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3 , 00:10
57

犯下「道德罪」的阿富汗女因

# Zoey Liu 投递译稿:

Gabriela Maj是位波兰裔加拿大摄影记者,作品见于《纽约时报》、《彭博社》、《新闻周刊》、《先生》等。从2010年到今年,Maj在阿富汗采访拍摄了100多位因犯“道德罪”受到监禁的女性,并以此为主题出版了个人第一本书《Almond Garden》(杏仁园)。出版所得的一部分被Maj捐出,用于维护阿富汗女性的利益。

《Almond Garden》这个书名源自喀布尔郊外的巴达姆巴格女子监狱。阿富汗各地有无数名妇女和女孩因“道德犯罪”而被收押在类似地方。逃离虐待、强制婚姻或家庭奴役,婚前性行为,拒绝卖淫或被强暴,这些都被定义为“道德犯罪”。施暴者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受害者却被关在牢房里。那些怀有身孕的“道德女犯”则不得不与肚子里的小生命一起面对毫无希望的未来。

[-]

2010年由于一次工作,Maj来到了阿富汗的一所女子监狱。工作结束之后,她再也没办法忘记在监狱里看到的面孔和听到的故事。于是这位女摄影记者开始寻求探访更多的监狱,虽然遭遇多次被拒门外,Maj还是找到了一些进入牢房的机会:多亏了她不容易构成威胁的女性身份。

获准进入后,Maj和一名翻译会被带到“道德女犯”的房间。有时房间里只关押着一个犯人,有时是好几位。Maj的采访方式不复杂,她喜欢干脆地脱掉鞋子坐在“女犯”旁边,问她或她们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受访者害怕自己的分享将招致更可怕的惩罚,这点Maj考虑到了。她向受访者们保证只有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才会录音拍照以及向外界公开谈话内容。有些被关押的女人自始至终都选择了沉默,即便如此,渴望发声的大多数还是让Maj吃了一惊。很少有人会关心这些“女犯人”的遭遇和境况,Maj的到来让她们感到欣慰,哪怕只是片刻的。

[-]

这类女子监狱提供基础的食宿,没有围栏或专门的看守,受监禁的女性可以获得一定程度上的个人空间。但监狱的医疗水平参差不齐,让人担忧。除此之外,这些女性没有任何获取精神支持的来源。收押的许多女性曾遭性侵怀孕,现在她们不得不在监狱内抚养孩子。

Maj问她们出狱后的打算,得到最多的回答是:“我会被杀死。”这是阿富汗的现实,足够好运的女人在释放后找到了避难收容所或搬去大城市,剩下的则很有可能被杀害。刑满释放在“女犯们”听来同样苦涩,家人早就因为“道德罪”完全否定和远离了她们。Maj在项目结束之后努力保持着与这些阿富汗女人的联系,却心痛地得知至少已经有两名受访者在出狱后被家庭成员“荣誉谋杀”。

[-]

[-]

[-]

[-]

[-]

[-]

[-]

[-]

本文译自 featureshoo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2)

TOTAL COMMENTS: 57+1

[2] 1 »
  1. 2805151

    @费孛沓: 噗,阿富汗没有挨打?
    伊拉克没有挨打?
    在他们自己作为一个国家之前,都是奥斯曼的一部分,一战以及之前奥斯曼没有挨打?
    说白了,宗教本身缺乏革新、加上持续不断的动乱才导致了这些地区的落后,而不是反过来。
    不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能像德意志民族、波斯民族和中华民族这样,能在内外交困之下迅速挣脱出来的。

  2. 汤姆猫
    @3 years ago
    2803514

    所以说,绿教是人类文明的毒瘤。

  3. 费孛沓
    @3 years ago
    2802591

    @十一哥: 不是人类不进化,而是人类文明这百年来进步太大,绿教仍然因循守旧,就显得落后了。而绿教之所以一直因循守旧,很大程度在于落后却没有挨打(当年挨过打的土耳其就要好很多)。

  4. 2802313

    可怜啊,他们的妈难道是男的?

  5. 十一哥
    @3 years ago
    2802300

    绿教到现在还存在,人类怎么进化的?

  6. 2802228

    看到这个标题就知道肯定有人要吐槽错别字

  7. 咿呀咿呀哦
    @3 years ago
    2802217

    美国不是去解放阿富汗了吗?怎么打完仗就没动作了?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