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12 , 08:58

疯狂小说家之:很厚的书

[-]

Donna Tartt的《Goldfinch 》(金丝雀)正变得越来越长,他会走iphone的路线么?刚出道的小说不比《Stephen Jarvis’ Death》和《 Mr Pickwick》的受欢迎程度低。在长达12年的连载中,故事描述了一个狄更斯首部小说的创作和来世《The Pickwick Papers匹克威克外传》最受欢迎的小说之一。《Pickwickwas》让狄更斯出名,故事自1836年3月起,以月刊方式连载,他当时的笔名是Boz。

这个月在英国和下个月的美国的出版商周上,《Stephen Jarvis’ Death》和《 Mr Pickwick》所描述的19世界的伦敦之旅获得“杰出成就奖a staggering accomplishment”。

从实体书看来,它也是一部重量级的书。每天带上这本书来到海滩也算是一种锻炼方式吧。如果不小心滑落,他有可能砸伤你的脚趾。全书有2.5磅,802页。这对习惯互联网的短篇阅读习惯的新生代读者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长篇小说不少。Mahmoud Dowlatabadi的波斯语小说《Kelidar》描述二战之后的库尔德族的故事,这本书有2836页。《The Son of Ponni》是Kalki Krishnamurthy写得一部泰米尔语历史小说,出版于20世纪50年代,不少于2400页。Proust的《In Search of Lost Time》就有3031页。

[-]

这并不是20世纪的独特风格。没有那本书比得上17世纪的法国小说《Artamène》。这本书讲述了一个牧羊人的儿子其实是波斯王子,这本书有200多万字。全书有13095页。

虽然大本头的小说无法与网络连载在分页方面一分胜负,不过Jarvis的小说正在成为一个趋势,将整本书压缩,或分册散装发售。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编剧Larry Kramer出版了自己的2卷本的架空历史小说《American people》(美国人民),排版量为800页。而这本书是他倾尽40年写出来的,最初的手稿有4000多页。Amitav Ghosh完成了自己的《 Ibis三部曲》,最终版624页。Hannah Yanagihara的《a little life》只有736页。7月份你可能会期望看到书架上出现William T Vollmann的新书《The Dying Grass》(垂死之草)故事背景设定为19世纪70年代的西部,全书1376页。明年,英国小说家Alan Moore将出版第二部小说《Jerusalem》可能会有100万字左右。

总之,这些大本头的书让我们怀疑自己所投入的精力和获得的回馈的比例。也会让你思考编辑们究竟都在干嘛。当然编辑也会想,在现代的整个文化背景下,这种大本头的小说存在的意义,以及在文化发展中的作用。这种规模的书,现在还有多少忠实的读者愿意花时间去看呢。每个购买长达600页新小说的人所花费的价格可以买上2-3本中短篇的。

如果你想追寻这种趋势的起点,你可以看看2013年,当28岁的Eleanor Catton因为自己的超长篇小说成为获得” the Man Booker Prize”最年轻的作家。《Luminaries 》有832页。 作家、学者Robert Macfarlane却说”对于伟大的小说而言,长短并不是一个衡量尺度“。同年Donna Tartt的《金丝雀》出版,760页。

作为读者,你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看一本长篇小说。这与看一篇诗歌,短篇故事不同。但是我们更倾向于作者能够一点点的去构架一个故事,丰满每一个笔下的人物,理清主次情节和线索,在更大的场景中展开故事。中篇小说也许用一下午就能完结,这是一种强烈的阅读体验。对于大本头的史诗,将花费我们数周甚至数月的时间,这简直就是一场奇幻旅行或者连续的梦境!

那么,书是越大越好么?

总的来说,长篇小说从来都不会过时。科幻小说总是会写很长,机场书店中码在一起的平装书像一个方阵。美国也一样,大家都期待伟大的作品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金丝雀》是本世纪出版的我最喜欢的书之一,但是一定要我指出一些缺点的话,就是Tartt 在中间章节中对在拉斯维加斯那段的描述太过臃肿。

很少有长篇小说整个篇幅都对得起他们的长度。我手上总是拿着一支蓝笔。Ian McEwan在去年接受BBC采访时说道。那时,他正在对自己的新书《the children act》进行宣传,这本书如此的薄以至于你可以将其称为中篇小说。有时候,作者自己大幅消减了自己的作品。想想《哈利波特》的长度也是随着JK Rowling粉丝增长而接连出续集。

在这个tweet文限制是140字,Vine 视频只有6秒的时代。很难不使人将两种体积截然不同的文化放在一起比较。一边是携带都很困难的大本书,一边是携带方便的电子书。小说家Naomi Alderman对此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还开发过畅销视频游戏僵尸快跑Zombies,run!)

对长篇书籍的趋势是对大多数人成为Iphone粉丝的一丝微不足道的倡议,现在的人们在面对比推文稍长的文字时,就会焦躁不安。她告诉BBC记者,事实上,技术使得我们的阅读时间大大超过之前我们花在长篇小说上的时间,以及游戏上的时间(一些经过专业团队策划和设计的游戏往往会花掉玩家100小时以上的时间进行游戏)。

人们能集中的注意力的时隙越来越短,与此同时,小说也在同能够为用户提供短暂刺激的娱乐形式竞争。但是,如果开启一场长篇小说之旅,我觉得读者最终将会觉得花在这些故事上的时间是值得的。

一方面,《Death and Mr Pickwick》本来有80万字,但是作者缩减到了802页,这和狄更斯小说的页数相同(有意为之?)。

当然,57岁的Stephen Jarvis住在英格兰南部的Maidenhead,自2001年起开始写作,那是一个没有facebook的年代。当时,他受电视真人秀节目《big brother》影响。那时《Death and Mr Pickwick》慢慢码到了80w字,结果最终为了出版的书能够对应802页,内容几乎被砍掉了一半。但是,这并不因为他担心读者因为原书太长,而迎合现代趋势做出的改变!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邻家乖蜀黍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 我已经很久没买过新书了,一是自己是个穷逼,二是有了一个kindle。不过自己现在能够花在长篇书籍上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