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2 , 11:55

日本二战毒气制造者的忏悔:我是披着人皮的魔鬼

[-]

88岁的藤本安马在二战期间帮助大日本帝国陆军制造毒气,现在一直饱受折磨,“我是披着人皮的魔鬼”。因为处理毒气,现在他还患有支气管炎。他之前在广岛县大久野岛的一处小岛上的工厂工作。大久野岛现在是度假胜地,被指定为国家度假村,而当年因其为军事重地,一直没有出现在地图上面。

直到1945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这里生产了超过6000吨的有毒气体,以及热气球和烟雾弹等武器。生产的诸如芥子气和路易氏毒气等腐蚀性毒气都用在了战场上,包括中国。这里据说雇佣了6000个工人,还有藤本这样的年轻学生。

1929年5月,军队在那里建立了工厂。藤本申请去那里工作,因为这既是学习的机会还有薪水拿。当时并没有提供详细信息,只知道是和军事有关。1941年,14岁的藤本一踏上岛就闻到了浓重的化学气味。但在上完化学课和实践强化训练之后,他才明白这家工厂是生产有毒气体的。他被分配到制造路易氏毒气,这是一种灼伤皮肤有机砷化合物。

生产过程中有许多事故,虽然戴着防毒面具,但由于老化严重,在气体泄漏时他的眼睛会熏得泪流不止、喉咙像在燃烧一般。这类事件都是家常便饭,有一次他试图将路易式毒气从容器中移出,不小心将浓缩物溅出,他的脸被面具保护幸免于难,但脖子上起了10个水泡。尽管经过消毒处理,伤处还是经过了两个月才痊愈。

藤田冒着生命危险做着这项工作,但他对此深信不疑。他在三原市家中接受采访时说:“受用毒气赢得战争的口号激励,我想做到最好。”战争结束后,藤田患上慢性支气管炎。1995年,68岁的藤田被认定为气体中毒,许多他以前的同事已死于肺癌。

藤本在手术中对他所做的一直感到内疚,“我所做的是犯罪,”他说,“我是一个魔鬼。为再次做人,我不得不直接面对过去的责任。” 在过去的20年中,藤本有机会就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这个工厂其它的工人则都选择保持沉默。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但是他一直坚持着:“一旦我停下,就没有人会讲这些故事了。”

85岁的冈田玲子也是这个工厂的工人,她将岛上的战争历史做成了画册讲给学生们听。1944年,15岁的玲子被指派去生产热气球。战争结束后,她按命令运输大量的金属桶到附近的岛屿。桶中溢出的液体让她喷嚏不断,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想桶里装的是什么。

战后,玲子成了一名美术老师。1989年1月裕仁天皇死后,进入昭和时代(1926年至1989年)她才反应过来,她有强烈的感觉——所有日本人都是战争的一份子。这个岛后来发展旅游,历史物证已经被抹干净了。这给玲子敲了警钟,她决定画一本书来记录她的经历,“我想我必须将我经历的传递下去。”  

玲子也采访了以前的工人,那时她才发现金属桶中是有毒气体,生产的热气球是用来杀美国公民的。她震惊地发现她已经中毒了,而且还参与了杀人。 “我意识到我在这场罪恶的战争中也扮演了角色,我是一个罪犯。” 1989年12月,她的书完成玲子将书和道歉信一起寄到了美国。

学生们专心听她用图画讲述她的亲身经历,他们中的一些人写信给玲子告诉她他们会思考她的故事,有一些则担心毒气影响她的健康。玲子也认为她的使命是作为证人把自己的经历公之于众,“作为一名出生在日本的人,在我活着的这段时间,我想我的余生都需要带着这种责任。”

本文译自 Japan Times,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3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