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16 , 11:39

「三十岁的这一天,我要穿比基尼上街转一转」

这星期我(原作者Loryn Brantz)就要三十岁啦。

我一直对三十岁的到来感到激动兴奋,因为我曾在女性杂志上读到:只有当人到了30岁时,才会对自己的身体充满自信,哇哦~~~

通往三十岁的旅程
就像其他的女性朋友那样,我也曾在食物、我的身体、我的形象三者中纠缠不清。为了拥有一个健康而又苗条的身体,我常常跳舞(多数是芭蕾)。可即使是这样子,当我到了青春期时,我的体重还是从120磅(54公斤)猛增到了150磅(68公斤),而我的身高却还停留在一米六。对于这些突如其来的肉,我可真的是一点儿防备都没有。虽然现在我理解了医学以及社会上多数人都不会认为我的体重是严重超重。但在我当时年轻的脑海中,这样的体重根本是不能忍的。放眼望去,芭蕾舞界也不允许这样的“大胖子”存在下去,连我自己也开始讨厌自己了。

[-]
运动衫就能了事?
我的体重不断攀升,所以在高中的有段时期我只会穿运动衫。但在穿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受够了这些运动衫。于是,我下定决心停止吃碳水化合物,一天也只吃三小顿,终于,我的体重降到了100磅(49公斤)。当然,对于我来说,整个过程不输于一场恶战。

[-]
患上暴食症的大学新生。
上了大学,我为了有好身材继续维持节食。但由于压力和饥饿,以及受到纽约城里露天摆放者的美食的诱惑,我的减肥计划就吹了。于是,我进入了一个疯狂的新阶段:疯狂的新陈代谢。为了能够尽情玩耍,我甚至可以几周不回学校。但是这之后,我就在镜子里看到一张顶着大大黑眼圈的苍白大脸,这张脸足以吓到所有路人。

[-]
健康路漫漫。
暴饮暴食是自然是讨不到好果子吃的。之后我又去做了认知行为治疗,在经历了几年的调整之后,我再次在镜子里看到了让我满意的自己:苗条又健康的自己。

[-]
“我们”时时刻刻。

那些日子,真的变了好多,我也29岁了,早已学会适量饮食,体重也维持稳定,并和一位充满欢乐的先生结婚了。尽管有很大的进步,但我对穿比基尼这个主意还是有些不安。

[-]
[-]
在三十岁生日这天,我送给自己一份大礼:穿上比基尼走在纽约街头!
我在H&M买了套比基尼,因为那儿够便宜,而且我坚信: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然而对于自己的身材,我还是没有太多自信。我用口红在小肚腩上写下“30”,但是效果似乎并不很理想,大概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吧。突然想到那句"都踏马见鬼去吧",我就毅然决然地出门了。出门前我真的很紧张,但当我走出去后,我感觉棒极了,然而这种感觉随后就被一些人颇有意味的表情打断。这让我回想起了在高中舞会上,穿着暴露的小礼服的那种不安全感,那种感觉真是让我束手又束脚,要知道,我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那样的感受了。我尝试着像霉霉歌里唱的那样“Shake it off”。

[-]
[-]
农贸市场的比基尼女郎。
我的第一站就是农贸市场,那时不少人都在农贸市场柜台后边工作,他们表现得非常友好:假装没有看见我穿着比基尼就跑出来了,更没有人嘲笑我,真棒!(然后我就挑着不同尺寸的茄子)。之后,我又跑去将有着完美形状的桃子和我的屁屁作比较。虽然我一直对自己的额屁屁不自信,但没想到桃子都比我的屁屁圆,FML。接下来,我们准备前往Rite Aid买些零食,但在走路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比基尼貌似买小了,要不它为什么会一直往上跑呢?

[-]
[-]
Rite Aid超市。
Rite Aid的经历还不算太糟,大多数人不敢与我对视。在收银台排队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服饰和一大盒零食相配,简直□□炸了。当然,我也得感谢这一大罐零食,它大到能遮住我肚子上的肥肉,这让我觉得舒服不少。抱着一大罐芝士泡芙,我走得也可嚣张了呢。

[-]
公园里小坐一下。
公园美景,泡芙美味。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将恐惧通通吞进胃里的公主勇士。但我想,如若十年前有人告诉我,有一天我会穿着比基尼现身在公开场所,我是作死都不会信的。坐在长椅上我感到奇怪又伴随着淡淡的悲伤,这样的事经比想象得简单许多。

结语。
你不会以为到了三十岁所有不安全感就会全都魔术般地消失了吧?其实我只是想以这样的一个方式庆祝我的三十岁生日,同时,我也想与那些为了形象问题苦苦挣扎的女同胞们分享一下我的故事。这次的尝试对于我来说,是一种释放,也是一种充满希望的有益尝试。

而我现在希望在自己四十岁的时候能赤裸着上身走上街头!

本文译自 buzzfeed,由译者 卧月眠海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