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2 , 21:57

空中交通管制员平时做些什么?

[-]

我们都知道陆上交通指挥,那么空中交通指挥员的生活是怎样的呢?联邦航空局的Scott Shelerud给我们讲述了他作为空中交通管制员的生活。

我(Scott Shelerud)很享受作为调度员的生活,也鼓励我的儿子走这条道路,他现在和我一起工作。在这份工作之前,我是一个制造工程师,处理焊接技术和装配问题。人们问及我的工作时,在我做出了解释后只看到他们眼中的呆滞。现在人们对我做的非常感兴趣。虽然琐碎的事情很多,但这也是工作中积极的方面,在社区我们也是受人尊重的成员。

我们需要了解大量的信息。标准操作程序书籍、协议、设备操作手册和应急预案等有几英尺厚。显然,我们必须全天照看着这些事情,而且期望你每次都是对的。

飞机航行只是整体工作中的一小部分,还有很多其它因素在空中交通中发挥着作用,例如途中像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这类中转站、飞机性能特征、噪声考虑、地面程序延误或停止,路线还受体积、天气、设备、雷暴、暴风雪和蝗虫等影响。

我把我们的工作比作的消防员,很多时候我们的工作就是走流程,很多人都可以做。但是,你能胜任是基于你面对极端的压力能否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决定。这个职业里很多人都享受这些时刻,“正常”时候可能会比较无聊。与急救医生一样,面对压力我们会感到兴奋。

但和急救医生不同,如果我们犯了错误通常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有案可查,会不断公之于众。出现事故,会通过录音来检查出了什么问题。语音录音和雷达数据也会随机进行审查。

我们需要在各种时间工作:不分白天黑夜、不管是节假日还是周末,或者是我们孩子的音乐会、家庭聚会,等等。如果我们感到不舒服,在没有不能咨询航空军医的前提下,不能擅自服用非处方的抗组胺剂。今天的工作不能推到明天,你需要现在立马将它完成。

另一方面,我们的报酬不错。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当我们拔掉耳机后就兴致勃勃地回家了,不用带什么任务回家。我们的雇主似乎不太可能破产。

我们一整天都在听着人们说,“好的,先生”或“明白,女士”,人们按我们告诉他们的去做。这样我们很容易忘记公众会有不同的回应。我们的工作是评估持续变化的交通情况,并把这些能力带到了日常开车中。空中交通管制员一般都是优秀的司机,当我们发现其他司机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确定会将出现的交通情况时,会很苦恼。

我们越来越习惯别人对我们的立即服从,这对我们的人际关系影响很大。有这样的伴侣,也无怪离婚率之高。真正可以理解一个管制员的是另一个管制员,于是有了很多办公室调情。我们玩命工作,但我们中许多人也拼命玩。很多人会玩赛车、摩托车、跳伞、快艇等等。我们会以六倍的速度缓解你所谓的“工作压力”,然后第二天早上去上班。但退休后寿命比平均寿命要短一些。

因为极少数人,我们工作近来受到许多审查。绝大多数的空中交通管制员都是值得尊敬的专业人士,我们为身为世界空中交通管制系统的一部分感到无限骄傲。

本文译自 Mashabl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