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0 , 09:15
68

基本收入运动:让每个人不工作都能有收入

[-]

37岁的Scott Santens是基本收入运动的一名倡导者,在网络上有成千上万的粉丝。他认为政府应该为每个公民提供每月津贴,足够支付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基本收入的想法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而且一度有不同领导人的支持,如马丁·路德·金和理查德·尼克松。

Santens最近思考很多关于鱼的问题,特别是这句名言:“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及,授人以渔则可解一生之需。”他想知道的是:“如果你修个机器人来钓鱼,人是会挨饿,还是所有的人都能吃上鱼。”Santens已经采取行动,开始为自己每月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进行众筹,而不是坐等政府进行改革。目前他的目标完成了近一半。

他认为就业增长已经跟不上自动化的步伐了,政府提供基本津贴是可行的补救措施。“不仅仅是未来需要基本的收入,我们现在就需要它,”Santens说,“人们看不到自动化,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它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在工作上、薪水上、可接受的时间、极端的不平等和消费者购买力的损失。”

许多专家认为,和20世纪不同,这个世纪的人们已经无法通过教育和偶尔的技能提升来保持领先自动化一步的状态了。牛津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警告称,现在47%的工作在未来20年会被自动化取代。对机器人代替人类劳动的担心在主流媒体频繁出现,包括《华尔街日报》的头版。最近的出版物,如《第二个机器时代》和《谁拥有未来》,都预测机器人和人力的交锋何时到来,时代已经不同了。

其他国家的人,特别是在欧洲,关于基本收入的想法似乎比美国人更加开放。瑞士正考虑一个基本收入的提案,大多数芬兰议会选举候选人都支持这个想法。但在美国,这个问题在主流政治家面前仍然行不通,因为涉及到对基本收入的公平性和实用性的怀疑,以及对自动化取代白领工作这一前提的抵制。所以Santens只能自己想办法实施。

“我的解决方案是众筹,为倡导全民拥护基本收入的活动者集资作基本收入。”与大多数众筹不同,Santens不是为某个特定的项目如科技公司、非营利组织或故事片筹钱,也不是为了付医药费等具体问题,他筹钱来保证生存。众筹多出来的钱,即每月1000美元以上的,他将会捐赠给其他拥护基本收入人士。但是他会留下他做自由撰稿人赚得的钱。他说政府进行基本收入是同样的:人们会从他们的工作中赚更多的钱。

众筹来保证基本收入的方法也有一些承诺:德国超过19000名基本收入的拥护者目前无条件资助11人,每个月给他们1000欧元的津贴。最开始的几名人士是通过彩票选出来,2014年9月开始接受他们的基本收入,第十一个人是今年5月7日宣布的。

马萨诸塞州榆树学院哲学教授Jason Burke Murphy也是一位基本收入活动家,一直关注从事着在德国这一项目,“这个项目比我想象中运作的更好,”他说,“访问的数量和媒体的反应也让人印象深刻。”事实上,被选中的人的故事都令人欢欣鼓舞。例如,其中一位接受者用他的新收入完成了他的论文。另一位则辞掉了呼叫中心的工作,继续学业成为了一个教师。正如一名匿名评论家所总结的:“我没有意识到我们都是不自由的。”

Santens众筹尝试不仅被自由主义者(liberals)和政府福利部门的进步人士所接受,也受到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s)的赞同,比如圣地亚哥大学的哲学教授Matt Zwolinski。在Zwolinski看来,一个基本的收入将减少目前1万亿美元的社会保障官僚主义噩梦,他称赞了Santens的努力,因为其行为证明了基本收入是可实施的,没有政府的介入,人们仍然会工作。

“很多人会假设社会保险、邮递或基本收入是一个好主意,然后不加思考地想我们需要政府进行管理,”Zwolinski说,“但并不是这样,我认为很多时期在现代国家,重大的社会目标更好的实现是通过自愿分散行动完成的,而不是通过强制性的集中控制。”

然而,其他基本收入众筹项目的倡导者们持怀疑态度。“如果这有助于少数积极分子让这一概念变得可见和引得支持,那么我认为这可能是积极的,但这看上去非常边际化。”基本收入倡导者Martin Ford说,他是《机器人的崛起》作者一书的作者,预测自动化系统会迅速扩张代替人的工作。

“遗憾的是,很多最需要一个基本的收入的人对志愿者不会产生同情,” Ford说,“你看看那些慷慨的捐赠,捐给一个家庭的、孩子的和宠物的,就是没有捐给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的。” Ford对所谓的“自由主义/ 技术乐观幻想”提出了警告, “政府,有它的缺陷,但是也是唯一的工具。”

那些对基本收入持怀疑态度的人可能会问:如果给人们足够的生活费,他们不会停止工作吗?他们不会变懒吗?伦敦大学发展研究和地球的基本收入网络创始人之一,Guy Standing提供了证据,“当人们因为担心停止工作时,他们会变得更有生产力。”

全球收入基本运动的领导者Karl Widerquist很赞赏Santens的项目,“我们需要为每个生活的公开融资,私人慈善机构做不了这个。一个私人的基本收入是展示它是如何工作的,让人们去关注这个问题,并进一步进行真正的基本收入全民运动的。”

Santens要求基本收入的拥护者们在Twitter上稍微做下白日梦,想象如果他们有一个基本的收入,他们会如何处理自己的时间。比如“我可以(更有尊严地)自由写作。” 对于Santens自己来说,他会继续做一名自由撰稿者,“唯一的区别将是我的生活质量,我能够负担得起最基本的生活,不需要太担。这没什么大不了…每个月开始你都知道交房租和吃饭的钱就在那儿。我可能终于能爬出债务堆,开始存些钱。”

“但目前我只能将我的热情倾注在基本收入运动上,我为我现在所做的感到幸运。”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TOTAL COMMENTS: 68+1

[2] 1 »
  1. 2802048

    @ranger: 不凭什么,因为这样演化的人都死了。

  2. 2802042

    @me: 希腊低福利??你在逗我么?希腊政府的破产不就是因为公民福利高

  3. 今野绪雪
    @2 years ago
    2799379

    @me: 很认同你的说法,其实辩论的根本问题在于对生产力发展、对人性本身,对社会认知的差异造成的,这个很难统一。
    那就说说客观条件,从现在生产力发展的速度来看,技术奇点可能会很快到来,社会结构组织方式都将会产生巨大的变化。所以解放一部分人去做可能更适合和喜欢的事貌似是个不错的点子,社会也几乎是肯定的有一部分人被养起来。
    另外人口资源压力什么的也不必担心,毕竟社会发达带来的结果是大家都推迟要或者不要孩子,世界人口到了峰值以后肯定会减少的。我对欧洲几个国家有那么一点点点了解,当然喜欢在Instagram秀的少数土豪不算,大多数小伙伴们没几个愿意像父辈那样高耗能的活着,汽车也不愿意买,吃啊住啊也不那么讲究,要没外国土豪们来消费,奢侈品什么的都得倒了。

  4. 2799367

    @一个研究生: 自动化不就搞控制的么,像你这样作为业内人士还保持这种纯真和乐天真让人感动

  5. 2798973

    自动化生产搞得再牛逼 没人拿钱去消费怎么办呢? 白送吗?

  6. 藤藤菜
    @3 years ago
    2798878

    就这评论水平,那煎蛋对于我来说也只能当个新闻网站用了

  7. 2798869

    喂,那个钓鱼的机器人出故障了——正抓人喂鱼呢!谁特么去处理下这事?

  8. 2798865

    @双黄蛋:
    所谓好奇心、求知欲、想象力都是本能
    好奇心——让个体更容易获得食物以及其它生存所需
    求知欲==好奇心
    想象力——本质上就是一种从过往经验中进行学习并对未来势态做出预测的能力

  9. necrohan
    @3 years ago
    2798779

    评论比正文还多,我统统都没耐心看

  10. 2798663

    @一个研究生: 我完全赞同你对于自动化的目的的想法!而且我深刻的觉得基本收入运动和你的理想是一样的:让人去做人的工作。
    搞这运动的人,肯定不是为了“造就了一个世代懒惰的人”,这只是批评者的推测的结果吧。
    造成结论的区别,在于两点
    首先,社会是否有足够资源供给所有人的基本生活。在你眼中,不足以。应该把有限的资源提供给已经展现了价值的人。而在支持者眼中,足够满足。虽然用到高价值项目上的量会相应减少,但是这可以给更多人展示价值的机会。钱,资源,咱不缺这点。
    第二,如果给所有人提供基本的收入,必然会造成一部分现在还努力的人变得更懒惰,也一定会造成一部分现在没机会展现才能的人得到机会。现在的问题是,究竟综合下来产出更多,还是损耗更多。

    那为何结论不一样呢?说白了,你见到缺资源,科研缺资源(但是只是不足,而不是赤贫),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更是缺资源。你看到的人都是资源不足还在努力的人,看到的人都是展现了自己的能力的人。在你眼中让这些人有更多资源师当务之急。另外,你大概还看到很多资源足够了就变得懒惰的人。
    而老美不缺资源,老美看到的整个社会不缺资源。看到的是有机会展现能力或者培养能力的人,因为其个人极度匮乏资源而根本没有得到机会。看到的是更多资源分布在并不那么急缺的地方。

    那么,究竟谁见到的世界更真实呢?
    究竟是社会底层的潜在生产力被资源不足所束缚?还是上层的潜在生产力被资源不足所束缚?
    给社会底层更多资源,究竟能提高多少生产力和效率?提高的生产力是否超过投入的资源?会不会反而降低其生产效率?

  11. 美食家18
    @3 years ago
    2798642

    你看吧,长的好都不愿意工作,也不愿意卖

  12. 2798624

    @me:
    首先我要说,这种所谓运动的本质是无政府主义。在文中,得到这种收入的人是非常少的,而供给的人则很多,所以,如果这种运动要扩大到每个人,就必然意味着任何人都同时要成为受益者和供给者。如果我在接受别人的供给时还要供给别人,那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只能通过时间上错开的方式实现。也就是说,当你有一个稳定工作时,要成为供给者,而不能稳定工作时,则是受益者。所以你看到了,这种运动跟政府的税收福利制度的唯一区别是要不要通过一个统一机构来进行。至于你所说的让人得到基本生活保障来去除生活压力,那跟这种运动毫无关系。生活压力本质上来源于技术条件,比如对于食物,如果农业落后,一个农民种出的粮食只够一个人吃,那么每个人都必须去种地,你想写文章搞创作是不可能的。这种运动的前提条件也是所谓自动化生产。所以对于中国这种技术水平还比较落后的经济体,搞这种运动根本不可能解决人的生活压力问题。至于无政府主义是否能比政府运作的好,我的个人观点是不可能,税收的前提是暴力支持,靠良知实现的所谓运动不可能将社会所有人都纳入进去,更不可能保证公平。

  13. 自动洗切炒
    @3 years ago
    2798608

    @一个研究生: 简直不能更正确

  14. Mr_wNN
    @3 years ago
    2798575

    自动化一定是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w

  15. 哈佛教授
    @3 years ago
    2798529

    难得楼上几位写那么多,因为太长了,抱歉我一句都没看。。。

  16. 一个研究生
    @3 years ago
    2798398

    @me:
    我并不想花费时间谈论哲学、社会或者心理学,这本来便不是我所擅长的方向。
    只不过我个人而言,之所以学习电脑科学,以至于钻研深度学习——你们口中的“自动化”的一部分,每天早6晚12拿着仅仅够吃喝住的奖学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这么浪费青春?
    没有一个致力于搞科研的人是为了钱,因为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博士过的很挫,教授很穷。如果我们想自己变得有钱,那么我们早就在本科毕业的时候去某一个公司工作了。必然,我们搞科研,是为理想居多——无论怎么外界的人怎么鄙夷也罢,这是事实,的确是为了理想。
    而我的理想,希望人类能够尽量的自动化,绝对不是为了所谓的“人类基本收入运动”,我不但丝毫不相信其可行性,再者怀疑它不道德。只是啃老而已,啃的”老“是上个世纪以来所有的学者的心血,并糟蹋年轻人的进取心。
    我希望我们依旧是那么竭尽全力的生活着,但是每一分每一秒,都能用到值得我们用的地方,譬如创造性的思维,譬如,而不是浪费在重复机械的学习、重复机械的工作。我可以肯定,在所有专业里面,计算机相关的专业必然是最烦琐的,我们大部分的时间并不是像物理系、数学系那样,做”人“的工作,激发想象力,肆意地思考。而是跟愚笨的计算机打交道,维护恶心的代码,跟诡异的架构打交道,调试底层的东西。正如我上面所说过一样,无数人在做这些恶心烦琐的工作,是期望我们做了之后,没有人再需要做了,而可以把珍贵的时间,放到”人“的工作上。世界上机械的工作,又少了一样。但如果结果造就了一个世代懒惰的人,那么简直太让人痛心了。

  17. 到底怎么了啊
    @3 years ago
    2798390

    @一个研究生: – -我要是什么都不用担心就不会犯抑郁症直接休学回家。

    然后我只要享乐,享乐,追求,带领着身边的人一块享乐,然后在好奇心和不满于现状的基础下不断努力达到一个很好的目标。
    – -可是实况是,我要花时间休养,然后增加武力值,再创造一个理想的世界陷进去。

  18. 一个研究生
    @3 years ago
    2798383

    @me: “如果一个社会八成的人都要为下顿饭奔波,如果一个人要早出晚归十年才能赚到自己创业或者再深造的钱,如果一个生来赤贫的人或者曾经富裕但是破产的人没钱来买书看(美国正版书贵哦)没钱买纸笔没钱上网。”

    如果那个人在成年以后依然是这样,那么就证明了他没有才能,因为他的产出仅仅能供给他自己,属于劣质资本。社会并没有奢侈到给一个人无限的机会去实现自己。

    你所提出的例子,只是说明未成年人教育公平的必要,而不是基本收入运动的必要。科技发达并不是支持“基本收入运动”的理由,科技仅仅是加快资源榨取的速度和效率,或者增加资源的种类,但是资源的本身并没有改变,是不足以支持那么多人的。

    社会不需要那么多的人,而这个“不需要”,需要有一个机制去实现。我们为什么要沉迷在外部环境会变友好的幻想中,而不能去承认外部环境本质真实的残酷?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