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06 , 08:35

一位女战地摄影师的记录:“惨不忍睹”

Lynsey Addario 经常带着她的相机流连于苦难之地,上图为叙利亚难民生活在土耳其政府为他们准备的难民营中。
战地摄影师Lynsey Addario 因为她的工作而闻名,或者说是因为她在战场遭遇的不幸经历。她在战争期间的摄影作品获得了众多大奖,她本人被绑架过两次,一次在伊拉克战争期间,一次在利比亚内战期间。

[-]

在她的回忆录What I Do中,呈现出她工作的另一面,里面收录了大量关于非洲人道主义危机的照片。

2004年她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当时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要求她报道当地Darfur的部落战争。

[-]
母女两人失去了她们在苏丹的家,呆坐在蚊帐中,面黄肌瘦,营养不良,她们生活在南Darfur的Kalma营地中,摄于2005年。

她在面对电话采访时表示,看到这一幕,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了未来的旅行拍摄计划。不仅仅是针对于Darfur,而是对非洲大陆上的国家,像Congo和Somalia。“在这里,我爱上了这片大陆,不只是以摄影师的身份,更是因为这个旅行本身的意义和对一个人的洗礼。”Lynsey Addario如是说。

在第一站,她悄悄溜进了 via Chad,苏丹政府不肯为 Darfur的采访提供记者证。在这里,对人道主义危机的界定是令人心悸的。“Darfur的战争才刚刚开始,成百上千的苏丹难民逃进临近的Chad。”她说“当地的援助机构对涌入的难民并没有充分的准备,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场景,简直就是灭世危机。”

[-]
左图:Vumilia,38岁,在Congo东部的家里被人绑架,在军营里被囚禁了八个月,至少被五名男子□□后怀孕,最近刚生产,摄于2008年。右图:Mapendo,22岁,一直卧床不起,身患皮疹,身体虚弱,在过去的一年里被绑架和□□,摄于2008年。

“太多的故事发生,我想找出一种可以将其记录并加以整理的方式警示人们,”她说“我会继续关注这些可怜妇女的故事。”Addario用她的相机记录下了这些被□□妇女的故事。

[-]
当28岁的Bibiane谈到她在森林被绑架和□□的时候,眼泪从她脸上落下,摄于2008年。

[-]
一名索马里医生在给18个月大的Abbas检查心脏,这里是摩加迪沙的索马里Benadir医院,小Abbas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摄于2011年。

“这并不公平,”Addario回忆道“我站在他们中间眼睁睁看着孩子们死去,却无能为力。”

Addario也关注着可怜的中东女性。2000年的时候,她去为生活在塔利班通知下的阿富汗女性拍摄,尽管当时塔利班禁止留下任何拍摄行为。

本文译自 NPR,由译者 穷酸少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