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18 , 10:10

中国最后的三寸金莲

摄影师Jo Farrell找到了50名尚在世的裹脚了的妇女。其中许多人都已经无法行走,将她们的缺陷隐藏起来。她的图像显示了幸存者的坚韧、决心和希望

Jo Farrell最近摄影项目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开始的,她的工作兴趣一直在记录消失的文化习俗方面。2005年在上海,她和一位出租车司机交谈,“他提到了了他的奶奶是缠过足的,绝大部分人都告诉我这是很老的习俗了,应该没有女性还有缠足。我于是去了这位出租车司机的家乡,在山东省一个村庄我见到了他的奶奶张云英(音译)。她是我拍摄项目的第一位女性。”

[-]

接下来是Farrell的中国之旅,九年里她一直寻找缠足的最后幸存者。最终她发现的在世的女性只有50人。其中五位女性的脚还被完全绑着,藏着;但大多数都松开了她们的裹脚布。她们都是来自山东和云南的贫困乡村。年纪最大的是张云英,有103岁。Farrell的活历史写真:中国的小脚妇女,包括肖像和她们严重畸形的脚部特写。

103年前,缠足在中国就被禁止,用了近十年实施。生产“莲花鞋”(三角绣花台,用来显示女性小小的尖脚)的工厂才在六年前关闭。缠足在10世纪南唐后主李煜在位时第一次成为风尚,为了缠成完美的“莲脚”,女性必须把她们的脚用布紧紧裹成尖尖的形状,被控制住的脚会用药草和精油来使皮肤放松,能够塞进莲花鞋中。

[-]

后来缠足被当作陋习废止,1950年,毛□□命令反缠足监督员们一旦发现还有女性缠足要当众批评教育。“缠足被认为是老传统,和现代中国不相符,必须禁止。她们的裹脚布被挂在窗户上,人们就会嘲笑她们。”

大部分女性缠足是在7岁,“第一年是特别痛苦的,因为女孩们要求一直走路,直到脚趾因为体重全部碎掉。之后,脚趾会变得麻木;现在,50或60年后,她们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了。已经完全麻木。”

[-]

Farrell坚称她的照片目的不是为了引起轰动,而是为我们讲述鲜为人知的一种风俗。近距离看到小脚,她承认她自己的反应也是很惊讶,“我第一次见到张云英,用我的手拿住她的脚时简直难以置信,非常柔软,不敢相信是怎样形成的。”

尽管这些照片揭露缠足的残忍,但它也传达出希望、生存和勇气。“在中国当时的社会,这是女性唯一的出路,” Farrell说,“她们这样做是因为她们认为这样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更好的生活。”

[-]

[-]

[-]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3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