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08 , 13:00

吃与被吃:海豹已经多到需要捕杀的地步吗?

在过去,如果海洋科学家想了解一个食肉动物的饮食,必须抓住它,开膛剖腹,看肚子里到底有啥。现今,精细的跟踪技术让研究人员有机会来研究海洋猎人们究竟吃什么。

[-]

研究人员第一次的工作在经过温哥华岛和加拿大内陆之间的乔治亚海峡,监控设备不仅跟踪食肉的麻斑海豹,同时也追踪它们赖以为生的银鲑鱼。“我想知道能否有一个可行的方法来直接衡量行为,而不必亲自观察每个捕食事件,”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渔业中心Austen Thomas博士生说,“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实际上却是很难回答。”

通过同时跟踪食物链中的两个物种,研究让人们更好地了解捕食水平,同时帮助指导两个物种的管理。

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海岸 麻斑海豹是无处不在,湿漉漉的大眼睛,闪闪发光的头,在不列颠哥伦比亚27000多公里的海岸线,到处都是它们的身影。

它并不总是如此,从1879年到1914年、1962年到1968年,根据联邦渔业部门,麻斑海豹数量因商业对其毛皮的需要遭到捕杀,数量不断减少。而1914年到1964年间,则是赏金捕食者受到抑制的时期。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加拿大和美国立法,没有许可下杀死海洋哺乳动物是违法行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物种的数量开始稳步恢复。UBC的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单位主任Andrew Trites说,在乔治亚海峡海豹的数量已从2000上升到4万,是全世界数量最密集的地区,而它们的增长对幼年银鲑和奇努克鲑对产生了很大影响。

温哥华太平洋鲑鱼基金会为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的五年计划提供了近500000加元来寻找答案,目的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捕食行为,还有疾病、食物可用性和环境条件等。这项关于海豹的工作在4月和5月初从两个方面开始。

[-]

在大奎里肯湾孵化所,科学家们用皮下注射的针头在40000条幼年银鲑体腔中注射12 毫米和23毫米的PIT (Passive Integrated Transponder) 射频识别标签,然后再将它们放归海洋。Trites表示:“它们就像条形码或你的社会保险号码一样,是独一无二的。”

与此同时,研究人员使用渔网和渔船捕获了20只海豹,其中一半是在奎里肯湾河大口,另一半在附近的丹曼和霍恩比岛屿。

“我们没有伤到它们,至少没伤到海豹,”Thomas说,“倒是人受到了很多冲击和擦伤。这不是低强度的科学。”

团队将射频识别标签粘到海豹头上,当海豹弓步向前抓住一条鱼时,就会打开跟踪。研究人员还将标签贴到了海豹的背上,以测量位置、深度和加速度三个维度。然后他们把海豹放,等待着。

如果海豹吞下一条带有标记的鲑鱼,其独特的识别号码能通过卫星网络传输到研究人员的电脑,给出谁吃谁的详细报道。标签是可以安全食用,最终通过海豹的内脏,没有任何不良影响。

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引入后,PIT标签已经获得广泛应用,从鱼到甲壳类动物,从企鹅到海獭,很多海洋生物皮下会被植入以测量其行为生长、行为和生存状况。这是生物领域革命性的一部分,通过提供海洋深处的最新数据,推动了海洋科学的发展。

在海豹身上的标签在每年海豹换毛之际(9月)脱落前,它们会在水中行进,消耗大量的能量。Thomas并不担心。研究显示实验海豹在两天内就适应了标签,调整好了狩猎行为。“海豹是非常健壮、且适应性强的动物,它们能处理食物不那么丰富的时期,毫无疑问它们能够应付额外的工作。”

初步结果显示,大量有标记的鲑鱼都被吃掉了。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可能需要对海豹进行捕杀。Trites 承认:“这可用在这个方面。如果你了解这是如何发生的,也有一些方法可以减轻这一问题。但我们不能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做任何决定。”

本文译自 hakaimagazin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