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24 , 09:09

大自然的艺术——毛毛虫

[-]
“地心引力”——风箱树上的刻克罗普斯蚕蛾(Hyalophora cecropia)。

我们常常会在我们的后花园中发现这些毛茸茸的、有着绚丽色彩但被认为是肮脏的小生物,它们总是被发现在树木或是人行横道上爬行。而摄影师Samuel Jaffe这次摄影的题材便是这些小生物——毛毛虫。Jaffe对当地的自然环境十分着迷,他的目的是与我们分享这些从后花园生态系统中收集到的信息,这样,我们就能一窥究竟到底是什么在我们脚下,在草之下。

Jaffe已经在不同的栏目下归类了几十张不同的毛毛虫艺术照,每一张艺术照都有着黑色的背景——以突出毛毛虫独特的纹理、颜色以及形态。在这些照片中,毛毛虫或是悬荡在枝条上,或是紧紧抓住叶片,又或是与葡萄藤玩乐,而Jaffe则是在特定时刻捕捉下了这一幕由一幕,并为每张照片取了名字,以在日后展示毛毛虫在自然界中独处时的嬉闹。

Jaffe在马萨诸塞州东部长大,并喜欢将自己融于周围的自然环境中,他会趟过池塘去探索那些周边的野生动物。在过去的五年里,他开始喜欢用相机捕捉这些本地毛毛虫的精彩一瞬。经过Jaffe的不懈努力,这些照片在一个充满激情的节目Caterpillar Lab中展出,展示了毛毛虫的艺术性与科学性。Jaffe的作品目前在俄亥俄州的富兰克林公园温室中展出,该展览名为“叶片边缘的生命”。

[-]
“红鞋子”樱桃树上的Apatelodes torrifacta。/“三只未来的燕尾蝶”东方虎凤蝶(Papilio glaucus)、珀凤蝶(Papilio polyxenes)和银月豹凤蝶(Papilio troilus)。

[-]
“混乱而抽象”——菝葜上的Phosphila turbulenta。

[-]
“毛毛虫的剖析”——橡树上的Nadata gibbosa。

[-]
“橙红绿”——葡萄藤上的葡萄蔓天蛾。/“野莴苣”野莴苣上的Autographa precationis。

[-]
“叶片边缘的生命”——只吃榆树叶的Nerice bidentata。

[-]
“叶片边缘的生命”——柳叶边缘的Cerura scitiscripta。

[-]
“小鹿”——白蜡木上的Sphinx kalmiae。

[-]
“初代王国”——Lytrosis unitaria。

[-]
“伪装成翡翠”——秋麒麟草上的Chlorochlamys chloroleucaria。/“剪花”蓝色马鞭草上的Eupithecia Pug 。

[-]
“怪物之父”——亚利桑那州红葡萄上的狮身人面巨蛾(Eumorpha typhon)。

本文译自 Colossal,由译者 卧月眠海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6
赞一个 (2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