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19 , 09:41

分娩到底有多痛?一位男士的亲身体验

英国一男子使用模拟生产的机器亲身实验了分娩要经受的疼痛,下面是他的经历:

[-]

感觉非常全身的力气都消耗掉了,非常灼热,疼痛非常强烈,为了努力坚持下去我整个人都精疲力竭了。好像我不再是自己:我的身体只有一个目标,应对接连不断到来的收缩引起的一波又一波的痛苦。真的很难忍受。更别提我是个男人,我所尝试经历的是生孩子的痛苦。

起因是有一天晚上,我和我的妻子Jenny还有6个月大的儿子Leo呆在一块,回忆起Jenny的分娩。我想起那天晚上在塑料凳上坐了一晚上的不眠夜,说:“最痛苦的事就是儿子出生时一天24小时呆在医院里。”我刚说完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Jenny反问到:“你觉得那是最痛苦的?”

当然,我看到了Jenny甚至无法自己坐起来,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我看到她竭尽全力将Leo带到这个世界上,我看到了她的痛苦。我懊悔地问道她是怎么能够忍受的。她回答说:“女性忍耐痛苦的能力更高。”是真的吗?对我来说,女性似乎总是拿这个当做证据来说明这一点。

但这是不公平的,我意思是她们说起来很容易,因为男人没有机会证明他能和她们一样忍受这种痛苦。我就是这么想的。

[-]

当我对Jenny这么说的时候,她眼睛亮了。她花了几分钟搜到以前看过的一种可以模仿宫缩的机器,通过这款设备,男人不用真的生孩子也可以体验分娩的痛苦。“如果你认为你能应付,我们就来试试。”

第二天早上我用谷歌搜索了有这种设备的诊所,发现下周可以预约使用。现在,我要接受这个挑战。每天成千上万的女性在生孩子,很明显这不是不能忍受的,她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不止一次分娩,所以到底有多严重?

我愿尝试,Jenny会一直陪着我,就像我一直陪着他一样。事实上,她强烈建议我握住她的手。在英国没有这种允许男人以这种方式被折磨的地方,这也不足为奇。为了专门受这种折磨,我得到可以做那些不允许做的事情的地方:阿姆斯特丹。 

Birth Hotel 位于荷兰首都一条典雅的大道上,这里是一家私人生产中心,旨在让女人能最自然地分娩。在这里我遇到了Ilona,我在实验中的接生员。她接手过约2000名婴儿,所以我能被照顾得很好。然而,普遍的情绪似乎是:“女人们能做到,让我们看看你到底能不能。”这不是我所希望的:“你很勇敢。”     

[-]

理疗师专家Kim,这位女士负责控制这台模拟生产机器,通常称之为RSQ1。她通常用这台机器来帮助运动员恢复严重的运动损伤,比她打算用在我身上的频率要低得多。   

另一个人带着一脸残酷的笑说:“这会是你最痛苦的经历。”我的朋友Juliet 完全不看好这件事,“这完全不一样,你不用十月怀胎。生孩子就像跑了马拉松之后再去爬珠穆朗玛峰。”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如果真的如此糟糕,他们为什么又好像渴望我去做呢?他们不应该说:“千万不要做,这很疯狂。我不想其他人再去经历这个了。”他们的倾向反而增强了我去证明的决心,我是个男人,应该也能做到的。

我进了产房,光线充足、很通风,有一张双人床,上面铺着明亮的白色羽绒被。房间有一个巨大的浴池。因为要使电流通过我,所以我必须脱了上衣。Ilona无奈地说:“真遗憾,这样会减少很多痛苦。” 

很快我躺在了床上,腹部贴了四个电极片。Kim将稳步提高电力、模拟子宫收缩的频率。她解释说在荷兰分娩在婴儿出世前划分为三个阶段,显然因为生理原因我做不到这一点,只好依靠机器。痛苦开始了。

阶段一

[-]
Kim说阶段一是宫缩的开始,通常很轻,远远不到医院承认你要生了的时候。Jenny生我们儿子时宫锁是从早上6点开始的,渐渐宫缩频率开始渐渐密集,她以为自己会是少有的生孩子不会很痛的人。她错了。

Kim问我选择什么等级的疼痛值,我选了2级,实际上应该是3级,我担心我一下失控。很难受,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多糟糕,也不知道能不能撑下来。7分钟后我迎来了另一波收缩,房间现在的气氛很愉快,连Leo都在笑。

当时,Jenny的分娩更加有挑战性,8个小时后她的羊水穿了。在医院检查说她的羊水中有胎便,担心脐带会缠住孩子的脖子。对于女性来说,宫缩开打开子宫口,孩子出来需要10厘米。我模拟的宫缩只能使子宫开2厘米。

这有些令人失望,我想程度更重一些。有些女性生孩子这一阶段会持续几天。在我经历了几次温和的宫缩后,决定进入第二阶段。

阶段二

[-]
Kim现在将收缩频率设置为每五分钟一次,每次45秒,她会增强强度。这是我感觉有人在使劲推我的肚子一样,我身上的每根筋都是紧绷着的。我试着呼气,结果每次都叫了出来。当疼痛平息的间刻,我抬头看了看我的孩子,他很震惊地盯着我,哭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失了颜色,包括摄影师Mark,似乎又有点轻松好笑。Jenny抱着Leo出去了。收缩继续进行,一次比一次强烈。当时Jenny的情况更加危险,她的子宫口停止扩张,Leo的心跳频率降到很低,一队专家冲进了手术室,提到说可能进行紧急剖腹产。

Jenny的宫缩一次比一次强,但是因为压力子宫口就是拒绝打开。最后,Jenny在经历了20个小时的宫缩后不得不放弃,进行麻醉。

而我的目标只是3个小时的分娩,而且在感情上是没有可比性的。我没有出现生命危险,肚子里没有孩子。但我想在没有使用药物的情况下将痛苦进行到底。

阶段三
Kim说到了第三阶段,收缩会每三分钟一次,每次持续一分钟。强度会持续上升,每秒500次搏动。这感觉就像火车从身上碾了过去,我的腹部经过剧烈压缩要从背部传过去一样。然后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疼得我没有办法思考。我感觉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我抓着Jenny的手,他告诉我通过呼吸缓解痛苦,我喊到“你呼吸试试!!”

如果我当时思维有条理,还会说:“不要碰我!你让我很混乱。”我喊叫着,像电视上看到了孕妇一样流着汗,当收缩平息后,我真个人都瘫掉了。

[-]

Kim再次问我认为这是多少级疼痛,我回答说9级,我还能忍受,但我无法想象10级会是什么样子。我表示对Kim无爱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平躺着、侧躺着,一点用都没有。我回想起之前Jenny上的催眠分娩课,通过调节和心像化来缓解疼痛。要是有谁让我想想夕阳什么的,我一定会杀了他。

收缩来得太猛烈了,仅存呼吸的时间。Ilona 想为我提供水和氧气,我拒绝了。Jenny让我停下,不需要在证明什么了。这已经是一个小小的胜利。下一阵收缩开始了,我安慰自己说这是对性别战争的痛击。我所知道的是我得度过每一次收缩。我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空间、房间里的人的感觉,忘记了为什么我这样做。Ilona说我经受的程度可以扩张至8厘米,很快就会结束了。

作为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妻子分娩会感到很无助,你不能帮到她,我不希望Jenny这样看我,我想自己做到,她做不了什么,这让她很难过。

和我不同,Jenny最后一个阶段比较庆幸,在硬脊膜外麻醉效果过后,她的子宫口全开了。似乎她的分娩过程一切都没按常规来,但是惊人地,她做到了,孩子顺产下来了。她努力了40分钟,竭尽全力,我根本不知道那种感觉,但我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很痛苦。

[-]

撇开和Jenny的比赛不谈,这段经历让我更加感激所有女性的分娩,也让我明白了怎样更好地照顾一个精疲力竭的人。真的非常恐怖,这是我生活里经受过的最痛的,但这还是很多女性经历的一部分而已。

但是母亲们起码还得到了宝宝,我只得到了身上的几块红印子。我再也不想经历这个了,但是如果为了Leo,哪怕再痛上千次我也愿意。大概这就是女性生产时所想的吧!

女士们,请接收我最真挚的敬意。

本文译自 dailymail,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6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