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07 , 13:00

被封锁的加沙,令人绝望的高墙

沙滩线上点缀着几个橄榄树丛,牛躺在树丛阴影处。在加沙人眼里,这幅场景算具有诗情画意。但22岁的Anwar al-Zawaraa却想逃离这里。

在4.8公里远的某处,有一个以色列和加沙边界的防守薄弱点,他从这里逃走了。这条路布满了危险,在开阔地带靠近以色列不到一公里,可能就意味着死亡。Zawaraa先生回忆说:“我只担心死前没有进行祈祷,我不希望在没有祈祷的情况下死去。”

他必须去以色列挣到足够的钱用以结婚,他有着加沙180万居民共同的独立渴望,其中大部分人不到三十岁。

[-]

世界银行估计这块飞地(指一块被他国领土隔开,孤立的与自国主要领土不直接相邻的地区)以百分之四十三的失业率居全球第一。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以色列和加沙统治者哈马斯之间的最后一场战争,加沙年轻人的失业率高于百分之六十。

Zawaraa先生的母亲Salwa今年五十岁,他还有两个姐妹和一个兄弟,他们住在加沙东部郊区的迈格济,在这里他们自己种植水果和蔬菜。隔离加沙和以色列的访问禁区位于沙路尽头。

以色列和加沙之间爆发的三次冲突中,这家人都被迫离开他们的家寻求其它庇护之所。在去年的战争中,他们不得不离家五十天。Zawaraa先生17岁的妹妹Asmaa说:“我们害怕陆地战争会蔓延到这里,打仗非常吓人。”他的母亲说她的丈夫曾被以色列关押。

Zawaraa女士说:“我的孩子们都没有工作。去年十月,Anwar说他要外出收割橄榄,但那天他没有回家。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久内安局来人说他试图翻过栅栏,已经被逮捕。那天我哭了一整晚。我忍不住想他在以色列会发生什么事。那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我祈祷他被判的刑期不会太长。”

Zawaraa先生被关押到了以色列阿什克隆市,这个城市常年承受着来自加沙的火箭攻击,7个月又10天之后他被释放。在他被关押期间,他的家人被允许过来看望他。他的母亲说:“我来看他的时候内心感受到了双倍的疼痛。那时我想到在同一个地方来看望我丈夫的感受。在我看望期间,监狱警官问我为何加沙人要试图来到以色列。我说‘是因为你们的封锁线。’”

自从2007年哈马斯掌控了加沙之后,以色列就对加沙实行经济封锁,巴勒斯坦人被严重限制,不得走出加沙城。

加沙人权组织(为巴勒斯坦人的自由而战)的联合建立者Sari Bashi说:“加沙年轻人的视野从未被限制到这种程度。加沙一半的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而有工作的年轻人绝大多数的工资低于最低薪资。从去年夏天的最后一场战争至今,以色列的大部分高级军官都已公认对加沙实行经济封锁以让以色列更安全。如今放松旅游限制不过是个象征符号。以色列通过封锁人们的行动和物资,限制了加沙年轻人的眼界。”

[-]

Zawaraa先生与朋友逃跑的地方距离他家仅半个小时的步行路程。他说:“这里没有工作。我曾告诉朋友我想试试翻过栅栏找到一份工作。某天我朋友过来说,让我们走吧。我们走向了栅栏。我一点也不怕。当我的朋友试图穿过栅栏时,他摸到了它,由于栅栏带电以色列人发现了我们。我们翻过这个一人高的栅栏,开始继续前行。枪声想起来之后,我们开始奔跑。刚开始他们只对着天空放枪,后来子弹射向了我们。当他们射向我们时,我觉得我可能会死,但我依旧在奔跑。”

最后三辆以色列军车包围了他和他的朋友。他说:“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就算他们在开枪也如此。我如此绝望以至于我愿意做任何事情以走出困境。我们被捆在一辆吉普车后被带往一个军事基地,在这里我们被审问了两到三个小时。他们问我们是否来以色列实施恐怖袭击。我说没人派我过来,我想在以色列工作。他们认为我想做点别的事情。”

他的母亲说:“想翻过栅栏的年轻人都会随身携带一把刀,这样当他们被抓住时就会被判长时间监禁,并且不必再次回到加沙。”

Zawaraa先生的兄弟Anas今年18岁,才刚刚毕业,他不会跟随其兄的步伐。当被问及她的大儿子是否还会再次尝试进入以色列时,他的母亲说:“我不确定。我只知道如果放开封锁他将不再需要进入以色列,那时我们都会找到工作。”

不只是以色列人被限制进入和走出加沙;埃及拉法市的官方通道长期以来也受到了限制。上月,埃及总统Abdel Fattah al-Sisi命令该通道必须开放三天,这是三个月来该通道首次开放。

但很快该通道又被关闭了。25岁的Nissam站在该通道附近,他表示一周来他一直在尝试进入埃及。他说:“我一直想工作。我不再想住在加沙了。”

16岁的Hosam Al Galazin不得不借助轮椅行动,他认为他不可能走出加沙。去年夏天,加沙市残障人士协会已被严重炸毁。

Hosam说:“年轻人在这里根本看不到希望。我不知道我的未来还有什么。在加沙的每一天都很艰难。我不怪以色列人。我只希望有一天这种情况能完全改变。我想去旅行。我会恳求任何能放我出去的人。七年来,我做过任何医生告诉我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的手术。我的梦想就是旅行,就是离开这里。”

回到迈格济,Anwar al-Zawaraa还会尝试翻过栅栏吗?他曾提到过他有个朋友在翻栅栏时被以色列人的子弹击伤。在回答时,他并没有看向他的母亲。他说:“不会了,这太危险了。”

在加沙前景渺茫的情况下,他的答案毫无说服力。

本文译自 independent,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