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7 , 09:00

为什么人们总认为自己是最受苦受累的那个

[-]

“这里大家都不做事,只有我任劳任怨,所有的事都是我干。”深夜,你坐在办公室自我哀怜着,完全没考虑到你很多同事起的比你早、出的差比你远,而你白天比别人刷Twitter的次数多,自己却不忍承认。

事实是,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所做的工作要超过其公平份额。这是人类唯我主义的一个怪癖,心理学家称之为过分要求,社会科学家也观察到了这一现象,在各种各样的团体中都有出现,包括MBA学生、学者、ROTC(后备役军官训练军团)学员、大学篮球队友和已婚夫妇等。当研究人员让这些团体的成员估计自己对某个项目的贡献比,实验累积的结果往往超过100%。

研究过分要求的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行为科学教授Nicholas Epley说:“很明显,在任何团体中你都做不到110%。”在他于200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Epley和一些来自哈佛同事总是要处理学者间常发生的混战:谁才是学术期刊文章的原创作者。当他们询问各自对工作的贡献比后,最后的百分比达到了140%,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另一个实验中所描述的,MBA的一个学习小组,需要完成学期的索赔信贷的小组工作,最后结果达到130%。

另一项研究将问题引向了家庭,早在1979年,滑铁卢大学的研究人员采访已婚夫妇,给他们分发活动列表——分为积极的事情,如家务;负面的,如喜欢寻衅打架;要求他们根据自己的感受为每一项评分。夫妻双方的答案都高估了他们自己的贡献。

不过有趣的是,人们对于事情负面的高估和好的一面结果一样。这表明,过分要求不仅仅是自我渴望感觉良好的结果,或者认为相信自己优人一等。更多的是关于唯我主义:你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其他人。因为别人的想法和(有些时候的)行为对你来说是不可见的,这样就有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你自己身上的自然倾向或偏见。

Epley目前正在写关于这个问题的两份新报告,其中之一提出了在工作场所过分要求的另一种可能解释:人们错误地认为花在某个项目上的时间是具有生产力的,并相应地居功。在最近的一个实验中,Epley的团队将参与者分成了三组,让其中两组猜谜,第三组就坐下来观察,或者像主管一样监督,并“努力平衡小组的协同效应。”

“然后他们就开始协调,但监督者们就是在胡说八道,完全不是在解决问题。” 然而,和实际情况相比,这群志愿者最后都声称做了更多的工作。监督者真地相信他们的协同努力影响了任务,因为两组的分数是相同的。

那么如何从这种偏见中理清自己并在和你的同事或伴侣比较时形成更准确的贡献认知呢?其实相当简单,“和其他你无法解决的事情不同,你完全可以克服这一点,只要对他人多一点点关注就行了。” 在一个实验中,研究人员要求人们在估量自己贡献率之前花一分钟考虑他们队友的贡献。“我们发现这种现象减少了,有时会没有出现。”

有意识地走出你脑中自我中心的思想,持续一分钟,这对你在义正严词的发脾气时很有效果。 冷静下来,“你不是唯一在工作的人。”要意识到这种趋势可能会改善你的人际关系,也如作家Gretchen Rubin所言,会让你更“幸福”。

“现在,当我感到不满或对我做的事情沾沾自喜时,我就会提醒有些事不是我做的,” Rubin在电子邮件中说道,这种新的思维方式还大大改善了她和她丈夫Jamie的关系,“所以当我认为Jamie在写贺卡上也不愿帮我时(这是真的),我会提醒我自己,当他叫我帮忙推车时我也懒得动(这也是真的)。”

所以,如果你把它转化成有利方面而不是沉浸在“我是唯一一个在这里工作的人”的消极情绪中,那么感觉可以帮助你从别人的角度考虑事情是什么样子。“你是你自己世界的中心,但不是其他人的。”

本文译自 advocat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