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18 , 23:16

生物伦理学家访谈:改造人类是大势所趋,比如换上猫的眼睛

[-]

如果我们还不就气候变暖采取一些措施,人类就会厄运临头。但我们能做什么?碳排放量持续增高,地球工程会有潜在危险,而我们却还不断在为无休止的政治辩论感到烦恼。一名生物伦理学家有一个很激进的想法:通过改造人类来改善环境。

几年前,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家和哲学家Matthew Liao与人合作写了一篇名为“人类工程和气候变化”的文章,在当时引起了轰动。Liao和他的合作者们认为应该认真考虑将改造人类作为气候变暖的潜在解决办法。这些想法听上去非常疯狂,如今已经2015年了,人类工程对公众的好处并非闻所未闻。为了公众的健康,我们给孩子接种疫苗并在日常用水中加入氟化物。当然,这些行为也伴随着一些争议。下面是采访记录。

环保政策面临的挑战之一是人们很难改变他们做的事情,包括回收利用和节约用水这种小事在内。如果我们无法号召人们改变他们的行为,你怎么能期待着人们能接受号召来改变身体呢?

我们正在试图找到双赢的解决办法,即使它无法对气候改变带来任何帮助你也应该去做这些事。

就像给人注入能让他们对红肉过敏的补丁一样。有不少人对它感兴趣,希望借此来减少他们的红肉摄入量。我曾就此做过演讲,后来一名制药代表过来问我是否对此拥有专利,并表示它将在布鲁克林大受欢迎。你知道那将大受欢迎。你看看餐厅,他们会给顾客提供有肉味的菜,因为就连素食主义者也喜欢肉的味道。如果你对肉过敏,你就能在一开始抑制住这种欲望。这种双赢办法就很好。

你曾设想过一个由人类工程改造的人类统治的世界。你觉得这是必然趋势吗?

是的。目前这一观念更多出现在制药领域。美国政府对莫达非尼很感兴趣,它能让人们在长期熬夜的同时身体功能正常运转。他们希望将这种药物给飞行员服用,这样他们就能长时间执行任务而不感到疲惫。他们估计这个在2007年价值10亿美元的市场,在2017年将增值至100亿到170亿美元之间。目前超过百分之90的莫达非尼用药均为“非适应症性用药”,这实在令人震惊。

你的意思是人类工程已经开始了吗?

我认为从能增强人体功能的药物来看,人类工程确实已经开始了。在水中添加氟化物也是一种增强,而我们也可以将类似的事情推广开。

鉴于你当时写这篇论文的时候才2012年,你后来是否有任何人类工程方面的新想法?

我们目前正在探索的一个想法是猫眼。猫白天的视力同我们一样好,但它们晚上的视力是人类的7倍。如果你在夜间飞行,你将看到所有穿过美国和全球的光。你可以想象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更好的视力,我们能把全球的光线调暗,减少夜间的能量消耗。这将剩下不少能源。

你的意思是这种能让他们夜间视力变好的生物黑客

对,为何你不希望能拥有更好的夜间视力呢?或者也许我们也能使用护目镜或眼镜。也有一些哺乳动物的夜间视力很好,科学家们正在寻找夜间视力的基因基础。

人们现在对CRISPR(一种基因组编辑技术)和人类基因编辑非常感兴趣。

CRISPR技术就要来了。现在它还不是很完善,它能让人们进行选择性的基因编辑。最终它将被用来治疗特定的疾病。如果你患有亨丁顿舞蹈症或乳腺癌基因,那么你将对它非常感兴趣(如果它真有用的话)。

最终其他人就会用它来增强自身功能——他们希望拥有更强壮的肌肉或者更敏捷的思维等等。这看上去几乎是必然趋势。似乎这就是我们即将迎向的未来,就像每年我们的手机都会更快一样。可能对于人类的生存来说这也是必不可少的。霍金认为我们的基因工程会是我们生存的最好方式。当然,这是长远考虑的结果,不过长远来看这也很重要。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