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25 , 22:12
51

用同性恋鲜血铸就的雕塑作品

Gay是美国是不允许献血的。为表抗议,艺术家Jordan Eagles用男同们的血精心制作了一件7英尺高的雕塑,名为“血镜”。

[-]

从1983年开始,一项全(美)国性的禁令要求所有和另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的男人不得献血,哪怕是一夜情也不行。几十年来,男同志们无法通过献血来挽救其他人。而废除这条禁令每年可以拯救100万人。

但在关于LGBT群体享有充分和平等的权力上,这种陈旧做法开始有所改变。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提议这样修改禁令:禁欲一年,那么你就可以挽救一些人的生命。

这一点一度引起争议,事实上这几乎没有修改,谁能达到这个目标呢?一个同性恋神父?恐怕神父也做不到吧!

John Moody,曼哈顿一位88岁的三一教堂(Trinity Church)教士,他和他的伴侣在一起37年了,也不能献血。他参与到Jordan Eagles新作中,和另外8名同志旗帜鲜明地抵制同性恋限制。他们希望通过Jordan的“血镜”向FDA提出挑战。

这座厚重的树脂玻璃雕塑闪着深邃而有活力的红色光芒,这座四四方方的丰碑非常大,可以走进去,里面封存的是和我们一样,让我们有生命的血液。当你站在它面前,在抛光的外壳上,血色会印出你的影像。

[-]

过去两年,Jordan在大约30名合作者的帮助下完成了这个设想,有朋友、音乐家、摄影师Leo Herrera和那些愿意捐赠的人,包括宗教领袖、军人、活动家和跨性别群体。每人捐赠了一品脱血,即献血的标准额。

这是Jordan第一次使用人血创作,在过去的17年,他一直用从屠宰场得来的血液进行创作,来讲述关于重生的故事。“是关于那些已经逝去的生命,再让它们的生命重现。”

Jordan通过涂抹、溅泼,甚至烤炙来使血液保存在这项厚重的作品中。最后的结果呈现出星座爆炸的华丽感和血液带给我们的震撼。通过他的作品,你会发现“关于生死的哲学问题”。

对于这件特殊的作品,Jordan表示有很多他想见一见的人物原型,“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这个特殊的主题是在我想要献血结果遭到拒绝后想到的,所以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可能对关于这项讨论有帮助。那么,我可以通过高雅而有思想的方式将之表现出来。”

Ty Spicha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因为他是gay,所以即使有需要,他也不能给他的兄弟输血。同样的,有男女伴侣的Blue Bayer也不能给他的孩子输血。这同样适用于有着稀有血型的人,在紧急情况下,同性恋者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们不能。

[-]

曾在伊拉克战场上出生入死的Anthony Woods上校也不能献血,他在异国他乡冒着生命危险战斗,在祖国却不能救人。他从西点军校和哈佛大学毕业,2011年成为白宫学者,2012年竞选国会,和他的伴侣已经结婚3年。

“我们谈论在前线作战的英雄,现在这位父母拿之做孩子榜样的偶像,不能献血。他们这些人给了创作的灵感。我们生活在一个性别识别需要被接受的年代,一旦筛选涉及到性别,就会出现缺陷和排斥。”

“我们很幸运生活在美国,享有医疗且HIV也不再像1983年那般肆掠。但在非洲,同性恋仍然像生活在1983年。所以希望在美国这能行得通,在世界其他地方也一样。”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14)

TOTAL COMMENTS: 51+1

[2] 1 »
  1. 荆棘之城
    @2 years ago
    2845177

    @纠结的武哥 :祝愿你不要出事,因为我献过血。(ˉ▽ ̄~) ~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