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11 , 21:11

水泥从林:郊狼、美洲狮和其他野生动物回归城市

[-]

这个春天,有好几次有人目击到在纽约市从曼哈顿到皇后区的街头有郊狼游荡,消息上了全国头条

[-]
康涅狄格州斯坦福一居民看到一只郊狼追逐她的混种牧羊犬。她只有几秒钟时间在狗身后关上门。Credit Karen Hart

近年来,数量多到几代人没见过的一大波激萌野生物种已经回到了美国城市,郊狼只是其中最有名的而已。然而,在许多地区的官方回应充其量是毫无组织的,而人们的反应也不一。现在是时候我们要接受这个状况:这些动物们来了就留下不走了,我们要制定针对城市野生动物的新措施。

多数美国大城市占据着曾经是丰富生态系统的地点。纽约和波士顿俯瞰着生机勃勃的河口;旧金山和西雅图邻接广阔的入海口;而芝加哥的大部分、新奥尔良和华盛顿特区坐落在从前的湿地上。甚至连拉斯维加斯也绵延穿过一个罕见的沙漠山谷,来自附近春岭的自流含水层的淡水可靠地支持着那里的生命。所有这些地方都曾吸引着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

在十八或十九世纪大多数美国城市的发展初期,很多地区人口日益增加时,那些有魅力的本地物种尚能常见。然后由于众多原因,从过度捕猎到污染,这些生物消失了。

到二十世纪初,全国大都市的动物群已经减少到只剩五花八门的外来啮齿动物和鸟类,成群的流浪狗,以及城市环境中最可怕的顶级掠食者家猫,恐吓着剩余的本土鸣禽。

大动物的归来

野生动物开始重返美国城市的具体时间不可能指出一个精确的日期,但迪斯尼在1942年发行的《小鹿斑比》是一个良好的起点。
这是不可能的指向一个确切的日期,但迪士尼的小鹿斑比的发布,于1942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在小鹿斑比看来,人类是粗心的纵火犯和嗜血的掠食者,把森林大地的小动物们强赶进“森林深处。” 然而讽刺的是,这部电影的成功却为发达地区的鹿□□炸铺平了道路。

二战结束后,部分由于对野生动物态度的改变,作为美国人消遣的狩猎减少了。与此同时,郊区蔓延到农村。在几个东北部和大西洋中部各州几乎已经消失的鹿在高尔夫球场、棒球场和前院里开始繁殖。

[-]
曾经是在森林以外罕见的景象,鹿已经广泛扩散并以其丰度改变了生态系统 Don DeBold/flickr, CC BY

从60年代开始,新的法律试图恢复濒危物种,许多州削减了掠食动物控制计划。新的自然保护区也提供了空间,让野生动物种群有可能在其间恢复,并从那里扩散到附近的城市中。

[-]
错误命名为渔猫——但它既不抓鱼也不是猫(National Park Service)

结果是立竿见影没错的。狐狸、臭鼬、浣熊和负鼠变成了美国城市户口无处不在。很多猛禽也一样,比如游隼,奇客鸟迷和落地大窗前的CEO们都对他们的空中杂技和喜爱在摩天大楼上筑巢激动不已。

到了90年代,较大的哺乳动物开始在阴影中出现。郊狼、山猫和黑熊在离最近的丛林好几英里的地方出现,山狮在城乡结合部横行。

这还没完。短吻鳄从濒临灭绝缓过气来,填满了从迈阿密到孟菲斯的小溪和池塘。水生哺乳动物像海狸和海狮在城市水域上演了盛大的复出。渔貂,这种一度被视为北方森林隐居者的鼬属动物,从安逸的郊区费城纽约的险恶街头都能安家落户。在我住的南加州城市,添加到城市动物园的最新成员是一小群獾。

[-]
NYPD警官Derek Lenart拍到这只渔貂走在布朗克斯的人行道上。这是该物种在纽约市生活的第一个证据。15 April 2014

还要多久狼就会出现在丹佛郊区?

新动物,新政策

对于在他们之中出现这些神奇野生动物的报告,城市的人类居民们的反应倾向于两种方式之一:惊奇或恐惧。两种反应都有历史上的原因,但在今天都没有什么用。

人们反应吃惊是因为,大多数人仍然固守野生动物需要荒野地区的旧观念。这些动物实际上需要的,是栖息地。合适的栖息地并不一定要是遥远的荒野或受保护的庇护所;它只必须有足够的资源来吸引和支持动物数量。对于一批数量渐长的特定野生物种,美国城市提供了丰富的此类资源。

[-]
毫不露怯:浣熊在佛罗里达一家比萨饼店后面找到一顿容易的大餐 Christina Welsh/flickr, CC BY-ND

人们的恐惧反应,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引导相信,任何比面包盒大的野生动物必须是危险的。野生动物确实值得我们尊重。一丢丢谨慎就可以帮助人们避免不愉快的遭遇,并且每当涉及到宠物或儿童时,额外的警惕性总是个好主意。大型野生动物可能携带疾病,但适当的管理可以降低风险。而且食肉动物吃掉啮齿动物和害虫,可以帮助控制疾病。

尽管声誉不良,大型野生动物并不是很危险。迄今为止以人类死亡数量衡量,北美洲最危险的动物是蜜蜂、黄蜂和胡蜂。接下来是狗——人类最好的朋友,其次是蜘蛛、蛇、蝎子、蜈蚣和老鼠。而在全球和整个人类历史上最危险的动物,必须是蚊子妥妥的没跑。土狼根本不在名单上。

[-]
洛杉矶郡国家历史博物馆的自然实验室帮助人们了解城市野生动物 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Los Angeles County

然而,官员们对纽约和其他城市郊狼目击的回应是把它们都抓起来,遣送到更“合适”的栖息地。通常情况下,这些努力不会造成多□□烦。但最近在曼哈顿至少有一次,当事动物在混乱且昂贵的三小时追捕后逃逸,显示出当局的尴尬以及我们政策的治标性质。

这是一种不协调、负担不起、不科学、和不可持续的野生动物管理形式。

一个二十一世纪城市的野生动物措施必须包括四大要素:

研究对任何管理努力至关重要,但在这种情况下尤为紧迫,因为野生动物科学家们长期以来倾向于在更原始的地区工作,对城市生态系统知之甚少。

教育计划可以帮助消除误解和培养公众支持。

升级基础设施——如街道标志牌、防野生动物垃圾桶,和使玻璃窗对鸟类更显眼的表面处理,都 有助于防止不必要的人类野生动物遭遇同时保护动物免受伤害和疾病。

最后,明确的政策,包括交战规则和负责城市野生动物的各机构之间更好的协调,对于长期规划和应对罕见但真正的紧急情况两者都很关键。

如果美国日益增长的城市人类人口想与日益增长的城市野生动物和平生活,所有这些措施都是必不可少的。

# 本文作者Peter Alagona是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历史、地理和环境研究副教授。

本文译自 The Conversation,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