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6 , 17:59

极限运动,是死亡冲动还是寻求刺激

[-]

不久前,著名的极限运动员Dean Potter和另一位登山者Graham Hunt,在塔夫特观景点(约塞米蒂山谷的一处眺望台)尝试滑翔衣时出现事故身亡。之前, YouTube发布一个视频,73岁高龄的定点跳伞者James E. Hickey在表演他的点燃降落伞绝技时不幸身亡。这三起事件似乎证实了极端运动员们的冲动和寻求刺激的个性所具有的固有悲剧性,除了冲动和刺激还有什么可以解释这样的爱好,包括从7500英尺的悬崖(不管带不带降落伞)上跳下来?

这些真的都是非常危险的追求,飞行鼯人(Wingsuit Jumping)于不太了解形势的人来说就有点像把自己变成了一只人类飞鼠。滑翔衣在腋下和两腿间有降落伞一样的襟翼,可以让穿着者随风飞翔。这是定点跳伞中的一种,哪里基点高、跨度大就从哪里跳,委婉的说就是有很高的风险性。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106名定点跳伞运动员中,72%都亲眼目睹过死亡或灾难性的跳跃。

所以认为这群人顶着这明知存在的危险只为自己开心是完全合理的(Potter去年失去了Clif公司的赞助,因为该公司不赞成他的冒险)。但这对昆士兰科技大学的心理学家Eric Brymer来说并不是精确的描述,他对极限运动员进行了十年的研究,认为很多极限运动员并非冲动任性之人,他们不仅心思缜密、计划周详,而且他们也避免追求“像瘟疫一般的”快感。

[-]
Alex Honnold

Brymer解释说,在他工作之初,所接触大多数的心理学科学文献和极限运动都与特定的特性相联系,而且“并不是很好的描述,寻求刺激、享乐主义,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喜欢冒险。”,研究生时期他在一家户外探险公司工作,这些东西在他遇到的那些极限运动员身上没有任何显现。在进一步调查后,他发现大部分研究都是基于青少年和年轻人做的,这类人群冲动性很强,决策很糟。

但当他专门对有经验的极限运动爱好者进行研究后发现,没有证据证明参与者们都是不计后果的,或者有某种弗洛伊德死亡的愿望。相反,Brymer发现“老”极限运动员,即超过25岁的对运动的高度谨慎和风险度一样高。“这些人中很多都是非常聪明的,很有方法和组织性。”他采访的运动员都不会一个人自发去一处悬崖上冒险,相反,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他们会花费多年研究当地环境和需要的装备,例如降落伞,“为了保证安全,也为了保证成功。”

如果这些运动员的方法比我们其他人猜测的要更加周到,那动机才是他们进行极限运动的首要原因。他们不仅寻求肾上腺素的上升,相反,很多人都通过类似冥想的方式来回归现实,“你处在那种情况下时,一切都随风而逝,你只关注现在所处的境地。”

[-]
Dean Potter在优胜美地塔夫特观景点走钢索

Potter接受ESPN的采访曾这样描述:“我的视力更清晰、对声音更加敏感、平衡感更强,我被美景所包围…我的脑海里有什么闪烁而过,然后生活中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接受Brymer采访的运动员也表达了类似的情绪:“这些活动本身可以让你的经历超越日常生活,我们会谈论活着的感觉,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事物。正让我们对人类的能力有了一瞥,在日常生活中是体悟不到的。”

对极限运动员的另一个常见误解是,他们的恐惧反应肯定比我们弱,我们看Potter在约塞米蒂山脉的表演都觉得头昏眼花。Brymer说:“人们认为,因为你喜欢定点跳伞,你这么做并没有恐惧。事实上,恐惧是经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不是说没有恐惧,或者忽视这种感觉,而是学习使用这种感觉。

人们倾向于把情绪分为“好”和“坏”,不愉快的焦虑恐惧通常被放置在“坏”的类别。但这可能不是思考感觉问题的最好方式。恐惧可以唤醒你,让你更加警惕潜在的威胁或可能出错的事情——所有的事情在有潜在危险的情况下非常有用。(Brymer采访的定点跳伞者表示不喜欢和不会害怕的人一起跳伞。)当站在悬崖的边时,如果跳伞者变得有点害怕,这段时间他会用来检查前期准备:身体准备、环境条件、设备本身。如果不是完全正确,比如风向不对,经验丰富的运动员会立刻停止,回头再来。

但如果在将心里面的列表都检查一遍后,一切准备无误,就是时候推开恐惧去行动了。“在恐惧经历和专业知识、培训间有着一定的联系,”Brymer说,“他们不是在面对恐惧时却步,而是会说,‘好吧,我真的需要集中注意力,来真的了。’”恐惧的存在最终让他们“能够克服恐惧…这是他们能有这些经历的影响因素之一。”

本文译自 advocat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