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17 , 00:01

勐拉,中缅边界的恶人镇

[-]

在中国和缅甸交界处的茂密森林里,坐落着一个聚集了赌徒、□客和□□上瘾者的小镇,这里纵容着他们最大的恶行。

不法分子会骑着摩托车穿过山上的橡胶种植园来到勐拉,这里疯狂的腐化堕落臭名昭著。

这个小镇明显有别于其它传统的村庄,这里有大量低级的赌场、酒店和能自由展示货物的店面妓院。

[-]

1989年勐拉开垦了罂粟田之后,毒骡和享乐主义的游客就席卷了这个小镇。据报道这里的□□已经被连根拔除了,直到2000年,勐拉的叛军首领Sai Leun都是美国的头号通缉犯。

[-]

然而由于结晶安非他明、枪支和被偷的汽车屡禁不止,这里的□□生意仍然非常繁荣。酒店房间里的宣传单上写着“有新处女到达”、“母女组合”以及“活泼的16岁□□少女”字样,房间里的电视昼夜不停地放着日本□□片。

[-]

据统计,勐拉在2002年透过旅游获利960万美元,主要是中国游客在它的赌场中输了上万美元(或更多)。

勐拉曾一度以濒危动物交易而闻名,这里售卖熊胆、虎爪和象牙,不过Daily Beast的记者暗访过之后表示这里的大部分货物都是仿造品,一名中国医务人员指出较为真实的东西只有鹿茸和穿山甲鳞片。这些交易将外界目光吸引到了这个小镇。

[-]

小镇的中心湿货市场有人兜售虎鞭、虎皮(大部分可能来自狗)和虎骨酒(应该是真货)。据说虎骨酒能壮阳,一小瓶能卖到130美元。

勐拉快速从一群棚屋变为了鲁莽之人最想去的地方,许多迷失的人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有些是拿公款赌博的中国官员,而其他则是讨债的或畏罪潜逃的人。

1994年,联合国在这里安装了自来水,中国随后在这里提供了电和通信。被小镇的无法无天震惊到了的中国,派遣了士兵前往这里关闭赌场。

[-]

Leun将赌博窝点搬到了距离勐拉南部16千米远的地方,抛弃了小镇周围的赌场和夜店。

2012年,中国取消了这里的移动通信服务,试图阻止北京和上海的赌徒通过实时视频参与赌博。赌场的拥有者引入了卫星天线。

本文译自 news.com.au,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2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