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7 , 09:15

退伍军人肖像

[-]

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行为,但是对于严重受伤的退伍军人来说,我们可能怎么也看不够,也许也能说,我们根本不愿去看受伤的退役军人。摄影师David Jay的无名战士系列,是他花了三年时间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归来的退伍军人拍摄肖像,但在此之前的20年,他一直是一位时尚摄影师,为《Vogue》和《Cosmopolitan》这些杂志拍摄艺术照片。

他说:“拍摄流行元素和模特,很美很□□,但是完全不真实。”10年前,Jay开始聚焦事实,从疤痕系列开始,为一系列的女性拍摄肖像,赤裸着上身,显现她们的乳房切除疤痕。在他拍摄这些照片的时候,他也正试图消化来自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消息。

“我们知道死亡人数,知道多少人受伤了,我们会想,他们可能受了枪伤,但是从没有照片披露受伤的人长什么样子。” 所以Jay参观了在华盛顿郊外的Walter Reed国家军事医疗中心,他遇到的第一个受伤军人是Nicholas Vogt上尉。2011年,在阿富汗一个爆炸装置在他的脚下引爆,虽然性命保住了,但是他的腿必须截肢。

“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状况,他失去了腰部以下的部分。”他询问Nicholas是否可以为他拍照,“Nicholas非常友好,他说‘听着,我理解你现在所做的,但是我想我并不会参与,至少目前不会。’”

一年后,Jay回到Walter Reed,经过一个房间时,他听见有人叫他“嘿,摄影师!”这一次Nicholas愿意加入了,他一直努力做康复训练,已经有了成效。他经常游泳,还有了女朋友,是Walter Reed的一名护士(现在已经是未婚妻了)。Nicholas允许Jay给他拍照,但是有一些要求,“我希望照片是动感的,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像是等待救治、就此度过余生的那种人。”

David Jay答应了,他拍摄了Nicholas跳入泳池的瞬间,感受着你的身体沉入水中。他双手伸展,双眼紧闭。但在他黑色的泳裤下,什么都没有。Nicholas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反应,他自己感到挺自豪的。“我感到很满足,照片上我是一个完整的人,对这个结果我很开心。”

[-]

这一系列中其它图像相对静止些。Army Spc. Jerral Hancock,在他21岁生日时,一枚路边炸弹击中他所在的开往伊拉克的坦克,爆炸引起的弹片刺入了他的脊柱,导致他全身瘫痪。Jay为他拍摄的照片中还有他的小儿子,其中一张两人眼神交汇,另一张中都盯着镜头。照片中,Hancock赤裸着上身,露出了他的纹身和支离破碎的皮肤、骨头,他的左臂被截掉了。

还有Sgt. Joel Tavera,在伊拉克一枚火箭筒击中他的悍马,全身三分之二的皮肤三级烧伤,包括他的脸。Jay认为这些伤口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你可以想象多少次这些男人和女人听见父母对他们的孩子说‘不要看,不要盯着他们。’我拍这些照片就是为了能让我们看到我们不能看到的东西。我们也需要看到,因为这是我们造成的。”

看见是理解的第一步。

[-]
[-]
[-]
[-]
[-]
[-]

本文译自 advocat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