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7.05 , 08:25

美国空军会终结他们最牛逼的飞机吗?

[-]一架A-10雷电II在红旗-阿拉斯加演习期间向跑道滑行-Alaska, Oct. 9, 2009, 艾尔森空军基地,阿拉斯加。红旗-阿拉斯加演习提供参与者67,000平方英里空域,超过30个威胁模拟,一个常规轰炸靶场合两个战术轰炸靶场。这架A-10隶属韩国乌山空军基地。STAFF SGT. CHRISTOPHER BOITZ/U.S. AIR FORCE

美国空军想放弃A-10雷电II攻击机。你能理解为什么:它是为在冷战期间和俄国作战设计的,它飞得慢,维护昂贵。它的复杂性和一把锤子差不多,而且它是我们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攻打伊斯兰国的武器。

五角大楼高层认为是时候让更年轻、更高档的飞机来取代它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援(攻击接近和与友军交战的敌军地面部队),像F-35、F-16和F15-E这样更□□的后掠翼飞机。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赞成。你看,A-10,又昵称疣猪(因为它实在太太太丑),不但装甲皮实而且整架飞机就是围绕着一门巨大的30mm机炮而建造。它能飞得又低又慢,使它非常适合干掉地面人员和装甲。它难以置信的精准,即使敌对目标非常接近友军士兵也能交战。

它毫不留情地有效,地面部队爱死它了因为它能保护他们安全。如果你需要砸个钉子,你需要的正是一把锤子。

[-]
飞机机械师Rory Bisby,监督机械师新手David Montano在一架A-10雷电II外侧机翼里工作。第309航空维护与再生集团(AMARG),戴维斯 - 蒙森空军基地,亚利桑那。这架雷电II正在经历机翼升级使该坦克杀手的机翼更厚、更坚固同时将其检修周期倍增到8,000飞行英里。 STAFF SGT. BENNIE J. D□□IS III/U.S. AIR FORCE

这就是为什么一群参议员决意要保持A-10飞行,包括亚利桑那州前海军飞行员约翰·麦凯恩和新汉普郡的凯利·阿约特(她丈夫在伊拉克飞过A-10),两人都是参谋院军事委员会的强力成员。而现在他们得到了新弹药。

空军声称关闭A-10计划将在五年内节约$42亿,但来自政府问责办公室(GAO)的一份报告发现空军的分析不完整而把它毙了。

更令人担忧(且对任何关注了的人来说毫不惊讶) 的是,GAO报告说放弃A-10会在近距离空中支持“产生潜在差距”。即使每一架在飞行的A-10都已经超过30岁了,她仍然保持着“空军进行一定任务唯一或更好的平台”,例如护送直升机(疣猪能飞得真的很慢,使之能有效保护慢吞吞的直升机)或者与可能威胁美国船只的小型船只交战。

当正确执行时,近距离空中支援是意味着士兵们是生是死的重要工作。它非常危险,因为它需要在足够低的高度飞行以便识别敌我,使飞机特别容易受到地面防空火力的攻击。

但疣猪是特别为近距离空中支援设计的:驾驶舱坐落在一个540公斤的钛合金浴缸里,特别为抵御近距离防空炮火设计。每个系统都是两度或三度冗余,她可以承受住荒谬程度的折磨。她如果失去一整个引擎,部分尾翼,或甚至半个机翼还是能继续飞行。

而且,因为A-10的角色是如此重要,她被设计成便于维修以保持飞行。整个引擎可以快速轻易的替换。大部分维修甚至可以在野战进行。很多部件可以左右侧互换,并且A-10可以从粗糙和未铺装的跑道上起飞。因为她有巨大的机翼、高展弦比和巨大的副翼(几乎是50%的翼展),其机动性令人难以置信。

A-10的任何过早放弃都不仅不能达到空军所谓的成本节约,而且会留给我们严重的能力差距把美国士兵的生命置于危险中。
SENATOR JOHN MCCAIN

疣猪基本上是一门飞行的加特林机炮,如果你在它的对面那它可怕极了。

“GAO的调查结果强化了士兵、特种作业人员和前线指挥员一开始就说过的:A-10的过早放弃会产生近距离空中支援能力的差距,增加我们地面部队的风险,并导致无谓的美国伤亡,”阿约特说,“如果空军决定无视广大士兵、特种作业人员和前线指挥员清楚一致的意愿,我会继续和他们站在一起反对空军过早放弃A-10的计划。”

麦凯恩参议员同意:这份报告强调了我一直提出多年的对于空军误导性的企图过早退休这一至关重要的飞机的顾虑…正如GAO所确认,A-10的任何过早放弃都不仅不能达到空军所谓的成本节约,而且会留给我们严重的能力差距把美国士兵的生命置于危险中。“

使这架飞机持续的相关性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是在超过40年前设计的,而且自从1984年至今都没有生产过一架新的。

这种耐久性和有效性在F-35计划的持续困境中尤其显著。该开发项目已经一次次绊倒,而且根据本周的一份报道,这架万亿美元超级飞机在空战格斗中被老得多的飞机海扁了。参议员们想保留A-10至少一段时间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
一架来自弗罗里达埃格林空军基地的A-10C雷电II沿着弗罗里达海岸飞行,这是一架飞机完全依靠生物混合燃油驱动的第一次飞行。这架A-10的燃油是50/50混合的氢化处理可再生Jet和JP-8。March 25, 2010, SENIOR MASTER SGT. JOY JOSEPHSON/U.S. AIR FORCE

[-]
一架A-10雷电II在阿富汗投放发焰筒。A-10为阿富汗和伊拉克可得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离空中支持。A-10在低速低空的优秀操控性及其高度精确的武器投放使之成为支持联合行动的理想飞机。Nov. 12, 2008. STAFF SGT. AARON ALLMON/U.S. AIR FORCE

[-]
两架A-10雷电II由第354远征飞行队指挥官Lt. Col. Michael Millen和第451远征行动集团军指挥官Col. John Cherrey驾驶,在完成10,000飞行小时后在阿富汗坎大哈机场滑下跑道,此飞行是在一次历时6个月的部署中完成的。Jan. 1, 2010. STAFF SGT. DAYTON MITCHELL/U.S. AIR FORCE

[-]
一架A-10雷电II在阿富汗东部上空从一家KC-135加油机接受燃油。这架A-10隶属第303远征战斗机队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这架KC-135隶属第340远征空中加油队卡塔尔阿尔乌代德空军基地。她在低速低空的机动性使得雷电II成为持续自由行动中最多用于近距离空中支持的飞机。July 10, 2014, SENIOR AIRMAN MATTHEW BRUCH/U.S. AIR FORCE

[-]
空军Jill Hallandsworth在密苏里怀特曼空军基地一次总体飞机检查中对一架A-10雷电II进行飞行前引擎检查。空军Jill Hallandsworth是第442战斗机联队乘务长。Sept. 25, 2009, SENIOR AIRMAN KENNY HOLSTON/U.S. AIR FORCE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王丢兜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