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12 , 08:50

奇人记:名画造假大师 Wolfgang Beltracchi

Wolfgang Beltracchi,这位曾经在艺术界骗了数千万美元的德国造假者,在成为自由人后于本周举办了他的首次画展。他曾经伪造过许多著名绘画作品,包括毕加索和马克斯·恩斯特。他(伪造)的画作都能上佳士得拍卖目录,然后送进一些世界各地最有声望的画廊。但在一个改变人生的错误之后,64岁的Beltracchi被送进了监狱。

[-]

Beltracchi坚称“唯一的错误就是签名”。换句话说就是,如果画上他钱的事自己的名字而不是恩斯特和毕加索,那他就可以无罪释放。

“我遭拘捕不是因为绘画,而是签名”他坚持说,“我后悔签错了名。”

这并不出乎意料。2011年,经过40天的审判后,Beltracchi因伪造14副画作卖了近4500万美元(2560万英镑),在德国被判入狱监禁六年,他的妻子Helene被判四年,要求偿还受害人的钱财。

[-]
Wolfgang Beltracchi 伪造的费尔南德·莱热的画作

之前,“天才”和“才子”一直被用来描述Beltracchi。他花了数年时间来研究和分析他所模仿的画家画作和生活方式,还辩解说自己的作品只是单纯的复制品。 “你无法完全复制一幅画,”他说,“一份复制品永远不可能和原作一样。”

[-]
Beltracchi伪造的André Derain的作品,售价620万美元。

他公然宣称:“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伪造者,许多伪造者无法复制每一个艺术家,但是我可以。我可以伪造任何人的作品。”

他的目的在于走进一名艺术家的思想,创造一副根源于艺术家本身的作品。其画作都是原件,他会在收藏界找到缺口然后画出新作品来填上。有些作品在世界上可以卖到数百万,但这位64岁的伪造大师说这无关金钱:“我一直很有钱,有足够多的钱。”

[-]
Beltracchi的这幅作品卖到了350万美元

“当我的妻子把画拿到那些行家的面前,他们会说:‘啊!这是我的画...’,这是我就会忍不住兴奋,偷着乐。”

Wolfgang 和他的妻子Helene是一个团队,他就像一个幽灵一样作画,而她把作品卖给那些不知情的竞标者。这对夫妻编造了一个精心的计划来愚弄艺术市场。

Helene说:“刚开始也没什么,我告诉别人说画是从我的家人那得来的。”要是别人多次询问,他们就会拿出照片证明其出处来嘲笑他们。

[-]
在一张造假照片上,Helene摆着姿势假扮她的祖母。

Helene 穿上复古的衣服,假装她的祖母坐在Wolfgang的画作前,当她卖赝品的时候就把照片带着。当问及她是否是个好演员,Helene回答:“我不知道,也许这是我的天赋!你必须有个好借口来将画卖到百万。”

Beltracchi说他创造了数以百计的假作,其中一些他还见过挂在世界上最著名的画廊里面。“1986年,我的一幅画以25000美元卖到了纽约。”

[-]
Wolfgang在以乔治·布莱希特的风格作画

“2009年,我与我的妻子在一间画廊看到了这幅画。我让Helene去问价格,她回来的时候告诉我说是220万美元!”

这对夫妇在欧洲拥有房产、葡萄园和一艘游艇。但在2008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
含有钛白的Campendonk伪造作品。

英国科学分析绘画专家Nicholas Eastaugh博士曾做过荷兰画家Heinrich Campendonk的作品的成分分析。这幅画原作于1915年,但Eastaugh博士发现画作中含有不相符合的成分。他解释说:“这幅画和其他作品一样送到了我的工作室,在真实性上有很多问题。”

“我发现这幅画的颜料中含有钛白,这种颜料在1915年并不存在,这也就意味着这幅画是后来画的。”

Eastaugh博士承认揭穿了艺术赝品让他感到激动,“Beltracchi这种人毁了艺术历史。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利用历史赚钱的造假者。”

[-]
Wolfgang 和他的妻子在慕尼黑的艺术展

在这幅作品发现后,Beltracchi近50副作品被挖了出来,他和他的妻子都锒铛入狱。这周Beltracchi返回了他的家乡,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人画展。画展名叫“Freiheit”,意思是自由,他说这包含了很多意思。“第一层意思是我现在出狱了,自由了,再也不用回去了。第二层意思是我可以自由的画画,并不是模仿其他艺术家,我可以做我想做的。”

“我确信很多人都会认为我所做的很恶心,人们认为我背叛了艺术。”

[-]
Beltracchi的新作

“但我相信民主,现在是属于Wolfgang自己的时间。很多人可能会说‘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他是一个罪犯。’ 好吧,我只能说艺术无能为力,艺术是给人看的,而且艺术需要人去看。”

许多挂在墙上的画作现在都价值数千,如果不是角落里有Beltracchi签名的话,这画应该是价值数百万。每个签名都是不同的,Beltracchi说这关乎他的过去:“我签名是以我感觉这幅画应该怎么签署为标准的。签名只是签名,对我无关紧要。”

现在许多画作已经售出了,但这个艺术家不会获得全部报酬,一半的钱将用来偿还了他欠下的债务。当问及他要是能改变过去会做些什么,他说:“我绝对绝对不会用钛白。”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4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