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07 , 18:00
52

拉拉自述:跟男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我(原作者)一旦致力于某件事就会全身心地把它做到极致。我不仅仅成为了素食主义者,还成了严格得素食主义者。我不仅在认识到自己喝太多酒时少喝,而是彻底戒酒。当我成为了赛跑者,我就报名参加了半程马拉松。一开始跟女人约会,就成了蕾丝边。

我出柜那一年,喜欢我一头长长的金发的女朋友惊呆了,我把头发剃成贝克汉姆那种发型,彻底成了个T,我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

[-]

你没猜错,我并不是突然成了女同。我在6、7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有女同倾向,亲过在我家留宿的女性小伙伴。我们一起在家里玩过家家,一个当老公另一个当老婆。这是她们能接受的唯一设定,但对我来说只要能亲到她们就行了,不管在她们看来是什么意思。

我在大学期间也交过几个女朋友,但都是暂时的,玩玩而已。我没想过正式出柜,因为我那时候还喜欢男生,我给自己的未来设定的是跟男人一起过一辈子。直到24岁那年遇到了我女朋友,那时候我才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第一次正视自己的性取向。我这辈子从没为自己的性取向害怕、内疚、羞耻过,但是当我真的要把它公开,摆上台面的时候,我开始有这些感觉了。

我从没想过牵着某个女生的手一起逛街,也没想过在祖父母面前公开出柜,然后在同性婚姻关系中领养个孩子。这是个异性恋居多的州,上天保佑他们让他们如此幸福。我曾经也为自己生活在这感到幸福,我现在多希望自己是个有工作、健康、性别鲜明的普通人,那样我会更幸福。

许多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因为体内的荷尔蒙度过无眠之夜,又因为恐同症从没想过跟自己的家人和生活的社区公开自己的秘密。我享受了多年的直女权利,一旦我宣布出柜那就意味着有些权利我不得不失去。

我在这样的煎熬中过了两年,但即使如此我也没想过让自己选择成为双性恋。我和一个女性有着长期、忠诚的恋爱关系,我们深爱着对方并相信会永远爱下去。我们谈过永远,谈过孩子,也想过一起慢慢变老的生活。

在这个事情上不能妥协,必须全身心投入,做到极致。我不想为了掩盖只喜欢女人来选择说自己是双性恋度过余生,我认为有些州把双性恋的权益抬得比男同和女同高不公平,他们或许以为双性恋还有变直的可能所以网开一面。但我不会妥协,我孤注一掷了。

我剪了个女同发型,我加入了反对恐同和歧视变性人的活动和政治组织,我在骄傲游行期间参与游行,在公立学校给孩子们讲自己出柜的故事。我建了个同性恋博客,在全国性电视上讨论LGBT问题。

我像个女同一样做事,面对自己异于常人的事实,为同性恋者争取自己的权益,这些是关乎社会和政治的问题。在以后的生活中我还得在新的岗位跟新的朋友、老师还有孩子的朋友、孩子的朋友家长、新邻居和政府一次又一次出柜。选择了女同关系就得接受自己以后都得被当成蕾丝,所以为女同维权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我还利用我所有的其它渠道、人脉一起加入这场斗争。

可悲的是,我的女同关系遭遇了来自现实和内在的双重打击。8年来,我从没享受过正常恋爱的权利,为了公众影响我不能牵手、爱抚或是用手势表达对爱人的爱意。我们从没在婚礼上一起跳过浪漫的舞蹈,或是在夕阳西下时在海滩上浪漫拥吻。这些让我心花怒放、脸红心跳,让我感觉自己被爱,被幸福拥抱的事情,我通通不能在人前做。我们只能偷偷摸摸在没人的时候表达对爱人的爱,而我们的关系也因此承受了许多痛苦。

后来,我们终于累了,放手了。后来我一度发现自己处于很奇怪的尴尬境地,我并不是对自己的性取向而烦恼,而是对社会有很深的恐惧、不安感。

[-]

如果我跟个男人约会了要不要再出柜一次?这样一来同性恋联盟会怎么看我?我会不会失去我的同性恋朋友?我会不会丢失掉自己亲口承认过的身份?我想不想丢掉这个身份?我要怎么对人们解释?这些都是跟社会互动会有的问题。

我最近遇到了个疯狂、可爱的男人,他让我的心激动地快要从心口跳出来。他是那样热情、善良、真诚而又睿智,我想要拒绝却无力反抗。这样做合我身份吗?此时,我的心态又变了:出柜让我的焦虑又增加了。

我毫无防备地被内疚感击中了。我们第一次在邻居面前手牵手时,我的心头小鹿砰砰乱撞,当我们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接吻时,我觉得全身的热量都在上涌。当我们在公园里拥抱彼此,我能感觉到处的眼神在身上烧。

人们都在看着我们,但我知道我们的行为并没有异常的。我不需要害怕谁会吼我,没有人被我的举动触怒,也没人来冒犯我。我不会受到男性的威胁、恐吓、暴力对待或是被物化,在我们牵手走过时还有个老年妇女对我们微笑。这是异性恋与异性恋的交流。

在这么久时间里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公众面前,可以享受时光得美好,可以感觉到轻松愉悦,享受新鲜的浪漫,能与他人相视一笑,还能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握在他掌心。这么多年,我第一次可以让我的手掌松开,也没有因为在大家面前牵手而焦虑、害怕到掌心冒汗。我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然而,在这种放松、舒适的状态中,我突然被内疚重击,黯然失笑。

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摆脱这种感觉,不知道怎样才不会觉得自己抛弃了组织,不知道怎么继续为同性恋维权,不知道怎样让世界接受同性恋。怎样让我的朋友们不再害怕会有报复、恶心或厌恶的人过来冒犯。

现在,我能做的只有遵从我的内心和身体,做最真实的自己。

本文译自 Time,由译者 小笨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30)

TOTAL COMMENTS: 52+1

[2] 1 »
  1. 帮你解释
    @1 week ago
    3782138

    楼主你是个Bi。LGBT里面有个B是双性恋的意思。你不用烦恼,你的政治诉求可以继续,只需要承认自己是Bi。

  2. 卡利
    @3 years ago
    2858617

    表示和男人和女人的春梦都做过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