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5.11 , 20:15

试验或证明自由意志的确存在

[-]

本周发表在《eLife》期刊的一份研究中,来自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团队对灵长类动物进行了实验,记录了这些动物在改变主意时大脑发出的信号,研究人员将这些信号记录了下来。

实验由电子工程学教授Krishna Shenoy和神经科学家Matthew Kaufman领导。在实验报告中,Kaufman教会实验室的猴子完成决策操作。Kaufman研发出一种可以追踪脑信号的新技术,这是“单次试验解码器”( single trial decoder)算法上的一次提升。

Kaufman说他们首次在大脑中观测到了许多认知现象,他表示这次研究最关键的结果是具备了能够追踪猴子做出单一决定,并追踪猴子是如何做出决定的能力:无论猴子决定快慢,还是中途改变主意都没有影响。

Kauffman’的试验中猴子经过训练,伸手去碰一个电脑屏幕上迷宫中的两个目标中的其中一个。

虽然猴子可以将目标送到两个目标中的任意一个,但是有时其中某个目标的通路会堵塞,导致必须选择另一个目标。在其它的试验中,研究人员在猴子做出决定的同时切换布局。试验过程中,试验进行过程中,猴子的运动皮质和前运动皮质中的192个电极会记录下目标显示在屏幕上时猴子大脑的活动,测量一直持续到猴子开始移动时为止。从目标出现到开始移动之间的间隙被记录下来,被标记上决定作出的时间,反过来也象征了猴子犹豫需要的时间。

关于人类意识的讨论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时加州大学神经科学家Benjamin Libet进行了一次著名的试验,以评估自由意志的本质。Libet的试验显示在主体意识到自己计划某个行动的若干秒之前,大脑活动已经开始。Libet得出结论,在意识到决定采取动作之前其实大脑已经无意识地引发了行动的欲望,因此任何显著的“自由意志”其实只是有意识地对先前已经存在的无意识决定的一次否决。

但是根据斯坦福的最新观测结果,Kaufman认为Libet试验中测量到的脑部活动无法证明人类没有自由意志。因为你可以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计划采取某个特殊行动,但是下一秒你可以改主意。这说明有意识的意图参与到了其中。如果Kaufman 是对的,将给长久以来的哲学科学大争论给出最终结果,思维上传和强人工智能这种超人类主义项目能否实现也取决于此。

本文译自 Hplus Magazine,由译者 王大发财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27)

24H最赞