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08 , 11:47

水深火热系列:被单独监禁的囚犯□□6天后丧失功能,获赔75万美元

一名前囚犯因为在单独监禁时铅笔□□6天无人理会,最终获得75万美元赔偿。

[-]

来自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50岁Rodney Cotton在出庭受审的前夕获得了这比巨额赔偿。他表示由于曼哈顿拘留中心医生的疏忽,狱警对他帮助请求也不理睬,导致自己的铅笔受到了永久损伤,并影响到了功能。

Cotton说:“他们夺走了我的男子气慨,这太让人羞愧了,我们需要繁衍后代,但我现在已经无法履行作为男人的职责了。”

[-]

纽约市法律部的发言人Nicholas Paolucci确定已经达成了赔偿协议,他说:“这种解决方式对我们市最有利。”2012年,Cotton一开始起诉纽约市、管教部门以及健康与医院公司,要求赔偿1000万美元。

Cotton到现在做过39年牢,包括1989年因布朗斯维尔的一宗过失杀人案入狱。他说:“如果我能在赔偿款和修复□□之间选择,我会眼都不眨选择让它完好如初。”

他的遭遇要从开始服用抗神经病药维思通开始,2008年,他由于非法持有68片维柯丁和100片安诺被捕,后因违反假释而被单独监禁,之后他开始服用维思通来治疗躁郁症。同时,他还服用了治疗心脏病、哮喘、糖尿病以及其他疾病的药,而维思通给他带来的副作用就是痛苦的长达6天的□□。

[-]

Cotton回忆说:“□□就一直没有消失过。”虽然他痛苦地□□,走路也有困难,但监狱里的两名医生和狱警们告诉他这种情况不属于急症。他当时只能考冰袋和泰诺在监狱里苦苦煎熬,Cotton说:“我只能穿着内裤,基本整个星期都是这样。”

直到2011年7月8日,第三个监狱医生才把他送到了Bellevuer医院进行紧急手术,医生们在他的□□里放置了导尿管。手术后他被送回了监狱,并被告知缝线会自动吸收。但到了8月9日,手术线长进了□□的皮肤里,需要让医生取出,但没有麻醉。

起诉书上写道:“Cotton的□□受到了永久伤害,包括功能丧失、损伤以及持续的疼痛和不适。”

Cotton表示他打算用这笔钱搬到女儿所在的亚特兰大,他说:“这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本文译自 nydailynews,由译者 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