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15 , 14:01

恶意泛滥的社交网络

社交媒体成了最喧闹不堪的粗鄙之地,互联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

本月10号,互联网社区网站Reddit对一批迅速增长的讨厌胖纸的群体叫停。这群所谓的仇胖人士主要是那些将Facebook网友的照片截图发布的人,虽然名字模糊掉了,但是脸还是认得出来的,他们总是为这些不减肥的人感到悲哀、鄙夷。

这个社区带给世界的价值观是不应该存在的。这些成员的五项基本原则中的两条分别是:“没有异议/不肥胖”和“绝对不同情胖子”。公司宣布更改后的一天,Reddit的前25个帖子中有15个在拿超重人士开玩笑的,有的是作为间接的公益广告,宣传肥胖的副作用,有的则是要求Reddit的CEO Ellen Pao下台的。其中排名第24的帖子名为“找到了Ellen Pao的族徽”,贴的图是纳粹标志。

[-]

Reddit在美国访问量最大的网站中排名第十,世界排名第30位。这不是一个暂时现象而是一种趋势。这就是互联网。网络本身是一种经济,现在在言论自由、自我表现和集体利益的虚假赞助下,确实在集体羞辱和恐惧的基础上运行。但是,为什么呢?

Jon Ronson今年出了一本叫《所以你一直被公开羞辱(So You’ve Been Publicly Shamed)》的书,关于互联网时代公平的滥用。书中充满了在互联网上犯些小错误的中产阶级的故事、不合时宜的玩笑、或者只是将那些拿着iPhone工作的人说的话断章取义,他们羞于谈及自己的工作和他们的生活。

Ronson说:“我写了30年的书,从来没有这样大肆批评权力的滥用。这本书是我第一次谈及美国人滥用权力,也受到了很激烈的反对。我们爱挑别人的错,但是却不能处理好我们自己的错误,即使我们清楚在心里知道我们是错的。”

大部分的例子都是对公正的误导,Twitter用户或评论部分常客通常贬低别人所说或所做的,还自我感觉良好,听起来像是在抑制周围人的自由。这种情况下,更多的自由促使简单的转发或评论,正义得到伸张。问题是,整个故事并不是一张图或一条微博能讲清楚的,但是生活却被这个给毁了。

书中一个例子,Hank(匿名)在一个会议上对软件开发人员开了个“这是她说的”玩笑。坐她后面的一个女人一听不爽,就贴他的照片,连同笑话和攻击性的语言发到了Twitter上。于是这位有两个孩子和妻子要养活的男人,回到工作岗位时就被解雇了。后来感觉到众人对Hank的维护,压力山大的老板把这个女人也炒了。

[-]

至于那些坚持不懈嘲笑Facebook上肥胖的朋友呢?他们宣称自己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在嘲笑Pao的帖子中,这些用户说封帖践踏了他们了言论自由。在一些例子中,有超过149000位订阅者认为他们是在试图帮助肥胖人士。

Reddit下属板块旁的永久边栏作为非官方的细则,称身体接受运动其实是“妄想”。按这个社区的逻辑,这个网站可以帮助超重和肥胖的人士,据把自己也看成是仇胖人士中一员的CDC(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说,这些人占美国人口的69%。

但在过去的十年里的数项研究显示,肥胖人士因为受到歧视反而体重会增加两倍,因为这些课程体重反而变得过重。即使是考虑到通过指数、负罪感来使肥胖人士减肥这一“社区”目标,但这并不是个好主意。这种对包罗万象的社会公益都适用的想法已被科学证明是无效的。

公开羞辱的威慑力并不起工作,起码它不会让人做出积极的改变。但是却能神奇地为其他人创造更多的“自由”。公开羞辱确实是毁掉一个被区别对待人士生活的有效途径,但是网络却依仗于此。

这不是政治构建的,网络的运营才不管你是哪个政党哪个派系的。Ronson说:“网上的言行一会儿偏左,一会儿转右,理论上是完全背离社会公正的。人们愤怒不已,但是自己却没有意识到。有的两边讨好,而最尖酸刻薄、最冷酷无情的极端人士最后获胜。

[-]

Ronson认为这我们真正的社会公正不利,如体制问题、腐败和滥用权力等,这些正在发生,因为其本身就是政治和权力机构,而不是旁观者。“这并不是在社会正义,而是替代社会正义的一种宣泄。这成为了毁掉我们不喜欢的某些人的无形方法。”

特别是自上周过后,青少年小说《星运里的错(The Fault In Our Stars)》的作者John Green对此也是深有体会。在他的书还没有火起来之前,他一直活跃在社交网络上,这给他招来了很多恶名。上周,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有证据,一群Tumblr用户指责他有□□癖。

一个用户写到:“我(原文如此)打赌John Green认为人们不喜欢他,因为他是个“笨蛋”或是的书呆子。现实生活中,肯定是个勾搭小女生的谄媚者,这样他可以有一群奇怪的狂热追随。总是有女孩感到自己被误解,然后他用一些手段让她们觉得他很重要和令人满意的。这算是什么?疯了吗?”

另一个用户紧跟其后说:“大家堆评论,不信他不会出来处理,为自己辩护。”

所以Green这么做了,“你们想让我站出来为自己□□待儿童的揣测辩护?好吧,我没有□□待儿童。我对网上的社会公正言论厌倦了,重要的话应该放在重要的事情上,滥用只会使人失掉人性,招人憎恨。”他表示现在会减少网络活动,“愤怒的怪圈劳心费神,保持距离才能感到幸福。”

“互联网上,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仇恨转向另一波仇恨中,自我催眠说我们是多么正义,全世界都是邪恶的。最后都痛苦不堪。” 基本上,现在最有力量的是那些声音最大和最有煽动性的事情,互联网对于John Green这种人已经没有相应的价值了。既然羞辱是现在互联网的趋势,那么越是一无所有的人往往越敢什么都做。

[-]

好消息是Ronson认为这是可弥补的,他并不认为我们作为人应该是这个样子。他看着狗公园里的人们,没有人也没有狗会朝他丢石头或者毁了他的职业生涯的。人人似乎都是那么和蔼可亲。“我希望我们的发现并非如此:网上的我们非常可怕。当然,人们对毁灭的嗜好不能继续下去。”

网上的问题起源于人们的这个基本想法:没有人想重温过去的罪恶,没有人想再回忆起曾经在学校欺凌同学、做不良少年的日子,没有人想承认他们自己是暴民的一份子。但是网络不同,在这里没有必要隐藏。仅仅一条评论或者一个赞就能说你是刁民的一部分吗?

“我认为人们都心里知道像Hank这样的人是被冤枉的,但承认之后让我们感到很难堪。这是大范围的认知失调,不符合逻辑思考。网络上上演的是怪异的、不合逻辑的行事,这也证明了我们行为的低劣。”

Ronson还指出,如果我们不反思自己在网上的行为,可能会致使我们的孩子也这样行事。“几年前,有人对我说‘人们最终会逃离互联网,因为互联网让他们感觉就像他们身处John Carpenter(恐怖电影大师)的电影中。’我当时回答说‘别开玩笑了’,但现在我自己都这么觉得。”

本文译自 thedailybeast,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