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05 , 10:49

被植物□□文学家发明的物种分类

[-]

大航海的时代是男人的时代。星辰大海的征途带来的不仅仅是光辉与梦想,金币与荣耀,还有广阔和未知的新世界,充满野性的新大陆将隐秘与文明世界千奇百怪的物种一股脑的呈现到了探险家的眼前。这是博物学家们最好的时代,这篇文章就是由这些伟大博物学家中的一员引发的,请让我隆重介绍一位年轻的瑞典学者——卡尔·林奈。

年轻的林奈拥有一副迷倒万千少女的美貌和朝气蓬勃的积极进取的良好品质,如同所有少年轻狂的中二病患者一样,他野心勃勃的认为自己一定能改变世界——至少是自然学者观察世界的方式。1735年他开始编纂自己的第一版《自然系统》(Systema Naturae),在这本薄薄的小册子里,他把当时发现的动植物按照相似性分别划进自己设计的种群中。

他将动物分为六种,分别是:四足动物类(有毛皮的动物),鸟类(有羽毛的动物),两栖类(两栖和爬行动物),鱼类,昆虫,害虫(剩下所有都在这里)。与他同时的那些自然学者似乎也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但是对于植物界的分类,大家伙都嚼出一股莫名的咸湿气。因为他对植物的分类紧紧抓住了花朵的解剖学特征,要知道,花朵可是植物的性器官啊。

林奈按照花朵内雄性部件雄蕊解剖结构的将植物分为了24纲,每个纲下又依其雌蕊数量细分目属。说实话,如果不是林奈自我意识过分膨胀的命名方式,这种分类手法并不会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自然科学家的口味可都不是一般的重。但是林奈想要名垂青史。每种植物的命名都分两个部分,前半个单词是属名,林奈的命名中这部分只是用来标明雄蕊数量的,单词的后半部分是缩写花的拉丁语“丈夫”;后半个单词是目名,也使用了同样的命名逻辑,把雌蕊称为“妻子”。

也就是说当任何人用林奈的命名体系讨论植物的时候,好比说“Triandria Monogynia”,就是在说“三个丈夫分享一个妻子”……这种命名方式毫无疑问的惹恼了当时还没那么开放的学术界,他们攻击林奈的命名方式“令人羞愧的□乱”说他是“植物□□作家”,但这套方法比当时其他任何命名方法都更为有效,最终还是被爱偷懒的人们接受成为通行的命名法。

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借着自己学生周游世界为自己提供标本进行研究和命名的机会,林奈扩充和修订了《自然系统》。到1753年,他已经把我们刚才提到的那种双名命名法发展成为一种全新的简化便于记忆和学术讨论的命名方式,一统当时学术界对同一个物种出现了三四种命名的混乱时代(好比说西红柿在统一命名前可以叫caule inermi herbaceo,foliis pinnatis incisis或是racemis simplicibus,简化后统一叫Solanum lycopersicum)。

至今我们仍然在使用这套行之有效的系统。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萝卜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