吃够,身体才能撑过第二天的斋戒,当然说是暴饮暴食也不够准确,毕竟再怎么说你也得把肚子吃饱了才能有力气继续禁食啊。”

她认为要是谁的身体有健康问题,他就应该停止斋月禁食,因为这样对他的身体更不好。“去年我就没有禁食,这个决定对当时的我来说很艰难,因为我很看重我的信仰,但那时我正处于进食障碍疗程的康复期,但终归来说还是身体要紧啊。”

困难

[-]
人们多以甜食和海枣开斋

Amina还特别提到斋月里有一个晚上特别难熬,那晚他们全家正要准备开斋,“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放开肚皮开开心心的就吃了个饱,但是之后我脑子里就都是美食的影子挥之不去,这对于一个斋戒之人来说是很丢脸很有罪恶感的好吗。”

“我对脑海里的那些美食歹念进行了一番艰苦卓越的抗争才让我自己重新觉得反胃恶心起来。”

Amina撑到最后只好向她母亲诉苦,并且联系到一位名叫Usman Mahmood的□□医生以寻求帮助。

Usman是伯明翰中央清真寺的一名阿訇,他给出了这番建议:“不管你拜的是什么东西,当跟你的健康相违背时,你也最好就别拜了。”他还说,不禁食也并不是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你还可以偿付费底耶(□□的一种罚赎补偿)啊,去请一名穷人吃一个月饭就好了。”

关于进食障碍

超过725000名英国男女饱受进食障碍之苦。

厌食、暴食、易饥是主要征状。

但是约4到6成的临床案例并不完全符合上述征状。

厌食与自我绝食有关,而暴食常同时伴随着疯狂进食和催呕。

治疗方式包括药物疗法和心理疗法。

数据表明绝大多数患者都可被治愈。

社会压力

Beat是一个以进食障碍患者患者为主要成员的慈善组织,组织声称有很多人对于斋月等宗教节日感到不适,组织成员Lorna Garner 说,“美食一直是各种节日庆典的中心要素,所以即便是圣诞节对于很多进食障碍患者来说也算是一种痛苦体验。”“进食障碍患者因为自身的不适而得以豁免于斋戒,对于这种情况去寻求宗教咨询是很有必要的,而家人也应该鼓励患者寻求合适自己的方式来履行宗教义务,好比说去做慈善。”

被诊断出厌食症的Maha Khan开通了一个名为“伊斯兰与进食障碍患者“的博客,以提升这□□社区对这一群体的关注。她告诉BBC她在斋月时收到了不少人的关心,“即便是对于进食障碍患者来说,禁食也仍是□□生活中相当核心的一部分,尤其是当大家要在晚上一起聚餐的时候,因为这时进食障碍患者要承受来自于社交人际的压力。”

Amina也再次强调自己的观点,“宗教不应该阻止病人康复,宗教就是应该包治百病才对。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搞懂,不禁食并不会让我成为一个坏人,相反的我现在感觉好得很。我只是为自己的身心健康作出了选择而已。”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