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16 , 09:00
54

摄影:60年代的阿富汗

1960年代的阿富汗一派和平景象,与当今的战乱与贪腐完全不同。

1967年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Bill Podlic博士携其家人来到了酷暑闷热的阿富汗。服务二战之后,Podlic为了和平,参与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的一个项目,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高等师范学院施教2年。一同前往有他的妻子Margare和两个女儿Jan和Peg。

闲暇时Podlic用彩色胶卷捕捉和平而又现代的阿富汗景色,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饱受战争蹂躏的悲惨景象完全不同。这是为什么?在Peg的眼里,他父亲的照片是如此重要,她说:“这些照片可以看到阿富汗的过去,可以想象到阿富汗的未来,可以鼓舞阿富汗人民。世界各国的人民都向往和平幸福的生活,这很重要。”

[-]
阿富汗男性外出野餐

[-]
Peg Podlich坐车从阿富汗的喀布尔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

[-]
Bill Podlich走在喀布尔山坡上

[-]
巴米扬山谷,拥有众多的佛教寺院和伊斯兰保护建筑。

[-]
巴米扬山谷的佛像雕塑。2001年其中2座最大的佛像被塔利班破四旧炸毁了。

[-]
大家远眺Istalif,一个世纪前的陶器中心

[-]
老少爷们在喀布尔河嬉水

[-]
Jan Podlich在Istalif血拼

[-]
学生们在玩乐

[-]
喀布尔的高级师范学院,Podlich博士在此施教2 年

[-]
阿富汗军乐队

[-]
阅兵式

[-]
阿富汗的道路养护工人

[-]
双剑王清真寺,是由Amanullah可汗于20世纪初修建的。

[-]
位于喀布尔的美国国际学校

[-]
泥墙学校的化学课(黑板写有“氨”的分子式)

[-]
喀布尔街景

[-]
正在制作jilabee,一种甜食

[-]
两位阿富汗男子步行回家

[-]
位于国王山上的Paghman花园,是Amanullah可汗游历欧洲、印度和伊朗后建造的。很快就变成了一处别致的度假别墅区,小木屋和花园群。这些皇家园林是对外开放的,只是要求参观者必须身穿西方服饰。但在20世纪末,此处成为战场,一切都成为废墟。

[-]
苏维埃修建的Salang隧道,连接阿富汗南北。

[-]
阿富汗女学生放学了。当时所有的男孩和女孩都要接受高中教育。

[-]
旅途休息

[-]
Peg Podlich抵达喀布尔

本文译自 all-that-is-interesting,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5)

TOTAL COMMENTS: 54+1

[2] 1 »
  1. 姬旦
    @2 years ago
    2797040

    關於圓明園,此文有較為詳細的敘述:
    圆明园:1860年的焚毁与1900年后的历次劫难
    鏈接貼不上來,請自行搜索上文標題,謝謝。
    @你傻不傻: @zyw: @圆滚滚:

  2. 2796902

    两位阿富汗男子步行回家

  3. 2795535

    悲剧的国家
    占了个四战之地,难免变成大国的竞技场

  4. 2795361

    美国本来就是世界两大宗教阵营的一员
    美国世界(不仅仅指美国)和伊斯兰世界 本来就即是神圣对手 也是神圣同盟
    无论阿富汗现状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 美国的影响绝不能使其宗教色彩退却 而只能加深
    如同我们看到的在其他美国影响下的宗教政权一样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