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20 , 09:15

基本收入运动:让每个人不工作都能有收入

[-]

37岁的Scott Santens是基本收入运动的一名倡导者,在网络上有成千上万的粉丝。他认为政府应该为每个公民提供每月津贴,足够支付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基本收入的想法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而且一度有不同领导人的支持,如马丁·路德·金和理查德·尼克松。

Santens最近思考很多关于鱼的问题,特别是这句名言:“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及,授人以渔则可解一生之需。”他想知道的是:“如果你修个机器人来钓鱼,人是会挨饿,还是所有的人都能吃上鱼。”Santens已经采取行动,开始为自己每月1000美元的基本收入进行众筹,而不是坐等政府进行改革。目前他的目标完成了近一半。

他认为就业增长已经跟不上自动化的步伐了,政府提供基本津贴是可行的补救措施。“不仅仅是未来需要基本的收入,我们现在就需要它,”Santens说,“人们看不到自动化,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它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在工作上、薪水上、可接受的时间、极端的不平等和消费者购买力的损失。”

许多专家认为,和20世纪不同,这个世纪的人们已经无法通过教育和偶尔的技能提升来保持领先自动化一步的状态了。牛津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警告称,现在47%的工作在未来20年会被自动化取代。对机器人代替人类劳动的担心在主流媒体频繁出现,包括《华尔街日报》的头版。最近的出版物,如《第二个机器时代》和《谁拥有未来》,都预测机器人和人力的交锋何时到来,时代已经不同了。

其他国家的人,特别是在欧洲,关于基本收入的想法似乎比美国人更加开放。瑞士正考虑一个基本收入的提案,大多数芬兰议会选举候选人都支持这个想法。但在美国,这个问题在主流政治家面前仍然行不通,因为涉及到对基本收入的公平性和实用性的怀疑,以及对自动化取代白领工作这一前提的抵制。所以Santens只能自己想办法实施。

“我的解决方案是众筹,为倡导全民拥护基本收入的活动者集资作基本收入。”与大多数众筹不同,Santens不是为某个特定的项目如科技公司、非营利组织或故事片筹钱,也不是为了付医药费等具体问题,他筹钱来保证生存。众筹多出来的钱,即每月1000美元以上的,他将会捐赠给其他拥护基本收入人士。但是他会留下他做自由撰稿人赚得的钱。他说政府进行基本收入是同样的:人们会从他们的工作中赚更多的钱。

众筹来保证基本收入的方法也有一些承诺:德国超过19000名基本收入的拥护者目前无条件资助11人,每个月给他们1000欧元的津贴。最开始的几名人士是通过彩票选出来,2014年9月开始接受他们的基本收入,第十一个人是今年5月7日宣布的。

马萨诸塞州榆树学院哲学教授Jason Burke Murphy也是一位基本收入活动家,一直关注从事着在德国这一项目,“这个项目比我想象中运作的更好,”他说,“访问的数量和媒体的反应也让人印象深刻。”事实上,被选中的人的故事都令人欢欣鼓舞。例如,其中一位接受者用他的新收入完成了他的论文。另一位则辞掉了呼叫中心的工作,继续学业成为了一个教师。正如一名匿名评论家所总结的:“我没有意识到我们都是不自由的。”

Santens众筹尝试不仅被自由主义者(liberals)和政府福利部门的进步人士所接受,也受到一些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s)的赞同,比如圣地亚哥大学的哲学教授Matt Zwolinski。在Zwolinski看来,一个基本的收入将减少目前1万亿美元的社会保障官僚主义噩梦,他称赞了Santens的努力,因为其行为证明了基本收入是可实施的,没有政府的介入,人们仍然会工作。

“很多人会假设社会保险、邮递或基本收入是一个好主意,然后不加思考地想我们需要政府进行管理,”Zwolinski说,“但并不是这样,我认为很多时期在现代国家,重大的社会目标更好的实现是通过自愿分散行动完成的,而不是通过强制性的集中控制。”

然而,其他基本收入众筹项目的倡导者们持怀疑态度。“如果这有助于少数积极分子让这一概念变得可见和引得支持,那么我认为这可能是积极的,但这看上去非常边际化。”基本收入倡导者Martin Ford说,他是《机器人的崛起》作者一书的作者,预测自动化系统会迅速扩张代替人的工作。

“遗憾的是,很多最需要一个基本的收入的人对志愿者不会产生同情,” Ford说,“你看看那些慷慨的捐赠,捐给一个家庭的、孩子的和宠物的,就是没有捐给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的。” Ford对所谓的“自由主义/ 技术乐观幻想”提出了警告, “政府,有它的缺陷,但是也是唯一的工具。”

那些对基本收入持怀疑态度的人可能会问:如果给人们足够的生活费,他们不会停止工作吗?他们不会变懒吗?伦敦大学发展研究和地球的基本收入网络创始人之一,Guy Standing提供了证据,“当人们因为担心停止工作时,他们会变得更有生产力。”

全球收入基本运动的领导者Karl Widerquist很赞赏Santens的项目,“我们需要为每个生活的公开融资,私人慈善机构做不了这个。一个私人的基本收入是展示它是如何工作的,让人们去关注这个问题,并进一步进行真正的基本收入全民运动的。”

Santens要求基本收入的拥护者们在Twitter上稍微做下白日梦,想象如果他们有一个基本的收入,他们会如何处理自己的时间。比如“我可以(更有尊严地)自由写作。” 对于Santens自己来说,他会继续做一名自由撰稿者,“唯一的区别将是我的生活质量,我能够负担得起最基本的生活,不需要太担。这没什么大不了…每个月开始你都知道交房租和吃饭的钱就在那儿。我可能终于能爬出债务堆,开始存些钱。”

“但目前我只能将我的热情倾注在基本收入运动上,我为我现在所做的感到幸运。”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